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来调查吧

拾疑 随良 2196 2019.08.05 10:37

  咖啡店内

  “哟,今天那么早就来上班?早上来可没有加班费哦。”咖啡店老板张岳先生向夏泽轩开玩笑道,又面向何凉和简修瑾说道:“小何和修瑾也来啦,你们先坐。”张岳估摸着有五六十岁,戴着个老花眼镜,平时也经常给他们优惠,还会叮嘱员工给他们用最好的咖啡粉。

  一来是因为张岳退伍之后在公安局同何凉的父亲共事,自然会照顾一些;二来就是夏泽轩在这里兼职一直勤勤恳恳,很讨军人的喜爱;简修瑾在外人面前一直很大方得体,青春靓丽的样子更是让人心情愉悦。

  “我今天是客人哦。”夏泽轩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嘻嘻地说道。

  “张叔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何凉问道。

  “我也是顺道来看看,听说店里最近的座机信号一直不太好,像我们这种小店如果错失某一个顾客都会很可惜的。”他两手分别搭在何凉和夏泽轩的肩上“今天想试试印度咖啡吗?”

  “我们相信你的品味,还有上次你给我推荐的香水我真的超级喜欢。”简修瑾的笑容特别灿烂,老板也一脸骄傲的样子“那必须的,你们别看我年纪大,实际上我的品味还是很细腻的。”

  张岳在市里做了好几家生意,涉及到珠宝和香水,而且生意一直都很火热。他总是以独到的眼光做生意,再以自己的做人处事的方式去对待顾客,显示出那种可硬可柔的军人气质。

  “这个咖啡磨的时间很久,我先去准备,你们聊。”老板正合时宜地将腰板向前一倾,退出了他们的话题。

  三人一边期待着张岳先生的咖啡,一边把自己的战利品汇报出来。

  “我找到十年前的杂志了,上面有许多案件的信息。”何凉说道。

  “你去问了?”简修瑾问。

  何凉以为她指的是问了赵子然,便“嗯”了一声。

  “那你什么时候陪她(王姐)吃饭?”

  “吃中午饭?”

  简修瑾刚要继续问下去,夏泽轩便打断了这个即兴的闹剧。

  “先听我说吧,我从我舅舅那里知道,他对这个案子的凶手也是恨之入骨——他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是张若馨的好闺蜜。”

  夏泽轩解释道:“对了,死者名字就叫张若馨。张若馨出事之后,她的闺蜜因此哭了很久,一段时间无法正常生活。我舅舅当时为这个案子费了好多神,还因为没有破案内疚了很久,这个事一直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

  “这一下过了十年,你舅舅应该也很难熬吧。”

  “那倒没有,其实他的坎多得很,比如没有给老婆买到喜欢的包,没有给车摇到号,还没给我找到女朋友。”夏泽轩嬉皮地说道。

  “我舅舅其实是不愿意让我碰这个案子的,不过我答应了要老老实实去相亲之后,他就松了口。”

  “这个案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夏泽轩拿出那厚厚的文稿。

  “真够多的......”何凉吃惊道。他把文件摊开,一张女人的照片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

  “啊,不好意思”夏泽轩把文稿又放回包里“拿错了,这是我舅舅给我的相亲资料。”

  何凉砸了咂嘴表示无奈,让他不要再开玩笑。随后两人互相比对了各自获得的线索,案件大致的情况都一样。

  “你们的咖啡。”张岳亲自把咖啡送到他们面前,香喷喷的咖啡香味滑入鼻腔。老板见他们把桌子堆得满满的,便把咖啡盘子放在隔壁桌,他们就挪到旁边先喝咖啡。

  “你们在做研究?”张岳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资料问道。

  “在探案。”夏泽轩一口回道。

  “什么案子?”

  “十年前......”夏泽轩刚要说出口,何凉便示意他不要把事情传出去。他看到何凉着急的样子,也立刻改口道:“十年前的猫猫狗狗走失案。”

  “如果是十年前的5.11别墅事件,那就不要遮掩了。”张岳拿起一刊印有女孩照片的报纸,对他们说道。

  “张叔你知道这件事?”何凉问道。

  “当然了,我和你父亲他们接了这个案子。”

  何凉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父亲何温华,夏泽轩的舅舅叶楠林,还有张岳和陈数典,当时他们四个被誉为刑警队四大天王,破了不少有名的案子,只是他自己从来未从父亲那里听过“511别墅事件”。

  “那么我父亲是知道这个事情的。”

  “何止是知道,你父亲当年为了这事忙得不可开交。你有没有记得他出差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就住在县城里调查,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出动。”

  在何凉的记忆里,父亲何温华一直很忙,想起来也确实有几次外出很久,只不过他确实未曾在何温华的电脑里找到关于别墅案件的相关信息。

  “你父亲知道张贺国(女孩父亲)买通证人,还和他起过争执,后来干脆退出了这个案子。”

  “那张叔,你知道张贺国现在在哪吗?”

  “他开了一家通讯公司,就在杭泽市。”

  何凉看向夏泽轩,夏泽轩大概也猜到他的想法,向他点了点头。他们问张岳要了张贺国的公司地址,把文件收拾好便向他道了别。

  “你们的咖啡。”张岳喊道。

  “下次再喝吧。”何凉和夏泽轩异口同声道。

  简修瑾向张岳抱歉地打了招呼,跟着他们离开了咖啡店。

  咖啡店外

  “我们现在去哪?杭泽?”简修瑾问道。

  “还不急。”何凉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把案件脉络理清楚,想不通了再去找相关的人。”

  “咖啡店里闲人太多,得找个人少的地方。”

  “可是......咖啡店里不是有包房吗?”正当何凉和夏泽轩思考要去何处时,简修瑾一句话让二人又灰溜溜地推开咖啡店的门。

  “我们把咖啡喝完吧。”何凉试图掩饰尴尬,夏泽轩回应道“对对,毕竟煮了那么久了不喝多可惜。”

  “不好意思!”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弱的男人拿着黑色的小西装,穿着白衬衫从他们身旁挤过,看起来应该是急着要去上班。

  “没关系......”何凉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接着走进了咖啡店。

  ----------------------------------------------------------------------------------------------------------------------------

  戴眼镜的男人走了没多久,便对着耳朵上挂着的小型通话器说道:“不好意思,没法跟踪了。我以为他们要走,谁知道又回去了。”男人将手抵住耳朵“我是不是被发现了?”

  男人听着通话器那头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一边大步地走一边回道:“不过我有好消息。对,是十年前的那件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