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变革 我喜欢今天 1900 2003.06.01 23:38

    城内,一千禁军正逐个翻看金军尸体,发现有还没断气的就补上一枪一刀,结束他们的痛苦。城外,一干金兵却在寒风中满怀对热炕美食的憧憬喊门。

  刚刚洗去头脸血迹,换过一身铠甲的****在吴家兄弟的左右陪伴下站在城头随口敷衍,只是推说时辰已晚,非要见到干离不才肯开门,气得金将萧三宝奴破口大骂却又毫无办法。

  又磨得近半个时辰,中军帅旗驰近,一个被众人簇拥着的家伙隔着两百步停下,喝令****开门,吴玠瞧瞧差不多了,也就不再让****继续废话,拿起一张破虏弓就射,却可惜天色已黑,北风正疾,只射中干离不的右肩。 而就在城下的萧三宝奴却没有那么幸运,跟着上千不及后退的金兵一起,被城头冒起的弓箭手射了个透心凉。随后,城头的金军战旗倒下,换上的是,斗大的宋字军旗和大宋齐王,京东东路宣抚使赵的帅旗。自南下以来从未如此狼狈过的干离不急怒攻心,下令十万金军连夜攻城,拉开了我跟金军第一次正面较量的序幕。

  到第二天凌晨,我们已经击退了七次金军进攻,城墙下护城河已经被填平,到处堆满了尸体,交叠在一起,分不清哪具是金兵,哪一具是宋军。虽然我指挥过攻打杭州,但那一战与如今比起来,简直就象小孩过家家。因为金兵的持续攻城,兵士们已经疲惫不堪,伤亡一夜之间合计达八千之众。而金兵虽然因攻城而损失远大于我,但他们的总兵力也远大于我军,加上赶到的后军,总共有十二万之多,轮番上阵,所以每次攻击的强度,依然不减。

  昨夜,众将曾提议召骑兵乘夜攻击,但被我以敌军未疲为由拒绝了,就算加上岳飞刘锜的骑兵,两军实力相差依然很大,贸然决战,我军定然不利。特别的,金军中有近一半,五万人是骑兵,这部分军力是没办法拿来攻城的,但如果用来野战,我那区区两万骑兵,根本跟他消耗不起。守城战,敌我可用兵力对比是七万对四万,还有邢州这座我们花了近两个月时间休整加固过的城池可以利用;而野战,力量对比却是十二万对六万,还不论双方兵士在野战上的素质差距。现在就是要先在宋军擅长的守城战中磨掉金军的锐气,现在谁撑的到最后,胜利就是谁的。目前最困扰我的问题是京城的禁军什么时候才能衔尾追来?!如果有个十万援军,不,只要五万,甚至三万,我就能把让这干离不永远离不了邢州!何灌难道没把我的计划告诉京城里的李纲,宗泽他们吗?

  一个白天过去,大概有近五千宋军长眠不起,伤者更众。而金兵除了丢下近两万尸体,昨夜一夜辛苦赶制的攻城车也都被我们浇上火油,烧了个精光。城内守军包括还能上阵的轻伤者,只剩下不到三万人,而我估计,金军步军大概也就剩下四万人出头,不到五万。只要再撑上一天,如果金兵还想继续维持足够强度的攻势,骑兵可能也得下马爬墙了。

  形势显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乐观,在第三天清晨,按捺不住的干不离提前让骑兵参与攻城了。最先是西门被金兵抢上了城墙,吴璘过去救援,然后是东门也报告说有被突破的危险,吴玠急忙赶过去,不太懂守城又身为降将的****,明显指挥不灵,吴家兄弟离开没多久,大批的金兵攻上南门,我手里虽然拿了把长剑,但手心里全是汗,手滑的连剑都握不住了。终于,一把长枪向我刺来,只胡乱练过几年武功的我,几乎下意识的用剑去格却被磕飞,后退时又被脚下的一具尸体拌倒,眼睁睁地看着枪尖离我越来越近。

  眼前一黑,一个人倒在我的身边,我的脑子停顿了半刻才清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瞪着双眼,嘴角流血的金兵尸体,而范先生手持长剑,正要拉我起来。谢天谢地,范先生虽为文官,却自幼习练剑术,希望能象祖父范仲淹一样上阵杀敌,为国守边。牛头马面摸了摸我的脖子,嫌我阳气太重,转身去收别人了!

  接过范先生给我拣来的长剑,范先生护着我边杀边退,向****带领的一群士兵靠拢。我思维混乱,下意识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格挡靠近我的兵刃,敌人是肯定没有杀到,却不知道是否伤到了自己人。也不知熬过多少时候,金兵才被赶来的吴家兄弟和在城中作为预备队四处支援的王府禁卫杀退。众将身上都浸透了鲜血,但幸好都没有受到什么要害伤。

  醒过神的我,抬头看看天空,太阳已过中天。低下头时,我看见一个大概跟我年纪相仿的金兵,受了重伤,躺在城楼的角落里,只有那暗淡而茫然的眼神表明他还活着。我仿佛受到某种驱使,提起长剑,走到他的身边,让剑尖顶在他的心口,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身体下压,压迫发抖而无力的双手推动长剑刺入他的心脏。鲜血溅了我一身,沾到我的唇上,我舔了舔,咸!“你我都痛恨这个时代!”我朝着尸体轻轻说道。

  回过头,首次亲手杀人的我朝着呆呆看着我的众将和眼中带有怜悯之色的范先生说:“现在就等天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