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暗幕酒吧

拾疑 随良 2333 2019.08.16 21:08

  19:42 暗幕酒吧

  “我去......”夏泽轩弯着腰喘着粗气:“今天真的又是风又是雨的,跑得我都快要成雨人了。”

  “你这天天锻炼的不行啊。”何凉讽刺地拍了拍夏泽轩的后背。

  进了暗幕酒吧,酒吧整体不会很吵,范兰茵也表示可以接受。

  “你知道你修瑾姐为什么不嫌弃这里吗?”夏泽轩带着调侃意味问范兰茵。

  “你说说看。”

  “因为你修瑾姐唱功了得,出入各种酒吧KTV......”夏泽轩刚想继续往下说,简修瑾上去捏了夏泽轩的后腰一把“老胳膊老腰的,嘴还那么碎。”

  何凉也上去捏了夏泽轩的腰,说道:“老胳膊老腰。”接着他龇了一下牙,向里面走去。

  四人坐在靠近吧台的桌子旁,酒香味和淡淡的烟草味充斥着整个空间。

  酒吧驻场坐在演唱台上调制着麦克风和吉他,几个独自前来享受酒水的人盯着台子,喝上一口酒,似乎要把一天的疲倦都要顺喉而下。

  一个男服务生上前递了酒水单,另一个女服务生递上四杯特调的新品鸡尾酒。

  “你成年了没?”夏泽轩戏谑地摸了一下范兰茵的头。范兰茵把夏泽轩的手拿开,看着男服务生说道:“Beluga Vodka”(白鲸伏特加)

  “可以啊小妹妹。”夏泽轩侧着头问何凉道:“布鲁啥?”何凉在夏泽轩的耳朵边说了一声:“你天天带妹子出来你能不知道?”

  “我每次都喝波子汽水的。”

  夏泽轩一说完,何凉嗤笑一声“你还真是实诚。范兰茵刚刚说的是伏特加的一种。”

  “噢,你说伏特加我就知道了,琴酒的手下嘛。”

  “来杯波子汽水给这位先生!”何凉喊得很大声,两个服务员笑着点了点头。

  “这里还有波子汽水?”夏泽轩好像很少出入这种场合,像个孩子一样四处张望着。“哎!”夏泽轩突然看到一个刚见过的面孔。“那不是硅胶厂的大叔吗?”

  三人一同向那边望去,只见那位大叔,也就是唐黎明,穿着不同于下午的着装:花色衬衫,花纹短裤,脚上一双运动鞋,这些搭配看起来有些不太协调。

  唐黎明眯着眼睛向左侧的人递了一根烟,那人戴着帽子被挡得严严实实。帽子男轻轻咂了一口,把烟含在嘴里,唐黎明手中的火光也悄悄凑了上去。

  帽子男低头跟唐黎明说了些什么,唐黎明环抱着胳膊,时不时地探着身子向两边看去。最终两人走到了吧台,向酒保挥了挥手。酒保没有多过问,看到是熟人,先是递给唐黎明一杯柠檬水,之后便自信地调起酒来。

  帽子男把帽檐往上抬了抬,叹了口气。唐黎明也焦虑地看着旁边的帽子男。

  何凉静静地看着他们俩的行动,他大致也清楚帽子男的身份了。可夏泽轩是耐不住性子的,他心中的火光随着烟灰的抖落愈燃愈烈。他站起身来向那边走去,可这时何凉一把拉住了夏泽轩的胳膊。

  “你看那边。”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帽子男把烟用尽地吸到蜷缩,再捏进玻璃杯里。他喝了一口酒,向厕所的方向走去。唐黎明没有跟着他,只是在座位上等候。帽子男走到厕所里,又点起一根烟,闭上眼睛准备方便。

  他听到了脚步声,于是不屑地向旁边看了一眼,一个个子不高,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进来。

  那个身着制服的人一言不发,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过来。由于穿着制服戴着帽子,也看不清面容。

  正当那个穿着制服的人逼近帽子男时,夏泽轩喊住了她。

  “大妈。”夏泽轩喊道:“你走错了吧。”

  穿着制服的人听到这一声,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帽子男皱着眉毛,听站在门口的夏泽轩的话,眼前这个穿着制服的人好像是个女人。他便鄙夷地瞧了一眼说道:“大妈?你都没看见这有人吗?待会再进来。”

  那个穿着制服的人同样戴着帽子,她此时感觉到气氛不对,便立刻解释道:“啊不好意思小伙子,我没注意里面有人。”

  说着,她便要夺门而出,可是却被夏泽轩一臂拦下。

  “周光梅女士,你没有话想对眼前的人说说看吗?”夏泽轩一手搭在厕所门前问道。

  虽然夏泽轩的动作看起来很帅,不过这时也正好有一个喝醉的小哥走了进来,他推了夏泽轩的胳膊一下,嘟囔着:“耍什么帅。”夏泽轩也因为这一推差点摔倒。

  “周光梅?”帽子男把烟扔进便池里,面对着眼前的女人说道:“妈?”

  “妈?”简修瑾和范兰茵听到这一声,也好奇地复述了一遍。何凉把两个女生推走说道:“这是男厕,别往里面瞎看。”

  “又不是没看过。”范兰茵嘀咕道,她看何凉一脸诧异的样子,便羞红了脸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看过里面的设施,你想哪去了!”

  夏泽轩站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道:“五年前,在珠语地铁站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你们两个应该都再清楚不过了吧。”

  帽子男与大妈面对面站着,大妈眼神一直躲闪,帽子男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赵玲月的亲弟弟赵夕落,而这位......”夏泽轩看着大妈的后背说道:“你应该就是石怡商场的清洁工,同为赵玲月和赵夕落的亲生母亲的周光梅女士吧。不过现在应该改名为周清了。”

  “妈?你说话啊。”赵夕落看着眼前的周清,她仅是站在原地一句不发。

  “五年前,也就是2007年12月8号,李文阳、张星图和李文阳的两位同事一同前往樱花料理店就餐。途中李文阳接了个电话走了出去,后来被人发现死在珠语地铁站内的车厢处。而第一发现者,便是负责石怡商场清洁工作的周光梅女士。”何凉帮助他们回想着五年前的案件。

  “随后,赵玲月在次日早晨被发现在家中割腕身亡,第一发现者为赵玲月的朋友张星图。”何凉一直在观察赵夕落的神情,他继续说道:“而就在昨天晚上,张星图被人用锤子击碎头颅导致当场死亡。”

  “你说这些是做什么?”赵夕落问道。

  “我们从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何凉轻声说道。

  “有趣的事情?有趣你说的怎么不让我笑呢?”赵夕落的腔调令人生厌,他说着便要往外面走去。

  夏泽轩一胳膊把赵夕落拦下。这时那个喝醉的小哥从坑位走了出来,一把推开夏泽轩的胳膊。

  “喂!我不要面子的吗?”夏泽轩气愤地向那小哥喊道:“洗手了没?”

  “闹够了吧。”赵夕落也走出门外,这时何凉挡在他面前。

  “当年那个案子不是早结了吗?长尾厉鬼啊,你们不知道?”赵夕落拖着长音问道。

  何凉深吸了一口气,“你若是还没想过怎样去悔过,我会用调好一杯酒的时间让你感受什么叫醍醐灌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