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最可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发型

你是最可爱 微观经济学 3042 2020.02.20 00:04

    教是不可能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教的。

  钱兮细细想了想,其实自己追人的方法简单粗暴,要是对方不喜欢自己,很有可能直接法庭见,再不济,公安局局子里也是可以见见的。

  这么看来,也只有蒋桥才能接受自己那狂放的追求方式。

  毕竟,谁能接受一个女孩子动不动跟你耍流氓,动不动跟你说说以后生活,虽然没有得到你的认可,但是早就自动自发的将自己代入你以后老婆的角色里——

  虽然大多数暗恋的人都会这么做,但是能像她这样直接说出来的,实在是太少。

  想到这儿,钱兮掀起薄薄的眼皮,双眸闪动。

  蒋桥正好将煮透的金针菇放进她的碗里,见她呆愣愣的对着自己,奇怪:“怎么了?”

  她耸耸肩,若无其事:“看见你这帅气的脸一不小心就出神。”

  “这么好看?”

  好看不好看的,不都因人而异么。

  其实,蒋桥这张脸,不过就是刚好长在大众审美点上,所以普遍的人会觉得他好看。

  庆幸的是,钱兮刚好也是大众里面的一员。

  “还行吧。”她戳戳碗底的金针菇,吹凉送进嘴里,“其实也就比一般人,帅了那么一点。”

  “被人夸长得好看,不就只要比一般人好看一点就够了么。”蒋桥笑笑,又重新给她夹肥牛卷,“好看一点,可是很多时候的免费通行证啊。”

  瞧瞧这恃宠而骄的模样。

  钱兮扯扯嘴角,不甘示弱:“我也长得很好看好吗。”

  他挑眉,凝神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堪堪摇头:“不是。”

  钱兮:?

  你说什么鬼话呢你知道吗,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无了头了。

  “是小仙女。”他幽幽补充,不紧不慢,“美的不可方物。”

  钱兮:“……你正常点。”

  “为什么?”

  “你这样让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你比较好。”手心贴上已经渐渐泛红的脸颊,垂眸道,“我也是个禁不起夸奖的人。”

  可爱。

  蒋桥被她的话逗笑,难得露齿笑起来,浑厚低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悠悠然,像是春天的风。

  钱兮别过眼去。

  她总是有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害羞,害。

  “下午看电影吧。”他伸出手去,在她面前轻叩桌面,叩叩叩,一下又一下,“嗯?”

  钱兮实在是受不了。

  猛地抬起头来,眼睛紧闭,嘴巴叭叭叭开始往外吐槽:“蒋桥你正常一点,你这样子让我有一种非礼勿视的感觉。”

  “而且你最好给我正常说话。”她小心翼翼睁开一只眼睛,腮帮子一鼓一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伤风化?”

  “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接不下话茬。”

  蒋桥轻轻挠了挠自己的后脖颈,点头:“可是你之前就是这么撩我的呀。”

  谁说的,明明她只是不要脸了一点,可是他现在是完全不要脸,能一样吗?

  “而且。”他偏头,很是委屈,“我这个,就是跟女朋友聊天的正常水平啊。”

  女朋友。

  正常水平。

  他以前有过女朋友?

  不然为什么这么清楚跟女朋友聊天的情况?

  “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有过前女友,没关系的,我能接受。”她痛心疾首,捂住眼,“只要你说,我都能接受。”

  蒋桥:“……没有啊。”

  “那你怎么清楚怎么对女朋友?”

  听到这儿,他算是明白过来,单手撑着脑袋,笑的懒洋洋的:“怎么,吃醋了?”

  “对啊,但是我是不会承认的。”钱兮一本正经回复,甚至还握住拳头,为自己打气。

  “那你现在说出来什么意思?”

  钱兮:“让你知道的意思,告诉你该哄我了。”

  挺有趣,蒋桥想,跟她在一块儿,很多情侣之间的互相猜忌都能减少,钱兮似乎是一个有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就会表明自己要做什么的人。

  “那要怎么哄你?”

  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这不都是要自己摸索的吗?

  “蒋桥,让你追我还是让我追我?”她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彻底被气笑,“能不能动动你文科生的脑子?”

  蒋桥:“我高中其实学的是理科。”

  大学才学了文科专业的。

  钱兮一噎。

  “而且。”他淡声道,“我没追过人,怕惹你不高兴。”

  钱兮眨眨眼,嘟囔:“说得好像我被人追过似的,我也不知道哪里该不高兴啊。”

  两人不约而同笑出声。

  “所以下午看不看?”

  钱兮摇头:“为了庆祝迈巴赫失去繁殖能力,你陪我去做个头发吧。”

  缩在角落正恶狠狠对着蒋桥的迈巴赫:?

  狗家做错了什么啊。

  “行。”他撩撩自己的头发,喃喃,“我好像也应该剪个头发。”

  “你这样不是挺好吗?”

