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一纸协议

拾疑 随良 2004 2019.08.30 16:28

  “说曹操曹操到啊。”夏泽轩大步走到那辆汽车面前,刚想帮忙拉开车门,那前后三个车门便一同打开。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高个男人走了下来,那男人把头向下一低,眼睛瞟向陈数典“怎么带了那么多人在这里?开派对呢?”那个男人嘴角一撇,很不屑地问道。

  “我们都说的很清楚了。”陈数典似乎对这个来者不善的人异常厌恶,他把钥匙收到裤子口袋里,脚穿拖鞋就走了过来。

  “政府那边不下命令,你们一天也别想强拆这里。”陈数典粗声回道。

  “还挺硬气。”那男人打了个响指,另一个从车上下来的戴着眼镜,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把一份协议交到陈数典的手中。

  “先生,这边是我们集团几次讨论后的协议价格,比之前要高了五倍,只要你们能妥协,我相信事情都会很简单。”那穿着衬衫的男人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是说话的内容依旧不令人讨喜。

  “我说了,我们不会搬走的。”陈数典把协议塞回衬衫男的手中,摆摆手示意他们回去。

  “我们这是要把心意带给你们。”墨镜男把那纸协议拿过来,“你看看,这么多钱,卖了这样破的房子,多值啊。”

  话语间,有几家人都偷偷开了门,或者透过窗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衬衫男说着就要到一户人家那里敲门,却被陈数典一手拦下,说道:“他们都没有卖的意思,你们今天就先回吧。”

  “喂,我说老头儿,你可别不识趣。这又不是你做的主,万一他们看到这个价格改变心意了呢?”墨镜男咄咄逼人的气势也让何凉他们听了不舒服。

  “如果你们真的有心,也别总是难为别人。”何凉对着墨镜男说。

  “我们是很有诚意的啊,这个价格看不出来吗?”墨镜男嘲笑似的口吻说着,他的语气好像有些“你们应该没见过那么大的数目的金额”的意思。

  “说得好像谁缺你这点钱一样。”范兰茵轻蔑地说了一声。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私家车后面,下来的人是许谷音和王佳娴。

  “警察来了,你们有话跟他们说呗。”夏泽轩看到了救兵,便也不客气地和墨镜男说道。

  “警察?哈哈,局长来了我们都不怕。”墨镜男觉得眼前男人的话只是为了出口气,也没有当真。

  许谷音和王佳娴走过来时听到了墨镜男的出言不逊,便掏出警员证来“警察,请问有什么事?”

  “警察,真的是警察!”躲在屋子里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看到这副架势,他们才觉得不简单,有的人甚至都走出来观望。

  小孩子们藏在大人的身后,时不时地探着脑袋看那两个警官。

  “切,这点小事你们还值得报警……”墨镜男的威风立刻减弱,向衬衫男招了招手便回到车里。

  “这个!”墨镜男说着,把协议扔到地上,“记得要好好想一想。”

  “哎!”许谷音不明白事情的经过,还以为是墨镜男欺负了夏泽轩他们,便上前要质问。

  “没事没事,让他们走。”夏泽轩拉住许谷音说道。

  那辆黑色的私家车排着黑色的尾气,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唉。”陈数典长叹一口气,看了看那些站在门口的居民,便把双手一抬“哎别凑热闹了,该准备午饭回去准备吧。”

  接着,那些居民还有着意犹未尽的意思,脚尖又想往外垫,又不得不往屋里走。

  “发生了什么?”许谷音上前着急地问道。

  “哎那些人是滑氏集团的,来和我们争房子的。”陈数典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上之后吸了一口。

  “他们用了武力?”

  “这倒没有。”

  “那还好,看这样子我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

  王佳娴走到简修瑾身边,伸手搂住她“真的没事吧?”

  “没事的佳娴姐,他们就说了几句话而已。”简修瑾笑着回道。

  “哎看来之前的那件事,你们都解释清楚了吧?”陈数典看向何凉和许谷音。

  “陈叔,你不说这个,我还真以为当时是奇怪的人闯进我的屋子里。”何凉抱怨道:“如果是谷音哥,你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

  “那时候风声紧,要是告诉你会很麻烦的。”许谷音拍拍何凉的肩膀说道。

  “哎有话到屋里再慢慢说吧。”陈数典用钥匙把门打开,示意他们往里走。

  几个女生先走了进去,陈数典带着他们到里面看一圈。

  倒是何凉、夏泽轩和许谷音都很默契地站在门口说起了彼此想知道的事情。

  先是许谷音发话了:“夏泽轩,你给我传的那些照片……”

  “啊对,那些照片你查了吗?”夏泽轩问。

  “根本不用查。”许谷音带着严肃的神情看着两人“那些人我基本上都知道。”

  “那意思就是……”

  “没错,那些人都死了。”许谷音说完,何凉和夏泽轩相视一眼,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而且何凉,你知道我那天为什么要在你屋子里待着吗?”许谷音问。

  “你好像跟我说是因为案子。”何凉回道。

  “对,那个案子就是夏泽轩发的照片里的其中一件。”

  “是哪件案子?”

  “那个小男孩的案子。”许谷音咬着牙,心有不甘地说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

  许谷音把大门轻启,向外看了一眼,有一个小孩屁颠屁颠地跑到空地上蹲下来捡起什么,又边跑边喊地回了家里。

  许谷音看完这一幕,先是笑了笑小孩的天真,再次确认没有其他人听到,才同他们说:“两个月前,也就是5月9号中午,有一户人家报警说邻居家的孩子被人吊死在房梁上。而事发地点就在旁边不远的住户家里。”

  许谷音顿了顿,继续说:“我们警方赶到时,男孩脖子上的绳子已经被邻居解下来,初步调查的死亡时间已过了16小时。”

  “他的父母呢?”何凉提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