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变革 我喜欢今天 4840 2003.06.04 12:49

    作者:mayasoo

  特别鸣谢mayasoo大大友情创作,并授权发布!

  宋史

  本记第十齐王赵栩

  节三

  宣和三年,江南有食菜事魔者方腊率众叛、祸延数州。

  济南知府程振,迁太常博士,提举京东西路学事,原海州知州张叔夜代其职。

  宣和四年,王十岁有四,金人破辽中京,辽主北走,自是世局亦乱。

  当此时,王母德妃刘氏毙,王甚恸之。

  守制方满、上以江南变起,令王夺情从公、墨绖从戎,授王京东东路宣抚副使统领京东东路诸军南下平乱。

  江、淮、荆、浙宣抚使童贯以京东东路诸军为中路军、直指杭州。

  然京东东路诸军、数不过厢军两万,除直属禁卫五百、余皆归张叔夜、宗泽统领;杭州之贼、五万不只。

  左右忧而愤之,皆曰此朝中奸臣作祟、欲陷王于不义。

  其时、虽已定皇长子桓为太子,然皇三子楷、皇九子构皆有才、兄弟之间竟有水火之势。

  王虽外袭藩国、然才德之名尤胜朝中诸皇子固遭此横逆。

  然王不以为意,曰:“无须多言,兵在精而不在多。张叔夜、宗泽皆有将才而不善逢迎、固不为上喜而放之京东东路。此非上天赐我以大将哉?此诚大喜、何须有异?”

  遂令三军速行、直抵杭州。

  至杭州,王方知金兵破辽京,广平郡王赵构进封为康王讯。

  王以此励三军,曰:“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此建功立业之时。”

  遂举三军攻城。

  然杭州天险、历代名城,贼众而官军寡,矢石交加不能下,更闻方腊贼军距此已不过三日童贯诸军皆不肯援,王深忧之。

  当此时,有梁山吴用献策,曰:“城中贼人甚众,粮草甚费,每隔数日,

  便有粮草运入。可着人以粮袋运军械号炮,伪冒运粮混入城内。待夜深之时,在城内放炮,扰乱贼军,而后我军乘机攻城。”

  王喜曰:“此计甚好,谁人愿往?”

  吴用曰:“小人愿往。”

  遂与手下梁山宋江以水路假运粮食入杭州。

  次夜四更未明,城内炮起,官军破城而入。

  王令记室参军何灌率禁卫五百为先锋破城而入,宗泽大队尾随以清剿。

  时、王府禁卫数不过五百,然上下铠甲、马刀、弓弩、马甲皆为玄钢,既坚且轻、天下无之,操演之勤、习练之精亦所罕见。

  自入城、所向无敌、追亡逐北、斩守将方七佛。以五百之众,斩敌数千而自损不过十数,十万贼军、如受庖丁解牛顺势崩解,一日未满、贼军灰飞湮灭。

  自是、齐王禁卫之名轰传天下。

  杭州既破、贼军主力已失。官军诸路并进势如破竹,东路王禀和西路刘延庆会师源峒,擒方腊,江南之乱遂平。

  王虽破杭州克敌主力,然擒贼首功为他人所乘。

  众皆不平,王曰:“吾淂一人足以、何必与他人争此小功?”

  此人姓岳名飞、字鹏举,宗泽部将,相州汤阴人,自幼有神力,受母命从军并刺‘精忠报国’于背,攻杭州曾救主将宗泽。

  王喜其勇、更善其忠,遂揽之入禁卫。

  ********************************

  方腊之乱既平,朝廷遂命童贯宣抚北边,节制诸军攻辽;大败而返。原与金定由宋攻山前山后十七州,除了涿、易二州不战自降外,竟一州未得。

  金兵南下灭辽,宋以年百万缗“代税钱”得燕京及山前四州。

  倾全国之力,竟只得一京六州。租税亦不归大宋所有、大国体面、与此尽失。

  然祸非止于此。

  宣和五年,金国平州留守张彀叛金投宋,朝廷竟纳之。

  金上下愤慨攻破平州、令宋呈张彀首级。

  当此之时、朝廷昧于局势甚以竟图趁金主阿骨打亡,其弟新继,向金国索要州县,既得两州,复索两州两县,且毁约拒许粮二十万担。

  宣和七年,天狗星陨,有声若雷,金人无可复忍,宣和七年十月,大军南侵,同知燕山府事郭药师挟持知府蔡靖出降,燕云诸州再归胡虏,局势自此大坏。

  当此非常之时、上下旨令王统帅京东东路禁军往援东京并节制河北东路诸军御金。

  王即令河北各州府严加设防,如不可守则尽焚余粮,不可以一栗资敌。另着京东东路制置副使何灌先领三万禁军往大名府寻机觅战,王自带王府三千禁卫并三万禁军并押辎重粮草以为后援。

