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零碎的线索

拾疑 随良 2011 2019.08.17 13:18

  赵夕落听到何凉的话,明显一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何凉见眼前的人终于安分下来,便说道:“五年前那个夜晚,四人一起去料理店进餐。由于张星图一直和赵玲月有暧昧关系,作为赵玲月男朋友的李文阳便一直同赵玲月打电话,期间一直很大声地喊,为的就是让张星图没面子。随后赵玲月用准备好的小号给李文阳打电话让他到料理店门口的小树林里等她。至于赵玲月的说辞,应该是用‘手机没电了,用美容院里的号码打的’来推脱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手机号。而那个号码也是查询不到任何信息的。”

  “至于我们为什么知道李文阳出去的地方就在料理店不远处,这一点从店里的摄像头可以看出。”夏泽轩说接着何凉的话说着,赵夕落又把目光转向夏泽轩。

  “摄像头显示李文阳没有穿着外套便匆忙走了出去,可当时的时间已经是深冬了,若是很远的地方,也不会急得放弃穿上外套。”

  他继续说道:“但是赵玲月所在的美容院一直有显示她没有离开美容院,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时简修瑾走到何凉身边说道:“我们去美容院,因为那里仅向我们女生开放,我就和我的朋友就去问了老板一些事情。据那里的老板说,当年也有警官来询问过赵玲月的情况。毕竟作为老板不能一直在门前守着自己的顾客的动向,所以她也不清楚赵玲月有没有出过屋子。当时摄像头里也拍到赵玲月的下半身,看上去是没有行动过的。不过有一点,赵玲月当天穿了一件长款大衣。”

  “这些零碎的线索其实指向很明确。我们也看过美容院的摄像头记录,但是摄像头记录的赵玲月已经是被她做了手脚的了。赵玲月提前准备好硅胶制作的脚模,刷上自己一样的指甲油装进包里。由于穿着长款衣服提着包也不会很显眼,而且女士上街提包也是很正常的现象。美容院为了保护顾客隐私,摄像头只能拍到下半身。因此赵玲月只需要把脚缩到被子里,再把脚模一点点伸出来,做出‘翻身’的动作,随后趁着员工不注意偷偷溜出去。这一切都在经常光顾这家美容院的赵玲月的掌控之中。”

  何凉在原地踱步,继续推理道:“随后便有一个男人骑着摩托车来接她前往樱花料理店,那个人就是给她提供硅胶脚模的,当年的硅胶厂老板,赵夕落。”

  赵夕落听到这里,一脸鄙夷地看着何凉,他说道:“你说我姐伪造证据?还说是我给她提供的?若真是这个情况,换成谁都行吧,就因为我在硅胶厂干过我就是帮凶?”

  赵夕落的三个提问,何凉并没有多在意,他知道眼前的人不到最后是不会死心的。

  “赵夕落载着赵玲月前往樱花料理店后......”何凉刚要继续说下去,赵夕落打了个岔“喂,能不能不要喊我的名字,你是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

  夏泽轩这时用更大的声音盖过赵夕落的话,并一字一句强调赵夕落的名字说道:“赵、夕、落,当时把赵玲月带到李文阳面前。”

  赵夕落又要说些什么,夏泽轩一把捂住他的嘴说道:“赵、夕、落,带着他早已在摩托车里准备好的锤子丢给了张星图,趁李文阳和赵玲月聊天时,张星图一锤把李文阳砸晕。”

  夏泽轩把手从赵夕落的嘴巴上移开,看他也安分了许多,“张星图立刻返回了樱花料理店,赵玲月和赵、夕、落一同前往了珠语地铁站。只不过那时候地铁站还未开发完全,基本上不会有人经过。到了地铁站后,为了误导勘察人员,赵玲月和赵夕落把李文阳的‘尸体’扔了下去,给人造成失足坠落的假象。”

  “扔下去?李文阳那么大的体型,你说扔就扔?”赵夕落耐不住性子,又开启了提问模式。

  “其实只要利用摩托车就可以。”何凉拿出那张地铁站的摩托车的照片。

  “这是......你从哪弄的?”赵夕落看见了不可能拍出的,摩托车停在地铁口的照片,几乎要叫出来。但是他不知道这是何凉用相机拍出来的五年前的照片。

  “很惊讶吧,你肯定在想,为什么会有人拍下来,是事情早就暴露了吗?”何凉讥讽道。

  赵夕落吞了一口口水,听何凉继续推理。

  “摩托车只需要横放在地铁口,把尸体卡在摩托车的前端,再从摩托车后部向前倾斜,尸体就会掉下地铁口。而且这样的处理下,尸体不会在前半段的台阶留下血痕,而是从后半段才有血痕。这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喝醉的人失足摔了下去,或者是一个力气巨大的人把死者扔了下去。”

  何凉补充道:“只是后来赵夕落和赵玲月又下了台阶确认死者没了呼吸,还把锤子扔进了旁边的水桶里。”

  何凉停顿了一会儿,低着头:“其实......”,接着他又抬起头道:“一开始我还真不理解,凶手的做法。如果要造成失足坠落的死因,何必要把锤子扔进水桶里多此一举。后来我通过卷宗里的案件调查过程才知道这一点有多么微妙。”

  何凉盯着赵夕落,他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了。

  “微妙之处在于:通过这两手做法,可以让警方误以为凶手要做出失足坠落的假象。这听起来可能有点绕。”何凉看着简修瑾和范兰茵,她们确实有些不太理解,于是何凉又重新组织了语言道:“这么做就是为了设置更多的障碍,让勘察人员有更多的演算过程。当时警方也是根据这一点做出了好几种推论,而且每一种都有一定的道理,这样会给破案增加难度。”

  “只可惜,我通过摩托车的照片,还有你的信息,让我很快就看透了这一作案手法。”何凉见赵夕落没有说话,就顺着他的目光站在他所看的方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