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最可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玫瑰

你是最可爱 微观经济学 3101 2020.02.23 00:03

  钱兮趴在床上,长长的睫毛眨啊眨,回想今天一整天。

  【追求蒋桥 day 6

  今天算是他认认真真追我的第一天吧,还挺好玩。

  早知道他不是个死板的人,倒也没想到他居然可以好玩到这种地步,我提议他染一头绿色,居然真的配合。

  从小到大好像都没什么机会给自己的头发做主,小时候不让染,长大做了老师也不让染,第一次尝试这样大胆的颜色,居然异常开心。

  有一个人可以陪着你一直这样疯疯癫癫下去,好像已经是很多人羡慕的生活。

  蒋桥,你可要快点跟我谈恋爱呀。

  我已经等不及了呢。】

  在床上滚了两圈,使劲亲亲自己的笔记本,钱兮这才小心翼翼将笔记本重新放到抽屉里,转过身又抱着枕头开始傻笑。

  原来,要谈恋爱的感觉,是这样的呀。

  周日,难得睡到日上三竿,连原本萎靡不振妄图轻生的迈巴赫都因为生理问题持续挠门,她才悠悠然转醒。

  小区里的银杏树已经金灿灿,满地都是鲜艳的黄。

  钱兮打着哈欠坐在银杏树下的休息椅上,耷拉着眼皮看迈巴赫娇羞的蹲下身子打算便便。

  “迈巴赫,你能不能拉在塑料袋里。”她懒洋洋的靠着椅背,无精打采,“你这样我还要捡你粑粑,很累欸。”

  迈巴赫撇过头,没看她。

  呵,愚蠢的人类。

  经过小区楼下的早餐店,钱兮买了两杯豆浆外加两根油条一份糯米饭,慢吞吞往楼上晃。

  害,今天就勉强请他吃一顿自己喜欢的早餐吧,就当是对他中午要给自己做冒菜的奖励。

  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有恩必报的好宝宝。

  只是——

  钱兮万万没想到,敲门敲半天,对方也没开门,打电话响铃半分钟才悠悠然接起电话,开口第一句话:“喂?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即将恋爱的女孩子的通病,如果男孩子说“有什么事吗”,下意识就想回“没事”,至于潜台词是什么,无非就是——

  给爷滚。

  钱兮笑:“本来有事,现在没事,你继续忙,不用理我。”

  比谁让谁更难受,她从来不会输。

  蒋桥一愣,直到手机振动一下确定对方已经挂了电话,他仍旧懵懵的:“我说错什么了吗?”

  许轶点头:“你应该说,小仙女早上好,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林燚脱下手套,扯去脸上的口罩,哼哼:“你那么冷冰冰的有什么事吗,不就是再说,莫挨老子?”

  蒋桥:……

  他是真没这个意思。

  林燚耸肩,继而戴上口罩,边戴边嘟囔:“我为什么要冒着过敏的风险给你搞这些,还要给你解答嫂子到底为什么生气。”

  许轶笑:“你以为老朋友回归,是这么简单的可喜可贺的事?”

  “害。”

  “不过你到底是对什么过敏?”

  林燚啧一声:“对狗粮过敏,对空气中甜腻腻的爱情臭味过敏。”

  蒋桥站在一边不说话,纠结要不要打电话回去。

  “打什么呀。”林燚哼哼,“这个时候有多气,明天就有多高兴。”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钱兮趴在床上,对着蒋桥的微信头像看了又看,盯着对话框里的那句“晚安”瞧了又瞧,约摸两小时之后,她终于明白过来,人家是真不会打电话过来。

  算了,可能真有什么棘手的事。

  想到这儿,钱兮又开始为自己使小性子后悔,要是对方真有什么难缠的事,对自己态度稍微不那么和谐也正常,而且,他最近的表现相比之前已经算是突飞猛进,钱兮你不应该得寸进尺。

  天色渐渐暗下去,蒋桥还是没打电话。

  直到夜幕降临,月明星稀,远处再次吐白,太阳渐渐升起,大地重新明亮,钱兮还是没收到蒋桥的电话。

  连带着晚上的晚安都没出现。

  哼,她就不要去等他一起上班。

  结果,蒋桥连班都没上。

  “钱老师,蒋老师没事吧?”英语老师敲敲她桌子,问,“今天都没来上课。”

  她怎么知道蒋桥是活着还是死了,是超凡脱俗还是遁入空门。

  “应该吧。”

  没一会儿,年级组长敲敲办公室的门,嘱咐道:“蒋老师生病了,今天十四班的语文课钱老师上数学,十五班的向老师上英语,跟明天换个课。”

  说罢,又马不停蹄转身走人。

  钱兮:……

  蒋桥生病了?怎么生的病?为什么会生病?去医院看了吗?医生怎么说呢?现在在哪儿?

  前天还好好的,昨天还会对她语气不善呢。

  怎么就生病了。

  “钱老师,原来蒋老师生病了啊。”英语老师感慨,轻轻摇头,“应该病的挺严重吧,我听说以前蒋老师在之前的学校从不请假,最多只是换课提早下班去医院,这次直接请假了啊。”

  “以前从来不请假?”

