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可疑的人

拾疑 随良 2280 2019.08.06 22:43

  “对,还有个人,我闻到了香烟的味道。”李晓补充道。

  “香烟?这么远你也能闻到?”张岳质疑道。

  “我是老烟民了,这个我还是很有把握的,是玉溪的味道。”

  “除了这些你没有其他要说的吗?比如有没有听到里面的人说话的声音?”

  “这倒没有,不过我听见了咳嗽声,应该是个男人的声音。”

  张岳向李晓递了根烟,陈数典把火机撂给他,李晓颤抖着点起了烟。

  “对了。”李晓深吸一口继续说道:“我记得那姑娘一直抱着什么,一边抱着东西一边向旁边看。”

  “啧,这果然是老烟民,一抽烟啥都能扯了,你跟我说说抱了个啥?”张岳调侃道。

  李晓把烟放在桌角,两胳膊环抱在一起“就是这样,抱的很紧,也不知道抱着什么。”

  张岳顺手把桌上的烟塞回李晓的嘴里,四人走到没有人的角落。

  一旁的男警员抱着资料,低下身子问另一个女警员:“他们平时都这么严肃的吗?”

  女警员坐在位子上,回头看了一眼,小声地回道:“你不知道,一开始他们都挺客气的。有一次抓到一个嫌犯,看他们很好说话,在他们面前装起蒜来,还做了假证。”

  女警员说教式似的口吻:“有时候待人是要平易近人,但是你要知道,有些被问话的也不是善茬。”

  男警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女警员问道:“你是刚调过来的吧,叫什么名字?”

  “许谷音,毕业于首都公安大学。”许谷音面露骄傲之色,他相信眼前的前辈会投来赞许的眼光。

  “小徐是吧,我叫王佳娴,你以后跟着我,姐罩着你。”

  “许......许仙的许。”

  “鱼仙?那是什么仙。”

  办公桌旁,四人围在一起。

  “你们觉得,这个李晓有没有问题?”张岳发问道,顺手又从烟盒里抽出几根烟,然后一个个发到他们手里。

  到了何温华这里,他倒是摆了摆手谢绝了。

  “老何,你这说戒就戒,真有毅力啊。”陈数典戏谑道。

  “我儿子在学校写了个作文”何温华说。

  “什么题目?”陈数典问。

  “写的我,还在家长会上当范文读了。”

  “那不是挺不错?”

  “他写的是,他希望自己的父亲是个勤恳的人民警察,而不是烟鬼。”何温华把手插在兜里,坐在桌子上说着。

  “哈哈哈.......”三人忍不住笑出来。

  “这小子,现在就能管住你了。”张岳乐呵道。

  “听说你儿子要上高中了?以后是不是也要考警校?”叶楠林侧头问。

  “不考,我不想让他走这条路。”何温华把目光移向一边。

  “喂,这可不是一个人民警察嘴里说出的话。”陈数典故作腔调道。

  “有我一个就够了,两个在一起,谁照顾他妈去。”

  “大明星有经纪人就行了。”陈数典把手搭在何温华肩上。

  何温华白了陈数典一眼“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是好好盯着这个案子了。”

  何温华拿起一支圆珠笔转着说:“刚刚贺哥说的李晓,他同事作证李晓从进去到出来只花了五分钟,这个时间是没法作案的,行车记录仪上都有记录。”

  “这小子怂成这样也不可能做这事。”陈数典说道。

  “送花的是谁?”张岳问道。

  “李明强,和死者张若馨是同班同学。”叶楠林说着,清了清嗓子道:“把他带过来?”

  “赶紧带过来。”

  三个人把烟掐进烟灰缸里,同时相视一笑“或者我们亲自造访。”

  何温华看着烟灰缸里徐徐升起的没烧尽的烟,渐渐陷入了沉思之中。

  “温华,快走了。”

  “来了。”

  ------------------------------------------------------------------------------------------

  2012年5月14日咖啡店包厢内

  “那么,大致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夏泽轩把记号笔放在桌上,坐到何凉旁边。

  咖啡的热气往上漂浮,何凉听完夏泽轩的分析,把双手搭在唇间。

  一个案子,如果细节越多越会给破案造成麻烦。因为破案的过程是做减法的过程,一点一点把有疑问的地方解决掉,案子也会拨云见日愈发清晰。

  可是这个案子的疑点太多,凶手做的“处理”也太多,让人费解的地方更是数不清,令他的脑子开始发热。

  “当时警方做了推理——张若馨的同班同学李明强到张若馨家里做客,在交谈的时候鲜花快递到货,李明强借着花表白却被拒。”夏泽轩拿起鲜花的照片。

  “接着两人起了冲突,张若馨持刀反抗,李明强把她逼到卧室之后与其发生争斗。”夏泽轩拿笔当做刀,做出持刀的动作。

  “李明强刺伤张若馨,之后拔出刀放在桌子上。这时李明强不顾张若馨的刺伤,起了歹念,脱下张若馨的衣物。”

  夏泽轩继续说道:“这时张若馨又开始反抗,李明强则一刀刺死她。清醒后把自己的鲜花放在她的身上,擦干净痕迹离开案发现场,走的时候太过匆忙撞到花坛。”

  “这个推理真是漏洞百出。”何凉皱着眉,“李明强可以自己带着花去做客,寄快递这一点显得多此一举。而且既然把现场处理得那么好,又为什么走得那么慌张,撞到花坛也没有清理。”

  “主要是‘四大天王’当时退出了案件的调查,为了结案的话只能这么写了。”

  何凉对于四人退出案件的原因有所不解,他深知自己的父亲不会是那种遇到一点小麻烦就退缩的人。

  “这也太武断了吧,直接定性他为凶手。”简修瑾抱怨道。

  “这也都是推断,而且后面没了人证就更加确定了这个所谓的‘事实’。”

  何凉埋起头来继续整理线索,对于男孩是否能做到那么周全,杀了人还能全身而退这一点,他是持怀疑态度的。

  况且这个男孩的不在场证据是值得考究的,有没有去过现场还是一个关键问题。

  他将这些档案和杂志联系起来,和自己拍的照片反复比对。

  何凉突然想起一个人,“倒是有一个人好像符合凶手的特征。”

  “谁?”

  “当初给我做笔录的警官,他的反应和正常警官不太一样。”

  夏泽轩对何凉说的这个警官并不是很清楚,昨天在家里也是顺带一提并没有太多提及,而这时的场面很有必要把这个人物拿出来分析,他便把详细的情况告诉了夏泽轩。

  “听你一说确实有些可疑,而且对于一个警官来说,根据警校学习的经验,巧妙地利用反侦察也不是很难做到。”夏泽轩摸了摸下巴。

  “假如说犯人是他,他完全可以以调查案件为由进入张若馨家里。”夏泽轩说道。

  “只是......”何凉嘀咕道。

  “只是什么?”

  “没有动机。”何凉看着照片思索道:“而且他们会在厨房里聊些什么呢......”何凉想着,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