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红色染红的事件

拾疑 随良 2008 2019.08.04 14:01

  晚上20:41 何凉公寓中

  一到家里,何凉和夏泽轩便迫不及待地坐在客厅的桌子前研究起来。

  “我去倒点水。”简修瑾走到厨房,因为之前也来过何凉的公寓,所以很清楚屋内的陈设。

  何凉拿出那些张照片,把它们一一陈列在桌子上,照片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刺眼。何凉二人看着照片的内容,不禁心头一紧。

  那个相机果真拍出了一桩鲜红的案件,隔着照片都能嗅到那股令人反感的味道。

  照片把房屋的构造都显示地很完整,立体感也很强。这里不再对某一张照片进行分析,而是把最后的结果说出来。

  房屋一共三层,进门右侧是一个鞋柜,向前直走便是通往二层的楼梯。楼梯左侧有两间屋子,第一间是卫生间,最里面是一个仓库。楼梯右侧,即房屋东侧,是由一个厨房和客厅组成,厨房有一个长而宽的落地窗,紧挨着还有两个阶梯式的窗户,随着延伸的方向越来越短而窄。从室内的窗户可以看向外面,从外面却看不到内部。这样既让房屋显得更宽敞,又保护了住户的隐私。

  上了楼梯后转向南侧,又被分割为两个部分。偏向一楼厕所的方向,即房屋西侧是两间卧室,一个有双人床的明显是女孩父母的卧室,另一间则是女孩自己的。二楼东侧还有一件书房和一个大阳台。

  至于第三层,是类似天台的一层,南侧有一个圆形的窗户,架在中心的望远镜刚刚好可以透过窗户观望星空。望远镜上方还有一个天窗,可以直达屋顶,不过在照片里看来好像并未开启。

  何凉把这些照片在印象里进行对比,这些应该就是房屋的整体情况,准确地说是十年前的情况。

  当他们把目光都集中在那张卧室的照片上,直到现在何凉都无法忘记那个恐怖的场景。

  那个双马尾的女孩在二楼的第一间屋子,也就是她的卧室里被杀害。何凉不明白为什么从屋子外面拍的她是很健康活泼的样子,到了屋内就变成了他不想看见的模样。

  女孩躺在床上,身上放着一捧鲜花,从花的中央有一个突兀的物体竖立在女孩的身上,那便是一把锋利的刀。从照片上来看,屋内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床单褶皱得很厉害,再加上被褪到脚边的裙子和内裤,让人第一眼看上去便能了解凶手的动机和作案过程。

  “应该是情杀了。”何凉只能作出这样的判断,也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嗯。”夏泽轩回应地很干脆“拿着这么大一捧花,被拒绝之后恼羞成怒,想实施侵犯的时候,遭到死者的反抗,用随身带的刀刺死。”

  “或许是从房间里拿的刀?不然随身带刀的话,看来像是预谋作案。”

  “从这上面看的话,只能看到刀柄和一小段刀身,我也说不好是怎样的刀,深浅程度又是怎样。”夏泽轩拿着照片分析道。

  何凉注意到照片上的血迹,即照片上呈黑色的液状分部的部分。“你有没有注意到,从床上到门之间有明显的血迹,或许在门口就发生了争执。”

  “能从照片上获取的线索太少了,我也看不到她身上具体的情况......”两人同时陷入了沉思。

  “你可以找到当年案件的卷宗吗?”夏泽轩问道:“你父亲当时有没有接过这个案子?”

  “如果他接过的话,我大概也会知道,而且我也曾把他电脑里的案子浏览过,都是一些已经结案的案子。更何况他现在也不在这,我也没法联系他。”

  “听说你父亲出国了?”夏泽轩问道。

  “嗯,没说具体的目的地,只听说他要去美国。昨天不知为何又从意大利给我寄了东西过来。”何凉想起夏泽轩也有类似的关系,便问道:“你舅舅现在不是还在公安局工作吗?”

  “你不说我都给忘了。”夏泽轩拍了一下脑袋,“平时他总是和我讨论给我找女朋友的事,我都差点把他当成媒婆了。”

  “他要给你找个歌手?”夏泽轩很喜欢听音乐,因此何凉这么打趣道。

  “为什么要找歌手?”

  “或者,音像店的收银员小妹妹?”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找个姐姐。”

  “你喜欢年纪大的?”

  “不,你不懂,那身材和经验......”

  “喂喂喂!”这时,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你们俩说的和案子有关吗?”

  何凉和夏泽轩同时看向简修瑾,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夏泽轩看到逐步接近的简修瑾,想了一下便说道:“我们确实是在说案子,我们在推测凶手的身材和作案经验。”夏泽轩岔开话题道:“你们饿了没?我晚上还没吃饭,不如先吃点饭吧?”

  何凉向夏泽轩竖了一个大拇指,简修瑾也只好耸耸肩“那就先去吃饭好了。”

  出了公寓,外面的空气异常沉重。由于是夏日,又闷又燥的味道刺在神经里,让人心神不定。

  其实这种状态下是很难集中注意力去查案的,对于十年前办案的警员来说,他们所处的境地可能比现在还要复杂得多。从社会的舆论和勘察技术的短缺来说,就足以将他们限制在一定空间中,因此还未调查出凶手便宣布结案更是令人惋惜。

  “晚上吃点什么呢?”何凉问。

  “嗯......其实我挺想吃烤......”简修瑾话里的“烤肉”还未说完,便被夏泽轩一语打断。“吃拉面吧,拉面怎么样,就是旁边那家,我们常去的。”

  简修瑾毕竟是女孩子,多少在吃的方面还是会保持矜持的态度。

  “这样不太好吧。”何凉悄悄地和夏泽轩使了眼色。

  “节约一点,体谅一下穷苦人民。一个人,打两份工,还要解决三餐,四点就起,五......”夏泽轩还要继续往下说,何凉便做出禁止的手势“够了,打住。”

  “我没关系的,而且也是经常去的那家吧?”简修瑾手背过身去开心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