  并急招熙河经略使姚古,秦凤经略使种师中,领兵入卫,并令威武军节度使梁方平集河北西路禁军与相、浚州应敌。

  至此,京北防线初成,阵脚暂稳,人心稍定。

  除夕、王至大名府,与京东东路制置副使何灌所领三万禁军会师。

  当此时、上有旨意。

  一退皇位,曰:“禅位东宫太子赵桓。”

  二越明年改元靖康。

  三加王京东东路宣抚使,太傅,立领麾下众军入卫京师。

  众见旨意、皆曰远水近火、去之无益,不可。

  然主命难违,正欲拔营、忽有急报,曰:“金将干离不率军攻克相、浚二州,梁方平所领禁军,大溃黎阳,金军兵锋直趋京城。”

  众声沸然,或有退守济南者、或有南撤江南者。

  长史范正平见王心忧父兄如焚,宽解曰:“大王且放宽心,京师有重兵护卫,当可坚守,待得各地勤王之兵会集,大王以宗室之贵,统领全军,定可里外夹攻,大破金人,解救上皇,圣上。”

  禁军马军统制刘锜曰,“属下愚见,今大王不可往京师,以身犯险。若京师不测,亦可留下宗室血脉,以图规复。而静待各地勤王之师,亦有所不可,那干不离定知我在此,若乘各军回京护驾之时,全师来攻,则势危矣!不若转道前往应天府,应天府在东京东侧,临近我京东东路,且墙高壕深,便给漕运,积粮丰厚,可利久战。若京师会战不利,则可收集众军,以图克敌,若金军顿兵坚城,则可寻机突袭,攻其侧翼,定有所获。”

  众将称可,唯岳飞不可,谏之曰:“属下以为不妥,如不遵圣旨,转往应天,则将来朝议可忧,皇上必大为震怒。如今金兵劳师远征,奔袭千里,我军可逆其道而行,攻其后路,断其粮草。如此,则不出月余,金兵定退!我等只须与其相持,拖上数日,待京师众军衔尾而击,则不难全歼金军,后再乘胜北取燕云。凭借燕云之险,进可图金,退可坐守中原无忧。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要立下如此大功,想来皇上及朝廷众人当不能以抗旨之罪相加!”

  此言一出,众将皆然。

  王嘉许之、曰:“理虽易,然此数年,与金国战从未有胜,总以坚守图敌自退,竟无人主动出击以求歼敌。鹏举此议正合某心!”

  遂令三军开拔,王自领岳飞、刘锜率禁卫三千、骑兵两万,带七天之粮,衔枚急攻邢州。

  长史范正平领何灌吴家昆仲率步兵四万并着粮草辎重随后,马长依谢明昔设计而制如意战车百辆、弩车五十辆亦随军行。

  如意战车者,车上为兽面木牌,大枪数十,垂毡幕软牌,每车用二人推毂,可蔽五十人。行则载辎重器甲,止则为营,挂搭如城垒,人马不能近;遇敌又可以御箭簇。列阵则如意车在外,以旗蔽障,弩车当阵门,其上置床子弩,矢大如凿,一矢能射数人,发三矢可数百步。炮车在阵中,施火石炮,亦二百步。两阵相近,则阵间发弓弩箭炮,近阵门则刀斧枪手突出,交阵则出骑兵,两响掩击,得捷拔阵追袭,少却则入阵间稍憩。士卒不疲,进退俱利。

