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变革 我喜欢今天 1735 2003.06.01 23:32

    太祖长拳,据说是本朝太祖赵匡胤所创,所以是我的家传武功,皇室男性成员每个都必须学,但没一个练的好的。所以这门所谓的家传武功全是靠外人传的。负责教我的是个姓吴的老头,自己倒是耍的挺精神,但教起我来就很没职业道德。生怕我摔了碰了,只要摆个三四分象的姿势就算过,高难度动作一个不教,以至于我练到现在还是个花架子。别人都说练武强身,确实如此,我越练越胖。

  政和三年八月的一个早晨,照例练了不到一刻钟的武功,我这么胖的人都还没出汗,吴老头就喊停,接着花了半个多时辰边帮我扇扇子边夸我天生是个的练武材料,将来必定如何如何。总算凑满了一个时辰的课时,就恭送我去吃早点。

  门房通报说国子监太学生李光前来拜访。去年,我让那个王老道假托天意,劝徽宗重建国子监。我这种无神论者都被王老道哄的七荤八素,徽宗自然免疫力更低。于是,国子监又再次开张大吉,而我外公刘安世则因才德出众,更主要是徽宗早就想把他赶出朝堂,而成了国子监祭酒,范先生也被他拉去当了个教授。而我则因顽劣不堪,外加王老道的嘀咕,也被送到太子监旁听,以便性格生猛的外公亲自管教,所以比我大上个八,九岁的李光算是我的同学。

  “我正忙着,明月,你去引他到客厅看茶,然后带到后花园去等我。”哼!当我是傻瓜?自从上次跟着外公来我府上逛了一圈见到明月之后,三天两头的来拜访。不过李光人还不错,在太学生里算是非常出众的,明月对他也颇有好感。所以,李光的每次来访,我总是很忙。

  整个上午,我都泡在书房里继续编凑我的“天命”。这一年来,我一直忙于干这个。拉着王老道,篡改,曲解韩非子,论语等儒法经典,开了儒法合流的先河。我的计划是以我提供的现代民族及国家观念,融合儒法思想,从根本上来动摇改造大宋家国不分的政治思想。同时利用徽宗对道教的信仰,胡扯什么老子炼丹乃天授仙术来提高科学技术等“淫思巧技”的地位,例如,现在国子监就有了格物科,在王老道的带领下,专门学习钻研各种实用技术。而我则私下向老道进行特别辅导。

  只要把这个方面的工夫做足,我这“当代思想与技术大师”自然也就成了天命所归的圣人。金国抢中原,赵构占江南,都无所谓!登高一呼,满大街的人都跟着我跑,看你们还能蹦达几天!当然,为了避免一不小心被几家联手批判成白莲教*,武力镇压,我也一直在想办法捞点兵权,网罗些将才,最好还要能够自己编练新军,以便到时候乘乱占块地盘。这就要等到适当时机由王老道出面蒙人了。

  我跟王老道每隔一段时间就把我们对“天命”的最新研究成果丢到国子监去让教授及太学生们讨论,再把讨论结果拿回来继续研究完善。经过一年,国子监学生最保守的也已经开始认同,皇帝是由上天指定来守卫万民,而不是万民来守卫上天指定的皇帝了。由此出发,目前正激烈探讨的是皇帝若不能完成守御万民的天命,那该如何?而衡量皇帝是否胜任天命的标准又是什么?这些问题有点大逆不道,我和老道都挺心虚。身为保守派司马光学生的外公,当然对这套看不顺眼,虽然当面没说什么,却对各教授及太学生施加压力,讨论内容亦不得外泄。总体来说,进展还算顺利,同时,徽宗皇帝对于王安石颇为推重,年初还追封了坟墓里的王安石为舒王,配飨文宣王庙。这就导致了国子监里激进些的教授和太学生更加狂热的公然鼓吹王安石变法思想。

  中午,天天猫在国子监的王老道派人来通知我,说是下午又有一场辩论会,要我去听听。我以年纪太小为由,一向坚持旷课,只是偶尔去点个卯,但每逢辩论则场场必到。来通知我的是老道的得意学生,一个狂热的变法分子,邓肃。这人才华横溢的满地都是,每天一大早,必然站在国子监的宿舍门口,大声宣讲自己昨天晚上梦里面想到的儒法学说的新解释,持续一个时辰。而辩论的时候,则引经据典,滔滔不绝,硬是把辩论会变成演讲会。后来被太学生们公议赶出宿舍,并禁止参加辩论会,进去听可以但不准发出任何声音,放个屁都会被赶出会场。现如今在王老道的炼丹房也就是实验室里打地铺,平时总把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挂在嘴边,没事就到我这里寻求安慰。

  留下他并把在后花园里幸福的找不到北的李光揪出来一起吃午饭。先是拿李光开涮,然后就乘着邓肃光顾说话的时候猛夹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