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杨宁静提供的信息

拾疑 随良 2806 2019.08.07 10:52

  “笃笃笃”敲门声

  张岳端着咖啡走进了包间内。他的眼镜因为咖啡的热气被熏上一层白雾。

  “看来这里是云里雾里啊。”张岳开玩笑地说道。

  简修瑾见张岳走进来,上前接过托盘“好香的咖啡。”

  “那是必须的,这种咖啡磨得越久越香,我还在里面加了新的香料,看你能不能尝出来?”

  “谢谢张叔,情况我们了解的也差不多了。”何凉回应道,接着他把自己的疑问直接说了出来。

  “只是......张叔,当时你们四位,为什么会退出这个案件的调查?”何凉补充道:“我不会怀疑你们的办案能力,只是这种情况下做出这种选择,我觉得有点不妥。”

  张岳听了,把眼镜摘下来,用纸巾轻轻擦拭着,说:“这不是我们决定的。”

  “什么?”

  “这是......”张岳伸出一根手指向上指“这是他们的决定。”

  “你是说?”

  “这个案子当时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不止是受害者的家属,媒体、校方,包括局里,都在盯着我们的行动。”

  张岳把眼镜戴上,说:“当我们打算第二次调查时,局里派来了一支‘511特查队’,代替了我们的工作。也就是说,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何凉刚想说些什么,张岳打断了他要说话的念头:“在那种情况下,各方面只要求赶紧结案。无谓地调查和动用资源,他们只会催的更紧。”

  “而且社会舆论已经快要逼向‘公安厅没有办案能力’这么一说。所以在李明强失去后盾之后,他们也抓住了机会,用李明强作了个交代。”

  张岳把话说完,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便把胳膊拿开,拍了拍手“好了小伙子小姑娘,你们的侦探环节应该要结束了。这个案子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张岳指了指托盘上的咖啡“赶紧把它们喝完。”

  简修瑾乖乖地端起一杯咖啡递到夏泽轩面前,夏泽轩耸了耸肩,接着端起来喝上一口“好烫”

  何凉接过简修瑾递来的咖啡,一边记录下最后一条。

  他的本子上记的密密麻麻的信息,平时他在看悬疑电影和小说时都会不由自主地将矛盾点和信息记录下来,这样会让自己的思路更清晰。

  本子上有几点他还未想通,大致就是下面的部分,注解则是何凉自己思考的过程,并未写在本子上。

  ①凶手的实际企图(并未实施强女干,也未拿走任何物件。)

  ②凶手和死者之间的关系(凶手为朋友或有侦查能力的侦查人员。)

  ③掩饰左撇子的意图(这样反而会增加办案时的注意力)

  ④厨房里的烟灰以及烟头的处理方式(马桶及附近垃圾桶均未找到烟头。)

  ⑤地上的血迹(血迹的分部状态,血滴为何不是从中间向四周四散性分部而是呈放射性点状分部。)

  ⑥打斗痕迹(拍出的照片上并未有打斗痕迹。)

  ⑦玄关处花瓶(有意打碎还是无意为之?凶手还是死者造成?)

  ⑧鬼影

  写到这里,何凉在“鬼影上”划了几条横线,“或许真是谣传呢。”他想着。

  --------------------------------------------------------------------

  下午16:32 公司内

  “滴滴滴”

  何凉接起手机“喂?”

  那边的声音很微弱,听上去也很沙哑“请问你是何凉先生吗?”

  “我是。”

  “我听叶警官说,你们接手了......十年前的那个案子?”

  “叶警官?”何凉想起了夏泽轩的叔叔,向四处看了一圈,走到了楼梯口。

  “叶楠林警官?”

  “对,他今天突然给我们打了个电话,因为是座机,我还吓了一跳。说起来他好像也很辛苦的,为这个事操心了有......”

  电话那头有个细弱的女声提示到“十年。”

  “对对,十年了。”那边的女人说道。

  “所以您是?”

  “我叫陈香,我的的女儿是......若馨的好朋友杨宁静。”

  这么快的自报家门,她好像对何凉十分的信任。

  “那么您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我家女儿,当时那件事闹得休学了一年。现在她渐渐恢复了状态,今年也顺利考上了研究生。”

  “那么现在......您的女儿可以好好地面对这个事了?”

