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变革 我喜欢今天 2117 2004.12.20 23:59

    <第四十五章>

  听到喊杀声,我顾不上穿上铠甲,急忙与众人抢出城楼。凭城而望,金营方向一片火光,喊杀声响彻云霄。顾不得是否真有人袭营亦或是金人设计诱我出军出击,我令众将先去整顿本部兵马,准备出击,并着人前去打探。过得片刻,新派出的探子刚隐没入夜色中,数匹快马奔至城下,却是我军潜伏在金营附近的探马回报。

  在将探马召至城上问个明白,确实河北禁军袭营之后,我心中再无半分犹豫,随即令岳飞领全为骑兵的前军先行直取金营。我自与吴璘领中军禁卫随后,而吴玠****所带皆为步卒的后军及武胜军则留在城中相机接应。

  看着岳飞所部出城而去,****却拦下了领军行至城门的我,“请大王许末将前往金营。”****面无表情,一手却紧握剑柄,剑身已然拔出一分,火把映照之下,剑柄与剑匣咬合处泛出丝缕寒光。

  “前往金营?”我听得****所言,不禁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既然当日射出那一箭,他也不在乎今日多挥出一刀替我解除政治上的隐忧。

  望着****的眼睛,我轻轻摇头:“本王权掌全军,汝行之与吾行之无异。即便勉强行之,虽解一时之困,日后你我二人却如何对坐相安?人生于世,各有担负之责,奈何假借他人。前日一箭,本王已感汝顾全之心,今日绝不以不义陷汝。”言毕,抽出长剑,纵马出城。回顾间,****犹立路旁,举首相望。

  话虽如此,行进途中,我还是思虑纷杂。自从邢州战后,是否自立的难题便一直困扰着我。先是因为害怕引发各地分疆大吏们纷纷对朝廷的抗命,大宋政权就此分裂,我应召赶往东京当了近一年的崇政殿说书,为维护大宋的团结安定的政治局面做出了自己的贡献。随后,老三提议政变,我又害怕导致无法收拾的内讧。而金人第二次南下之时,我没有立即赶回济南是顾忌天下舆论。而在应天,当我整合各地勤王义师的努力被朝廷发给赵构的蜡丸密旨所阻时,我虽然从此不再听从朝廷之令,但也没有依仗武力去东平夺赵构的兵权,却是以明末太子之事为鉴,担心各地人马互相争斗。而今,虽然我最终还是担负了分裂的责任,但至少到目前为止避免了两方直接冲突。即便是赵构窃取了大统,我却赢得了主战派的同情。同时,至少北方战火所及之地的民心应该是向着我的,河北各地的归附即是明证。

  眼下,这次袭营带来的二帝难题却是更为棘手。若是救了他们,我只能挟持二帝,逼迫赵构去帝号。赵构肯定会找出无数理由来抗命,武力讨伐势在必行。且不说他手上的七十万大军如何,在金国威胁未除的情况下,内讧的结果确实难以预料,更不要说我内心实在不想直接用武力来解决内部的权力斗争。而让他们死于乱兵之中无疑是最简单的方法,无论他们是死于谁人之手,结果都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金人下手,我自是可以当着众人的面哭过之后,心安理得地躲在被卧里偷笑不止;万一干离不嫌他们污了自己的宝剑,即便洗去难言之隐之后,只要掩人耳目,圣人还会是光辉四射,普照天下。这由谁动手,却是个问题。我自己实在有些下不了手,虽然在邢州也算是杀过人,但除此之外,即便杀鸡都有他人代劳,上辈子是家里长辈动手或是干脆就买处理过的,而这辈子自有皇家厨师效命。而上次希望借助张所之手在河北处理此事,虽然未能成功,但相信张所在官场上能混到兵部侍郎的人其实心里也是雪亮。坏事虽然没做成,却让我如今颇有些未遂犯的后悔,所以今日也就拒绝了****的一片苦心。

  没有太多时间让我在天使和恶魔之间做出最后的选择,金营就已经快到了。因为禁卫的马匹上也着了重甲,又要顾惜马力,以免接战后马匹太过疲惫,所以行进速度比前军轻骑慢了不少。待得我们驰抵临近金营处的一座小丘,凭高望去,金营战况正烈,马惊人喊声隐隐传来。岳飞所部已冲入金营前寨,火光映处,白袍青甲的禁军骑兵正在营寨里纵横冲杀,金军却也并不如何慌乱,虽然被我军压制分隔,但也数人一队,凭借营寨帐篷且战且退。远处,前寨之后,已有大量金军从大营中涌出正在整军结阵,更有数支金人骑兵已然开始不断反攻前寨,解救被困的金兵。即便是金人后寨受袭之后有所防备,所以能迅速调兵来援,也可称为反应迅速,而其前寨中被围士卒的表现,更能说极为出色,沉着应战,把岳飞部拖在不适合骑兵突击的营寨里,给后面大营的金军争取到了宝贵时间。而金人援军的指挥官也颇为聪明,并未匆忙加入战团,而是先在大营与前寨之间的空地上略做整顿,稳住阵脚,同时分出部分骑兵前来救援,收拢前方退下来的溃兵。无论如何,看来这次的突袭并没有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如今,我军只有利用兵力上的优势了。

  随着吴璘下令,张宪领大部禁卫突入金营,而吴璘自己则带了千余人守卫在我身边。与岳飞统带的前军不同,全身黑衣玄甲的禁卫并未与营寨中的金军纠缠,而是直接冲过金军前寨直奔大营,近两万重骑在营中因有障碍而分成数道细流,随即又在出口处汇合,宛如一股黑色的洪水一般,愤怒地奔腾而过。在其前进的道路上,不仅金兵被洗涤一空,即便是提缰躲避不及的前军禁军也被裹挟而去,夹在其中向大营处冲去。

  此时,大营出来的金军也整队完毕,正向前营方向迎来。而冲过前营的禁卫,并未做丝毫停顿,随即如一只黑色的羽箭,直射金阵。更远处,金军后寨一片火光,战事正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