  向芬芬奇怪:“你不知道啊?他出了名的劳模啊。”

  她怎么会知道,要说蒋桥出了名的嘴臭,可能还稍微感同身受些。

  “不过他怎么没让你照顾他。”向芬芬撇过头去,正好对上科学老师的眼,恍然大悟,讪讪的笑,“也是,就我和科学老师也撑不下去。”

  “蒋老师还是考虑的很周到。”她叹气,紧接着摇头,“要不打个电话问问吧。”

  话音刚落,手机已经拨出号码,紧接着嘟嘟声响起。

  钱兮一边打开电脑,鼠标噼噼啪啪在电脑桌面上乱点,眼睛悄悄瞥向那侧。

  “喂?蒋老师。”向芬芬声调温和,温温柔柔的快要沁出水,“听说你今天生病了?”

  “嗯。”

  话不多。

  “那你多注意休息,不要硬撑着。”

  “嗯。”

  向芬芬的手机漏音效果实在是太过优秀,钱兮根本不需要凑近听,就能将对话听得一字不差。

  主要是,对方说的话也太少,根本不需要多加想象。

  电话挂断,向芬芬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烧了自己一个人在家。”

  “你怎么知道在家?”科学老师好奇,“嗯?”

  “按照我这两年的宝妈经验。”向芬芬叹气,“多半是在家,身边一点声音都没有,说话还有回声,空荡荡的。”

  “嘀嘀”两下,桌面上的视频播放软件被点开。

  钱兮发愣,对着黑色混着绿色的播放界面呆呆的。

  “钱老师。”向芬芬母爱泛滥,越发担心,“蒋老师在家真的没问题么?要不你回去看看?我听着他语气怎么怪怪的呢。”

  “嗯?”

  向芬芬:“怪好听的。”

  钱兮:……

  现在是说这些莫名其妙土味情话的时候吗?啊?

  钱兮还是没忍住,匆匆将学校里所有课上完后,交代科学老师替自己管管学生们的自修,而后匆匆收拾包往学校外跑。

  她已经很久没有从学校走回家。

  蒋桥把她惯得连出门都想拉着他,逛超市都受不了推购物车,吃饭开始矫情的想着要是自己不做就好了,早上出门会感慨,还是想要他接送。

  时间久了,有些养了两年的习惯,渐渐地就被替代,她开始享受这样的日子,开始习惯他站在身边,为她提供的各种帮助。

  “嘟——嘟——”

  电话还是打不通。

  今天的天气还是很好,银杏叶依旧铺满一地,道路两旁的车疾驰而过,卷起一大片叶子在空中飘荡,转而晃晃悠悠落到地上,又变成鲜明的黄。

  她快步走过,没来的及欣赏。

  一想到昨天打电话时无缘无故发的脾气,又想到蒋桥莫名其妙的怀语气,想到向芬芬说的劳模难得没上班,想到年级组长说的生病。

  心里的愧疚像被春风拂过的野草,迅速蔓延,紧紧抓着她,透不上气。

  电梯里的数字一个一个往上跳,她从来没有觉得电梯上升速度这么慢,一格一格慢悠悠的飘着,挠的心痒痒的。

  “咚咚咚。”

  没怎么使劲,门锁传来咯噔一声,自动自发的开了。

  “蒋桥?”

  她来不及想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快速推开门,带起一阵风——

  屋子里暗暗的,没有光。

  客厅黑漆漆的,卡尔缩在角落里,看见她,汪汪汪叫唤。

  一切都很安静,很黑。

  她按下开关,快步走向窗户,“哗啦”一声,扯开遮光布。

  客厅里一如既往干净整洁,她环顾四周,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只浅蓝色马克杯,里面放着一支粉色玫瑰。

  她慢步向前,单手握起马克杯。

  杯子底下压着一张拍立得照。

  是一张背影照。

  绿山白墙为背景,她靠在教室门上,侧着脸看学生做作业。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

  她皱着眉,转而将目光移向紧闭的卧室门。

  卧室门上,别着一支红色玫瑰,玫瑰上轻飘飘挂着一张照片。

  是她歪着脑袋,趴在办公室桌上,脸上还有淡淡的红印,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嘴角带笑。

  手搭上冰凉的卧室门把手,稍稍使力往下压,门便开了。

  入眼便是满是的灯光,粉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各式颜色的彩灯缠绕在床头,桌面,墙角,衣柜上,将整个房间照的通亮。

  床上,躺着满满一床的粉红豹,大大小小各式各样,床脚坐着不少蓝色叮当猫,还有飘窗处满满当当的零食花束。

  “钱兮。”蒋桥从门后走出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你要不要,带走这一整个卧室?”

  “特别是,我?”

举报

作者感言

微观经济学

微观经济学

~~~~~~   蒋桥:我,要吗?   钱兮:我,考虑考虑。

2020-02-23 00: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