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变革 我喜欢今天 1811 2003.06.01 23:33

    成为圣人的好处有很多,其中一条就是会被认为永远不曾干过坏事,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是非标准就是圣人定的。如果某一个圣人被别人根据他自己定下了的是非标准而认定干过或者正在干坏事,打了自己的耳光,那这个圣人就干的实在是太失败了。圣人手册第一条,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圣人,那么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要承认自己干过或想要干过坏事。只要你能够坚持这一点,并根据自己的需要灵活地制定是非标准,当你最终成为圣人以后,所有的人都将承认你没有干过坏事。当然,万一你很不幸,最终还是没能干成圣人,那么你将成为死不悔改的反面典型。从这点来讲,选择成为圣人这样的人生道路跟选择去当一个冥顽不化的流氓头子需要同样高标准的心理素质并且两者之间几乎没有哲学意义上的差别。

  作为作者应广大读者强烈要求特别内定的新一代圣人,我从出生之日起便欺骗了无数人,而且我将继续欺骗下去。作者和我坚信,只要我能够通过欺骗天下人而成为圣人,那么我就的确是从来没有欺骗过任何人的圣人,就算有也如同恭维肥胖女子的身材一般充满善意。当我抵达京东东路济南府并在迎接的人群中见到本来不会出现,但却又出现了的某人时,我知道我的欺骗是成功而且很受欢迎的。

  孔端友,孔子第四十八代嫡孙,宋徽宗崇宁三年袭奉圣公,大观年间改封衍圣公。我在应付完各级官员之后,与他在后厅有了一次单独会面。而会面的基础则建立在一个近乎文字游戏的小把戏之上。我动身离开东京之前,特意叫人给他送了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只不过是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孔圣人的愚民政策名言抄了两遍而已,但两句话中各字之间的空隙却不尽相同。如果引进现代标点符号,这封信将会表达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以及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孔圣人的信徒,但在他改变一下思想,或者我帮他改变一下思想之后,我想我们两个圣人之间还是有共同点的。很显然,从眼前这位大老远从曲埠赶过来的衍圣公的神情来看,他很乐意见到强强联手的大好局面。几天之后,带着我们向徽宗索要钱财以便在各地设立大量由文宣王庙主持的学校的一份联名奏折,圣衍公同时带着有教无类教化天下的理想赶往京城。

  按照惯例,我本来应该在及冠成年之后才出京移居到自己的封地。而这次对我的变相政治流放从圣旨发布到我抵达济南府前后不超过四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内,京东东路和济南府的官员们显然无法帮我准备好府邸。于是在我的王府修建期间,我到处游玩,除了去文宣王庙的曲埠总舵里随便看了看,履行了几天博士职务之外,也去了趟蓬莱轻松愉快地干了数日的蓬莱观使。等我回到济南,一个不速之客早就在那等候,并跟我一起搬进了新修好的齐王府。多嘴的邓肃也跑到这边骗吃骗喝了!

  长期装病的王老道在我离开京城没多久,终于获得了徽宗批准,也离京开始了他的行骗之旅。而失去了两位最主要说话对象的邓肃,在把李光烦的见到他就跑之后,终于把得到交谈乐趣的希望寄托在徽宗身上。一份带有讽诗的奏章交上去后没几天,他就被赶出了国子监。幸好徽宗又一次严守了不以言论杀文人的祖宗家法,否则他的首级可能无法跟他的身体同时出京。

  在安顿下来没多久,我收到了蔡京派人送来的一封废话连篇的问候信外加若干礼物。我很理解他的心态,正如我很清楚他是个只为自己考虑的奸臣一样,他也明白我不是一个替徽宗效死命的忠王。当你觉得举世皆浊我独醒的时候,另外一个似乎也是醒的人总是会让人感到亲切和警惕并存。一个大奸臣和一个非忠臣之间的交流,很多话是根本不需要说出口的。

  把一封同样也满是废话的回信叫蔡京派来的人带回去之后,我听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大名府选送的花石纲被人劫了!

  PS: 唉!真是隔行如隔山,小弟搞理工的,却硬要赶时髦写历史架空,整天查着宋史凑字数,结果闹得谬误百出,真是惭愧万分!!早知道这样,还是写异界未来比较好! ^_^

  在此特别鸣谢stevenxu大大(‘上海滩里’的许文强?!呵呵!)指出了《变革》中的若干错误。宋朝在司马光那一帮大牛的苦心经营下,制度本身是不大可能让小弟钻到空子的。所以,为了让这个故事有发展下去的可能性,有一些地方的错误(例如,主角以齐王身份居于济南也就是齐州)我是无法改正的,而其他一些细节,小弟尽量尽快重新整理并予以改正。如各位大大对于宋朝历史有特别心得,敬请不吝赐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