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变革 我喜欢今天 1897 2003.06.01 23:35

    神臂弓,熙宁元年,民李宏献之入内。其法以桑木为身,檀为末,铁为蹬子枪头,铜为马面牙发,麻绳札丝为弦,弓身三尺有二寸,弦长二尺有五寸,射二百四十步。

  “哚!”羽箭正中三百步外的靶心,入木寸许。围观禁卫哄声叫好。何灌抚弓喜道,“寻常弓弩射程不过百余步,你是如何弄出此等好弓的?”

  “此弓乃脱胎于神臂弓,稍加改进而成。神臂弓本以桑木檀木以及铜铁混制,射程有二百余步,惟制法繁复,弓身长大,携带不便且耗费甚巨,故军中未大量制备。而今这弓,弓身浑用精钢锻制,弓身纤细,弦长不过二尺一寸,小巧轻便,骑兵步卒皆便使用。”陪着我在校场边观看的马长介绍到。马长跟随他父亲出使金国,前年回来时,被我百般游说,终于加入我的幕府,现担任齐王府翊善参军。我让他主管科技应用,兵械制造以及地理图志的修订。昨日他兴冲冲地来找我说是研究了一种新弓,吹的天花乱坠,于是我就安排了今天的试用。“还请大王为此弓命名。”

  旁边的范先生提议说:“‘克敌’如何?”

  我想了想说:“还是‘破虏’更好些! 我大宋立国以来,内行善政,民乱虽有近百次,然未有波及过数州者,终不过些须小疾。而自失去幽燕十六州后,中原毫无屏障,北方胡虏此起彼伏,渐次为乱,实乃我朝大患。以‘破虏’名之,取多杀胡虏之意。”

  “甚是!甚好!”范先生点完头又问马长,“此弓耗费几何?”

  “每件概五百贯上下。”马长回答。

  “五百贯?!”我和范先生都诧异的叫起来,寻常弓弩耗费不过十余贯,这也贵的太离谱了。

  一看我们嫌贵,马长急忙减价推销:“这皆因寻常钢铁坚韧不足,须用清风道长所制玄钢,才能如此小巧洗练,而清风道长炼制此钢耗费已在四百五十贯,除去此费,此弓只耗五十贯而已,如大量制备,或可更廉。” 年前,清风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入铁砂,炼出一种钢,称之为玄钢,远比当代寻常的钢坚韧。因此,达到相同的防护力,玄钢的厚度只需一般铁甲的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一。马长曾用那东西试制过一套骑兵铠甲,全用细鳞缀成,活动方便。可以防护全身,而重量不过三十余斤,但贵达四、五千贯。所以根本无法给所有的禁卫配备。我现在的食户是二十万,由户部每年按一户一贯折成现钱给我,加上皇帝赏赐等其他收入,统共不过三十万贯。看起来挺多,但府中官员禁卫及杂役人员的俸禄薪水就要花上十万,其他各种杂项费用又是十万,只剩下不到十万能用于军备开支,要给所有的五百禁卫装备上全套玄钢装备,不算折旧损耗,至少也得两三年。这还亏我年龄太小不赌不嫖生活俭节。

  “怪不得!”我叹了口气,现在的钢铁本身就贵,再加上清风那些配料,这玄钢不贵才有鬼,“范先生,你可有何办法?”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我们自己雇人开挖铁矿,但铁铜矿皆为官办。不要说私人开挖矿藏,即便大量囤积铜铁,亦属犯忌。如今府中所用铜铁,还是我以为禁卫置办兵械之名,请知府程振从府库中特拨的。长此以往终不是办法。且不说本地原不产铁,府库所储有限,就怕划拨太多朝中有所议论则甚为可忧。”范先生对这个难题也颇为头疼。府中幕僚官员都对我一心整治军备大为不解,虽然不至于认为我想谋反作乱,但对于我是不是神经过敏则非常怀疑。但怎么说我也是顶着天资聪慧的名声,外加当代圣人的潜质,所以众人还是勉强接受我关于大祸迫在眉睫,金兵即将入侵的“预见”,尽力完成我那些个 “杞人忧天”的布置。

  “虽然不能开挖铁矿,办一个铁器铺如何!先购得一铁匠铺,随后扩成一大的铁器工场,如此不但制备费用将可大减,更可以明正言顺购入大量铜铁,借经营之便,多进少出,囤积铜铁精钢。”我想出了一个主意。

  “此计大妙!最好还将生意做大,如此一来亦可有所收益,积蓄钱财以备将来之需。”当着家的范先生深知柴米之贵,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钱。

  “此事属下去办,可以把如今府中所有的工匠都带去,另外还可请清风道长过去帮忙。”兴奋的马长已经沉湎于能大展手脚的幸福中了。

  三个月后,马长负责打理的齐记铁场开业。为掩人耳目顺带收刮钱财,范先生还另外开了一间酒楼和一家南北杂货栈。在皇家特权的保护下,生意都做的非常大,日进斗金。以至于远在京师的外公都来信教育了我一番,说是他那些朝中同为保守派的朋友们对我的评价又跌至新低,除了以前那些“迷信道教私养道人,鼓吹变法蛊惑人心,结交蔡京一干奸臣”等罪状之外,又多了条“不顾体面行商敛财”!

  与此同时,保守派新星,何粟则获委兼任广平郡王赵构的侍讲。这一年是重和二年,我十三岁,赵构则是十二岁。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