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最可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靠进

你是最可爱 微观经济学 3070 2020.02.21 00:22

  既然染了头发做了叛逆小子,钱兮提议做点什么,才能勉强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蒋桥提议:“游戏厅?”

  倒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钱兮点头赞同:“顺便还能抓几个不好好学习的。”

  “这个时候不怕被他们看见了?”

  这有什么好怕的,钱兮想,大不了,我拍照留念然后周一再去搞他们啊。

  钱兮对游戏不太擅长,进入游戏厅,入眼的便是满满一长条的娃娃机,以及里面浑身都在散发粉红泡泡的小娃娃。

  除此之外,对她来说,就是各种形状的机器。

  没差。

  “摩托不想骑?”蒋桥指向不远处并排而立的两辆游戏机车,“还能体验漂移什么的。”

  她笨手笨脚的,要是真的去骑车,毫无疑问会让自己完美形象受损,不干。

  “我想要这只粉红豹。”

  面前这个娃娃机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粉红豹挂着,娃娃机也不是普通的爪型机子,而是挂着娃娃让你剪。

  粉红豹长长的胡须,长长的尾巴,还有瘦长瘦长的身子,都在诱惑她。

  “很想要?”

  钱兮点头。

  她打开手机摄像头,紧贴玻璃柜,盯着瞧。

  “这是做什么?”

  “据说这些剪娃娃的机子,玻璃都是有问题的,用手机摄像头看比较准一些。”稍稍眯上一只眼,又用大拇指装模作样的比划一番,“我觉得可以了。”

  蒋桥塞进三个硬币,示意她开始推动把手。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定住。

  “吱——”刀片开始缓缓往前移。

  “咔”她松开按钮。

  刀片擦过细线,没剪到。

  钱兮:……

  不应该啊,她理论这么丰富,怎么实践这么差劲呢?

  “这么看来,实践出真知还是对的。”蒋桥站在一边,双手环胸,笑着摇头,“我看你理论这么丰富……”

  “不说出来会变丑吗?”小姑娘没好气的转过头去,瞪他,“总比你这个连理论知识都没有的要好吧?”

  蒋桥:……

  行吧。

  “欸?蒋桥?是你吗?”

  蒋桥一瞬间僵硬,而后缓慢的转过身——

  果然是许轶。

  钱兮也跟着扭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跟第一眼见到的蒋桥毫无区别的板寸头,不过穿的比当时的蒋桥实在好看太多,薄卫衣外加工装裤,一双板鞋,整个人精神抖擞。

  长得也特别突出标志。

  钱兮不得不感慨:“你周围的人长得都跟你似的吗?一样帅气?”

  许轶听到这儿,也跟着笑起来:“我可是蒋桥身边最帅的,比他还帅气。”

  蒋桥:……

  “不过,蒋桥,你不是当老师么,怎么,还要搞街头艺术?”

  神特么街头艺术。

  蒋桥揉揉自己头顶的绿发,叹气。

  “这是你女朋友?”

  蒋桥点头:“嗯。”

  怎么就嗯了,什么时候的事?钱兮一脸诧异,咧嘴看他,小声嘀咕道:“我怎么不知道?”

  “迟早的事。”

  淡然自若。

  钱兮:……

  好在许轶也不是个追根究底的人,耸耸肩笑:“我们多久没见了?一起吃顿饭?”

  好像也没多久。

  大概他离开这儿之后就再也没见。

  终归是他对不起这批兄弟。

  钱兮眼睛不停地在他们俩身上来回转,最后只能依稀捕捉到——

  蒋桥肯定是对不起他的难兄难弟了。

  “嫂子也一起吧。”许轶视线从蒋桥身上移开,对着她灿烂的笑,“我叫许轶。”

  钱兮点头:“钱兮。”

  “钱兮。”他轻轻念了念这个名字,转而笑的越发灿烂,“很好听。”

  说着,目光又避无可避的落到她的脑袋上。

  嗯,顶着一个赛狗屁,叫着钱兮这样淑女的名字,这组合这搭配,还有谁?

  “这,是个意外。”她不好意思,往蒋桥身后躲了躲,戳戳某人的腰,示意他说点什么。

  蒋桥低下头,笑意很浅:“留个电话,等下次吧。”

  说着指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明显。

  “也是。”许轶只能冲着钱兮摆摆手,“那小嫂子下次也要来喔。”

  等真变成你嫂子再说吧,钱兮想。

  两人互换电话,许轶本想收起手机,眼睛瞟了瞟,转而点开微信名片,递到钱兮面前:“嫂子,加个微信吧。”

  钱兮:?

  “我留电话她加微信?”蒋桥蹙眉,不太满意,“你想怎么样?”