  想到之前第一眼看见的那个板寸头,再看看现在已经有了刘海,软趴趴伏在额头上,这一对比,就显得当初那个板寸要多糙就有多糙。

  蒋桥捏着细碎的刘海,怀疑:“这样好看?”

  “如果说板寸是八分,那么现在就是十分。”

  这话让他很是受用。

  “十分制?”

  钱兮摇头:“百分制。”

  蒋桥:……

  “当时你让我花了点儿钱。”

  聊到当时的情况,钱兮感慨:“当时真的记恨你。”

  “抢了你毛爷爷?”

  也不单是如此吧。

  “再见面也没多和善。”

  钱兮说不上来那种感觉,明明她在别人面前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甚至跟她接触的人全都成为好朋友,从小到大闹得别扭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可偏偏遇到蒋桥的时候,全身的刺都竖起来。

  偏生这些刺,现在全变成软肋。

  “以后让着你。”他声音淡淡的,夹着点笑意,“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挺可爱。”

  “毕竟可爱与生俱来。”钱兮毫不自夸的补充,转而笑出声,“我觉得你可以把你想说的话留着,等一个正式场合一起说。”

  比如,真正的告白,比如,在这些话后面加一句,做我女朋友吧。

  他耸耸肩:“那你想让我等多久?”

  “长则一年半载,短则十天半月。”

  ---*---

  理发店没什么人,钱兮和tony老师说明自己想要的发型,也没让蒋桥作参考。

  倒是蒋桥磨过来,指着单子上的色号:“想不想染这个?”

  之前很流行的奶奶灰,钱兮蠢蠢欲动很多次,但是仍旧没染这个色。

  学校不允许。

  她眨眨眼,叹气:“学校不是不让染夸张的颜色?”

  “奶奶灰也夸张?”

  倒不是夸不夸张,只是学校的规定没有明确界限,一不小心就会踩到雷区。

  钱兮开始动摇。

  “没事,染吧。”他伸出手,随意揉了揉她的脑袋,“还是蛮好看的。”

  “要不,染个一次性的?”她眼神一亮,抓住他的手哀求,“好不好?”

  一次性的,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洗掉,完全不会担心别的。

  “也行。”

  “那就不染奶奶灰了,这个过时了。”钱兮翻了翻单子,指着上面的颜色,笑,“这个吧。”

  蒋桥:“……你确定?”

  小姑娘点点头,提议:“你跟我一起染一个,明天晚上就洗掉它。”

  “真的要染?”

  钱兮点头。

  “行。”

  蒋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答应下来,更不知道为什么在染发时钱兮在他脑袋上为所欲为时甚至还想笑,也不知道拿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已经染完头发的自己。

  直到等着同样被蒋桥指点着如何染头发的钱兮吹干,两人一同走出店门,终于控制不住笑的前俯后仰。

  “蒋桥你头顶青青草原哈哈哈。”

  “你以为你多好看?”

  tony老师在她的指导下,将蒋桥头顶的那一片头发全染成嫩绿色,下方仍旧保持浓郁的黑,远远看去,像是一个移动的盆栽。

  而钱兮,作为交换条件,她将重新理完的刘海染成青色,头顶几处头发稀稀拉拉染成火红色,像个招摇过市的小混混。

  还有点儿红配绿赛狗屁的意思。

  “所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往头上放点绿。”钱兮笑的直不起腰来,“你说要是被我们学生看见,我们还要不要活——”

  话音未落,旁边有小小的声音响起:“钱老师,蒋老师?”

  钱兮:……

  什么叫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就是。

  钱兮眨眨眼,推推本就不存在的眼镜,挽上蒋桥的手,笑:“honey,伦家赶了一天的路,累了啦,快回酒店嘛~”

  蒋桥:……

  “honey。”钱兮侧过脸,耷拉着脸,“let’s go~”

  旁边的学生:“……蒋老师?”

  “oh my god——”蒋桥心领神会,也跟着偏过脸去,“想碎觉觉呢~”

  说罢,两个人拉拉扯扯逃离现场。

  学生:……

  Oh my god,见鬼了吧。

  一边怀疑人生,一边迅速掏出手机,咔咔咔拍照。

  直到见不到学生,钱兮才喘着粗气停下脚步。

  见鬼。

  “要是认出来了怎么办。”她苦着一张脸,可怜的想哭,“我好不容易维持了两年的正面形象啊。”

  蒋桥倒是无所谓:“认出来就认出来,还不允许老师疯狂一点,秀秀恩爱吗?”

  钱兮:“……谁跟你秀恩爱。”

  “你啊。”

  “你才秀恩爱。”

  “嗯,我秀恩爱。”

举报

作者感言

微观经济学

微观经济学

~~~~~~   害,谁不想要个能陪自己闹的人呢

2020-02-20 00: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