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变革 我喜欢今天 2213 2004.12.21 18:07

    <第四十六章>

  在前寨中,连绵的营寨和无数的辎重货车都成为那些三五成群的金兵躲避骑兵的屏障,不时放出的冷箭让骑在马上的前军将士颇为头疼,并且不时有几队金兵汇集一处,并在局部围攻小队的我军,待得附近的前军赶来支援时,他们却又钻入营帐,翻过栏杆,不知去向,骑在马上的禁军只能看着干瞪眼。无奈之下,岳飞一面继续让大部队在营内往来冲击,割断各队金兵的联系,以免其聚集起来。同时,也集中部分兵力分成数支小队,效率缓慢地搜索每一座营帐。我如今很是后悔没把后军步兵带来一同袭营,愿本只是贪图骑兵强大的攻击力和高机动性,却没想到金军抵抗如此顽强。如果有些步兵协同前军作战,进展肯定会快很多。

  在大营前的空地上,战局要好很多,吴宪先是集中兵力突入金军阵中,随后又带领禁卫在金人中左突右冲,充分地利用了骑兵奔弛起来后的速度,来回搅乱金人的阵势,不断地在局部战场上造成压倒性优势歼灭金兵,即便是遇上金人骑兵,也能凭借玄甲马刀之利,迅速冲散敌军。只是一时之间,还无法击溃对方。我也只有希望岳飞能迅速结束在前寨中的战斗,赶去支援。

  突然间,我隐隐觉得想起点什么,转过头看吴璘,发现他眼中也正闪烁着一丝不安,两人同是说到:“金人的骑兵!”随即,吴璘双手一拱,便领着几十名禁卫直入前营。看着他领人奔向岳飞,我心里不断念着:“快点,快点,希望还来得及!”金人的骑兵绝对不会比我军的少,估计应该有五至六万,但我们这个方向的战场上,金人只派了约两万步卒加上区区几千骑兵,估计在后寨跟刘锜,韩世忠所部纠缠的也大概只有此数,那还会剩下约五万骑兵在大营中。想到五万集中起来的骑兵,我头上不禁冒出了虚汗。即刻之间,不知何时灯火全灭的金人大营变得阴森可怕起来。如今,只有先将所有的骑兵退出金营,集中起来再说。

  片刻之后,吴璘领人回来,随即下令留在我身边的所有禁卫举弩上箭,并在箭上涂上磷脂火油。而得前寨的岳飞部也放弃了对残余金人的攻击,迅速集中起来,一队骑兵也被派出向张宪传达消息。在焦急中等待了约莫半刻钟,看着张宪在一边冲杀敌军的同时,大致将禁卫收拢,而金人大营还没有什么动静时,我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粗粗算来,从河北禁军开始进攻到如今,战事大概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时辰,远处的金人后寨依然在激战不休,在佩服金军果然善战的同时,我心中不禁有些埋怨刘锜,韩世忠的蛮撞。既然领兵到了,怎么不经请示便擅自袭营,甚至也不知会我一声。

  此时,整顿完毕的前军冲出前寨,加入大营前的战局。岳飞部的加入,立即改变了战局。 看着我军援军参战,本以残破不堪的金阵立即被压缩至大营前。不及后退的金兵在数骑铁马夹击下只有身亡命丧,张宪乘势领着禁卫与金兵脱离接触。两股铁流汇集成一股,在金人最后的防线前掠过,舍下被逼至大营围栏前,正准备拼死一搏的金兵,划过一个半圆,转身向前营退来。

  不待那些刚摆脱死亡阴影的金兵反应过来,金人后寨发出一阵呐喊,我随即看见大量金兵从中溃逃出来,冲天大火下,大批宋军在其后赶杀,点点青色的军旗挥动。后寨终是被河北禁军攻破了。同时,金人的骑兵也终于发动,从大营中冲出,向我军追杀过来。极险,若是金军早冲出片刻,乘禁卫和前军未及聚拢之际予以冲杀,我军战局定然不堪。想必干离不在后寨受袭后,料到城内我军必会赶来,因此未将精锐骑兵投入后寨那种不利骑兵作战的的地方,后见禁卫气势凶悍,又欲待大营前的金军将禁卫拖至力尽,再以铁骑突出将我军一气歼灭。估计他也没想到我军竟有如此众多的骑兵,除去大营前的禁卫之外,新冒出的前军竟然也全是马军;而岳飞所部在参战片刻之间,即接应禁卫全体撤出,更是出其预料。片刻犹豫,战机已逝。不过,他一见后寨已破,随即全军向我军方向突围,委实可称果敢决断了。

  望见金人骑兵冲大营杀出,吴璘急忙让百余禁卫护着我退入小丘后的树林内以防不测,同时领禁卫们驰下小丘,在金营门外排开,将弩箭点燃。当我军从敌军前营中退出后,禁卫顿时发箭,尽数往刚到前门的金军射去。望着漫天流星般落下的火箭,金军显然未想到此处竟然还有埋伏,纷纷收缰,挥舞着兵刃格挡箭矢,却又与后方冲到,停马不及的同伴撞成一团,不断有人或被火箭射中或被撞倒在地,惊呼惨叫连连。乘着金人势头稍阻,吴璘收弩抽刀,和禁卫挥刀迎上,在营门前与金兵战成一片。但这并未能挡住金并多久,金营辕门早已被破坏殆尽,就连围栏也有不少地方被推平,缺口处大量的金兵不断涌出,数量上迅速压倒了两千不到的禁卫,所幸能入选禁卫者皆是我军精锐,一时之间还尽能支持,但却渐被金兵压制,逐步退却。挡得片刻,刚刚退出的将士也已回过身来,留下吴宪领数千禁卫将我团团护住后,岳飞自领大军会合吴璘,迎上金军阖战。

  近十万骑兵摸黑混战,在这平原之上,几番纵横冲杀之后,双方均是散得极开,两方战线犬牙交错,早已混乱不清。双方将士奔驰间往往只能与敌手打一个照面,兵器挥动,一击既过,不敢做丝毫停顿。若是停下马来必定会遭受不同方向冲来的敌军的攻击,黑夜之中,防无可防,只能在驰骋间抽空抬头看看附近是否有己方军旗,以确定行进的方向。整个平原尽是在诡异的扭动奔跑,互相撕杀的黑影,漫至天边。

  火把早已被熄灭,浓黑的夜色笼罩在我所在的小丘周围,拱卫周围的身着玄甲的禁卫,似乎也跟溶入夜色之中,只有金军前寨附近的地方,有一支旌尾大旗被团团金军围住,为营内燃烧的火光所照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