  许轶嘴角一勾:“深更半夜,孤独寂寞,有个微信——”

  蒋桥甩手。

  他眼疾手快避过,整个人笑的前俯后仰:“跟小嫂子说,能不能把蒋桥借我一晚,喝点酒。”

  蒋桥:……

  站在一边默默当背景板的钱兮咦一声,有些鄙夷:“借一晚啊——长夜漫漫的。”

  许轶:……

  这个小嫂子,还真是,很会意会呢。

  “哎哟。”

  毫不意外的,她接受了来自蒋桥的一记爆栗。

  这还怪她想太多么?人家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嫂子记得常联络啊。”许轶点点手机,笑,“我们一起吐槽吐槽蒋桥,我还能跟你说说蒋桥以前的生活,可刺激。”

  钱兮眸子亮闪闪的,整个人活过来:“现在能说嘛?”

  “现在不行。”他摇头,“人还在呢。”

  蒋桥:……

  当他是死的吧。

  许轶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她要互通有无,而后终于依依不舍挥挥手离开。

  “话说,为什么能在游戏厅遇见你同学?”现在细细想来,还是奇怪,“难道只有我们不服老,来这儿寻找青春?”

  蒋桥乜她一眼,被她逗笑,只是眼里没什么笑意。

  “如果没猜错的话。”蒋桥幽幽补充,“应该是这家游戏厅的老板。”

  钱兮:……

  哦,原来是行走的人民币和剥削者。

  “所以,刚刚就应该叫住他,让他把这个粉红豹剪下来啊。”

  等等,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蒋桥无奈:“你不是应该问我,为什么我们好像很多年没见的样子?或者为什么我会认为这是他的店?或者我之前都有哪些故事?”

  “哦,那你回答吗?”她仰头,问。

  “中间的可以回答。”

  钱兮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来,对着他尬尬的笑:“你猜我要听原因吗?”

  蒋桥:……

  “关键的一个不回答,不关键的回答的再起劲也是白搭。”小姑娘甩甩手,转而又仔细瞧起机子里的娃娃来,“还不如面前这个粉红豹来的有用。”

  蒋桥:……

  是他,小看了她。

  “我来。”

  蒋桥单手按住推手,稍稍屈腿,眼睛正对着剪刀片,干脆利落松手,紧跟着飞快按下按钮,还没等钱兮反应过来,松手,刀片靠拢,线断,娃娃掉下。

  一招致命。

  钱兮:!

  这防抖的手是哪儿买的?还能团购一双吗?

  “怎么,看呆了?”蒋桥揽着她的脑袋往下压,“还不把你的粉红豹解救出来?”

  “这个不急,它虽然长了腿,但是是装饰品,不跑。”

  蒋桥:……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这么熟练的?”钱兮左看右看仍然觉得不可思议,“手好看一点玩游戏都牛?”

  他有些不好意思,擦擦鼻尖点头:“可能是看颜值。”

  “我也有颜值啊。”

  蒋桥:“或许是异性相吸?”

  钱兮:……

  一头非主流头发的两人抱着骚包的粉红豹晃悠在商场里,回头率不是一般高。

  在第不知道多少对情侣频频回头欣赏他们街头艺术的时候,钱兮终于忍不住,烦躁的将粉红豹的长手打成一个结,转而扣到脑袋上。

  “这是,变异帽子?”蒋桥戳戳粉红豹的屁股,越看越像笑,“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呼气——吸气——不能生气——

  “蒋桥。”钱兮停下脚步,抬头看他,脑袋上的粉红豹也跟着一起看他,“遇到老同学,看起来你们也很多年没联系,好像还是故意不联系的,按照正常剧情,你不是应该心情低落吗?”

  “为什么要低落?”他右手按在左手上,摸着下巴问,“我又没做错什么。”

  “小说里都是这样的。”钱兮替他科普,“一般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血海深仇夺妻之恨之类的,原本水火不容,经过刀山火海似的矛盾冲击后成功哥俩好。”

  蒋桥:“……我看的小说怎么不是这样?”

  “你看什么?”

  “大概,《失乐园》?”

  钱兮:……

  “你猥琐。”

  蒋桥皱眉:“我还没说《金瓶梅》呢。”

  “蒋桥你能不能稍微正经点。”

  他耸耸肩,抬手压上粉红豹的脑袋,笑:“都这个发型了,怎么正经点啊。”

  大概是真没办法正经。

  这个发型看的越久,就越觉得自己仿佛在逛花园。

  钱兮晃晃脑袋,瞪他一眼,气呼呼往前走。

  哼,头重死了。

  “去吃饭吗?”紧追不舍跟上来,“都到饭点了。”

  “不去。”

  “那你晚饭怎么办?”

  “减肥。”

  “这么瘦还减肥啊。”

  “瘦无止境。”

  “别减了,肉肉的好看。”

  钱兮停下来,腮帮子气的一鼓一鼓的,哼哼:“每个男孩子都会在甜言蜜语的时候说女孩子肉肉的好看,可是打心眼里还是喜欢大长腿,瘦长瘦长的小姑娘。”

  蒋桥:“这么了解?”

  “知乎说的。”她泄气,解释道,“老娘要是有经验,你早就拜倒在我石榴裙下了。”

  他靠近了些,弯腰对上她的眼,一字一句:

  “谁说我现在没拜倒在你石榴裙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