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变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变革 我喜欢今天 2092 2003.06.04 12:24

    作者:mayasoo

  特别鸣谢mayasoo大大友情创作,并授权发布.

  宋史本记第十齐王赵栩节一

  齐王栩,母德妃刘氏,先皇徽宗七子也。

  崇宁五年,春正月,彗出西方,光长竟天。皇七子诞,赐名栩。改元大观。

  大观元年夏五月,星出轸,如盂,明烛地。皇九子诞,赐名构。都水使者赵霆,进呈黄河异龟,身有两首。

  初、天资聪慧、两岁能言、三岁可读经、四岁孔孟熟于心,五岁遍览博文。上甚喜之、赐安康郡王并府邸。

  七岁,有洞微先生王有志入大内,先皇令观诸皇子,皆不语,独见王时、神异。

  诸子下、先皇问之曰、吾之皇子何人为佳?

  洞微先生曰:“诸子皆佳。长子守成、九子虽幼但聪,唯皇七子、流慧,外行天方,临驭宇内,形迹变幻,天不可拘,地不可限、非小道所能知其所踪。”

  上惊、问曰:“此为善或为祸?”

  先生曰:“福悉祸所以、祸悉福所以。此子天马行空、非善恶所能限,应早培养使其知方圆善恶,入国子监习圣人之道。”

  上曰:“善!”

  以七岁稚龄、入国子监习业,非仅本朝无之历代皆无,虽非绝后,亦空前耳,众臣奇之。

  然次年、此奇更甚。

  八岁,国子监内诸生辩天命、国政更张变法之是非。

  国子监诸生何粟曰:“国家受天明命,太祖、太宗混一区夏,规模宏远。

  子孙承之,百有余年,四海治安,风尘无警,自生民以来,罕有其比,其法可谓善矣。间有王安石之流,变乱旧章,天下骚动。先皇圣明,拨乱反正,重行祖宗家法。今天下承平,切不可更张纲纪,纷扰国经。“

  诸生李光对之曰:“汉,任人者也;唐,人法并行也;本朝,任法者也。

  今日之法可谓密矣:举天下一听于法,虽奸宄不得以自肆其所欲为,而贤者亦不足以展布四体。今承平日久,纲纪制度日削月侵,不变则不足以振国事,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如今之计,当约前代帝王之道,求今朝祖宗之烈,采其可行者,庶几法制有立,纲纪再振。“

  何粟对之曰:“国若无内患,必有外忧;若无外忧,必有内患。外忧不过边事,皆可预为之防。惟奸邪无状,若为内患,深可惧焉。我朝太祖太宗,考究各代之衰,皆因未遵成法,奸小乱权,肆意而为,终致纲纪溃坏。故此预为防范,矫枉防弊,创法立制。祖宗之法,事为之防,曲为之制,纪律已定,物有其常。谨当遵承,不可逾越。”

  闻此言、王义愤之,排众而出,曰:“世事无常,时移事异,各代皆变法以应世事,我朝现行各法,与太祖太宗之法大不同,以官制例,业经几度反覆。尔等以腐儒之学、斗筲之器,循之台鼎,因事辄发,断章取义,以邪说猥词钤制人主,愚玩而已。昔日王公变法,虽失之急躁,然所立青苗保甲各法,可圈可点。而一干朝臣,不知民生,不识国政,以祖宗家法自恃,争权夺政,殆废国事。若祖宗之法全无弊端,何以我大宋空有子民亿计,坐拥兵甲百二十万,却连败于西夏蚁蝼之国,受辱于北辽化外之邦,输币纳绢,空耗国力以饲虎狼,尔等不思强国之策,雪君国之耻,却循规蹈旧,空谈清议,难道要坐等亡国之辱?朝廷耗费钱粮俸禄于国子监有何用处?”

  诸生皆静,王又曰:“譬之一人之身,将欲饮药饵石以养其生,必先审观其性之为阴,其性之为阳,而投之以药石。药石之阳而投之阴,药石之阴而投之阳故阴不至于涸,而阳不至于亢。苟不能先审观己之为阴与己之为阳,而以阴攻阴,以阳攻阳,则阴者固死于阴而阳者固死于阳,不可救也。是以善养身者先审其阴阳,而善制天下者先审其强弱以为之谋。大国之政,逆取顺守,太祖开业,取逆也。太宗建法,守顺也。如今国势日衰,边事日紧,不可不变更以张之。西夏北辽,侵逼日烈,索求日繁,若一味忍让,图示弱于人,增其贪欲。我大宋坐拥天下,岂可效六国贿秦故事?夫更弦易张,变顺守而图逆取,当此时也!”

  全场皆惊而无声,举朝皆视为奇。

  新法诸臣、视王为令主,东西奔走图册为皇储。

  旧法诸臣、视王为大敌,合纵连横以拒之。

  王知上惧新旧党争更起,次年初,奏上曰:“惟愿父皇母后身体康健,天下太平,兄弟和睦。儿臣自幼读书,以为我大宋能有今日盛世,全仗历代祖宗推行圣人教化,特请往文宣王庙外结庐读书。”

  上知王心坦荡、更有洞微先生进言:“七皇子‘治世之奸雄、乱世之英杰’尔。今天下太平、置之中枢、恐有不测。本朝重干轻枝,令其出领封国、可由诸州诸军监而控之,不致有异,纵有异、中枢不溃自能平之。世若有不测之时,此子可为大宋留一片净土、为华夏留一栋梁。”

  其时西北有党项、东北有辽人、外患为烈历代所无,故上长考后善而从之。

  遂赐安康郡王皇七子栩为齐王,采邑济南府十万户。不必及冠,择日出藩。并赐文宣王庙博士、蓬莱观使以为职。

  大宋立国百有年余,诸皇虽封王、不就国。王以九岁封王、就藩国、天下虽异却不为怪,此王之德智使之尔。

  自是、开府建牙,风云际会、救我华夏于水火、护我子民于铁蹄,一代伟业,此其始也。

  节一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