  “是的,她也是听到我和叶警官的对话,才想要把自己当年的心底的小秘密说出来。叶警官告诉我女儿可以联系你,说你是个......会把命案现场复活的神探。”

  何凉差点没有忍住笑出来,想想倒也是夏泽轩他们一家子的说话风格,便严肃地问道:“您女儿说的小秘密方便说吗?”

  “她一定要当面和你说。”

  后面何凉向陈香女士要了详细住址,距公司也有好一段路程。他们约定晚上20:00见面,简修瑾和夏泽轩也一同跟随。

  ----------------------------------------------------------

  晚上19:53

  三人到达了约定地点,道远县附近的五南县。

  房子坐落在五南县最中心的地段,算不上大气却没有年代的沧桑感,应该是新修的房屋。进了屋子便是恭候多时的陈香母女俩。

  “这两位是?你的助手?”

  “啊,对,差不多,他们可以信得过。”何凉尴尬地介绍道。

  “哟,开始装起来了”夏泽轩一个一个字说道:“大.....侦......探。”

  “我丈夫还在加班,你们就当自己家就好了。”陈女士看起来没有电话里听得那么沧桑的样子,气色很饱满,脸上还挂着红晕,想必是女儿考研成功给她带来了很多喜悦。

  再看向女儿杨宁静。长头发,个子高挑,看不出当年的瘦小模样(档案里有死者闺蜜的照片和做的笔录)。

  她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也是很有气质的样子。

  “到里面坐。”

  五个人来到客厅的沙发前,母女俩坐在一起,三人并排坐在一起。

  “何凉哥”,杨宁静开口道:“你真的能帮小馨抓到凶手吗?”

  “嗯......”何凉轻声应道。

  “嗯啥嗯,咱神探应该有神探的气魄。”夏泽轩拍拍胸脯道:“这个时候就应该说......”

  何凉和简修瑾的怒视让夏泽轩又突然泄了气一般,“应该能吧。”他摊在沙发上。

  “宁静,你先说说看,你都知道些什么,我们会尽力帮你这个忙的。”简修瑾握着杨宁静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

  杨宁静长吁一口气道:“其实我知道,李明强并没有那么做。”

  “我去......”夏泽轩对这个信息反应很强烈“你说的这个我们也知道。”

  “夏泽轩!”简修瑾喊了夏泽轩一声,并作出“嘘”的手势。

  何凉则是更想继续听杨宁静说完“你继续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李明强当时真的有去过游戏厅,我还在路上碰到了他,他跟几个朋友一起走进了游戏厅。”

  “那么当时你为什么没有出庭作供呢?”

  “因为我当时很害怕,而且小馨出了这个事,我当时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侧着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后来我知道翻供之后,我妈妈也不让我去跟警察说,她说这是为了保护我。”

  “可以理解。”何凉点了点头“当时舆论的风波太大了,恐怕你会被以为是共犯。”

  陈香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对于自己来说,女儿之于自己是最重要的,当时的事情对女儿的打击那么大,这样的做法也不是不妥,只是可怜了那个男孩。

  “还有就是,小馨和我说过很多关于她家里的事。”

  “家里的事?”

  “她说自己的爸妈经常闹别扭,吵架,她爸爸还说她妈妈是......”杨宁静想了合适的词汇,从嘴里慢慢吐出来“出来卖的。”

  “从悬疑推理步入家庭伦理剧。”夏泽轩笑道。

  何凉二人同时看向夏泽轩,夏泽轩低下了头“你们继续。”

  “那张......小馨在那几天有没有出现不正常的情况,或者她有没有仇人之类的?”何凉问道。

  “这倒没有。”杨宁静微微张起嘴巴,回答得很干脆。

  “还有就是,小馨他们之前并不在那个别墅里住。”杨宁静说。

  “之前他们也住在县里吧?”何凉问道。

  “对,就在道远县,那个时候好像家里有什么事情才搬到别墅。”杨宁静把身子向前倾,“我能想到的就这些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们什么忙。”

  “这些就已经足够了。”何凉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听完她的话,他好像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陈香做了一桌好菜,在饭桌上他们还听了好多关于杨宁静和张若馨的小趣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