  星火飞驰六日夜,王军抵邢州城外四十里。

  王令众军择隐蔽之处安顿休息,另放哨骑换着民服探敌,丑时,探马回报,敌酋****领千人驻于城中。与众将会议后,遂命各军于寅时出发,分由四门乘夜攻城。

  王先择禁卫中善攀者百余人负缒潜入,不费吹灰之力,城门皆落。直到大军进城,守军始知事不可为,****遂降。

  王令严闭四门,全城大索,是役共歼敌六百余,俘敌三百余人,无人能脱。

  ****、本燕云汉人,入辽仕,辽亡降金。经王大义训斥,许为效力。

  自是、无一粮可渡邢州而资金人,十日后、步军至邢州,二十日后、金军竟无回师,何灌自领禁军骑兵一千南下,寻机入东京联络谋夹击。

  然金兵虽断粮、迟未返。

  又一月、始有金将干离不回师讯。

  王领禁卫、并命吴氏昆仲率四万步军守城。岳飞、刘锜分领万骑,潜往两翼山中潜伏。约定以城中举火响炮为号夹击。

  靖康元年,春二月,庚戌,午时,金军先锋两万人抵达邢州,邢州城门大

  开,****领三百兵士出城迎接。吴璘伪****亲兵,斩金将耶律忠,关城门、全歼金兵。王军亡两千,伤五千。

  不旋踵,金中军至,大战勃发。

  是役也、血肉横飞、矢石四射,金兵十万、一晚七攻邢州而不能下,尸山遍野、城河赤而不流。

  金损虽众、然王军伤亦近万。

  众将求王速召伏兵以破敌,王不许,曰:“敌军未疲。”

  次日、金兵攻之更急,虽骑兵亦离鞍下马步战。

  吴氏昆仲、一守城东、一镇城西,南门竟为敌乘。

  王与长史范正平挥剑血战,终退敌。

  夜、王见敌势以疲、举火响炮召岳飞、刘锜来援。

  金人攻城正疲、岳刘两万铁骑忽至,不及上马以入鬼籍。

  金人见事不可为,仓皇北走,又有宋军夹击,竟溃而不能抗。

  是役也、王歼敌十有万余,缴获金三十有万,银近六百万,战马四万匹,兵械辎重无数据留军用。干离不仅以身免,所统帅南下十八万军、自太原转战东京,损失不满四万,在此邢州,十四万云飘烟散。

  战毕、义军统领李孝忠会王,谈之甚欢。

  李以布衣自散家财,募集数千兵丁入援京师。

  时徽宗禅位退往南京应天府,钦宗亦想走。

  为李纲所劝,且金兵已至、无奈下诏亲征,以李纲为亲征行营使。金兵攻城不下,与朝廷议和。朝廷竟答应输金五百万两,银五千万两,牛马万头,表缎万匹,为犒赏费。并割让中山、太原、河间三镇地,宋帝以伯父礼事金,以宰相及亲王各一人为质。

  宰相张邦昌和康王构,以人质入金营。唯康王构镇静若常,金将干离不以为此为宋将冒充,放之另要赵枢为质。

  何灌此时至京,未及联络,即被遣去夜袭金营,失败,力战身亡。朝臣藉机罢李纲职。

  太学生以陈东为首群起堵宫门喧哗。

  上无奈斩蔡京,童贯,复起李纲、种师道以御敌。

  金兵粮草早断,然稍加威胁,朝廷竟供给粮草!

  直至二月底,干离不见各路勤王兵渐集,方才回师。京中聚集近三十万禁军义兵,竟袖手旁观金人后撤。

  李孝忠见此愤上书痛斥朝廷软弱,不被见容。遂出京城领义军尾追金兵,逢王与干不离大战于邢州,合岳刘铁骑夹金兵遂成其功。

  众将闻之皆叹朝廷软弱、何灌可惜,王尤痛之。

  自宣和四年以来,王以京东东路宣抚副使统全路军政,节制禁军厢军。三年整治,选各州厢军中精壮士兵入禁军严训得精兵六万为骨干,更以玄钢良甲替旧,自是、京东东路军威之盛、战力之悍虽秦凤路不能及。

  然兵无将不行,虽有强兵、若无猛将不为胜兵。

  时王麾下诸将、长史范正平能谋、长于经济安民,京东东路制置副使何灌、王之故旧,忠谨笃实;禁军马军统制刘锜、有勇谋、善骑射果敢能断;,步军统制和副统制,吴玠,吴璘兄弟善守、虽以一敌十无所惧,禁卫统领岳飞尤

  为出众,步马守城冲锋经济皆能行。

  除此诸将外、人才济济成一时之选

  或曰、天下中兴诸将一斛,京东东路独占八斗。

  此偶然哉?王幸之哉?非也。

  初、京东东路诸将、或为边臣、或为小吏,非王慧眼独具、教养化育,岂能苍苍郁郁成栋梁之才?即便新降****、亦效死力,何以?

  王之才德、譬如北宸,众星闪烁、光华天际,岂敢有离北极?

  何灌虽逝,然北宸尚存,诸将仍在,中兴大业艰难、然自邢州,此路以开、无可遏抑。

  节三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