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重生

拾疑 随良 2002 2019.08.03 08:09

  前往悠远村的路上,看着眼前的高楼渐渐变成小平房,再由平房慢慢化成山野农林。

  微微落下车窗,可以感受到大自然回馈的礼物——其中包含着薰衣草、兰花、茉莉花等花的香气。

  那些香气随着风儿,像是带着不同香味的女生的头发轻轻掠过脸颊,你若是用手去触它,刚好能感受到那风从指间滑过。

  从远处的田野里可以看到还未长成却已泛着好看的绿色的蔬菜,它们整齐地排在地里,又以不倒翁一样慵懒的样子左摇右晃。

  若是走在这一片悠闲的道路上,迎着风赤着脚向前面奔跑,或许一轮一轮的景色从肩上跳过,却也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何凉深爱这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一些平时做不了的事,就是高喊一声也不会有人白眼看你。

  由于自己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何凉一直都以自己的观念出发,从不会乖乖地听从指挥。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性子,他得到了最喜爱的工作“摄影”。通过走出去,可以拍下许多珍贵的瞬间。

  那瞬间刚好是乐谱中最恰当的和弦,又像是文章中斟酌许久的辞藻,那种直击心扉的一瞬间,会令人感同身受,深思许久。

  在路上何凉问简修瑾为什么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她说在十年前就听过这件事。

  出了事之后,家里人还好几天不让她独自出去,头发也剪短了。“如果当初没有剪的话,可能现在头发会更长吧。”她低下头摸着自己的头发,不知是心疼还是陷入了回忆。

  “为什么我就没听说过?”何凉握着方向盘,扭头看着简修瑾。

  “可能你是城里人吧......”简修瑾打趣道:“这种乡下的事你怎么可能知道。”

  何凉噗嗤地笑出来,回道:“什么城里人乡下人,我也经常去乡下取景的。”

  她眼球转悠着说道:“我们都是过日子的,你是来体恤民情的,不一样。”

  何凉想起十年前,估摸着还是初升高的时候,确实对这案件没什么印象。

  那时他还不被父亲允许去犯罪现场“探案”,只能窝在房间里琢磨各种悬疑推理的书籍,那本已经翻烂了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依然放在何凉最钟情的位置。

  到了昨天停车的地方,他们下了车向别墅的方向走去。何凉通过回忆,将昨天走过的路线复现在自己的脚下。

  “你说的是那股烟吗?”快走到别墅时,简修瑾指向远处问道。何凉也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烟味,同昨天植物的芳香气味不同,很明显地从中分辨出差别。

  何凉开始警觉起来,直到看见有火光窜出,他更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那火光像一群脱了缰的野马似地冲向四周,甚至直逼周围的树林。

  何凉同简修瑾跑向火光的源头,却见那幢别墅在滚滚烟尘中愈烧愈烈。

  老旧的别墅面对如此强烈的大火显得不堪重负,内屋的结构随着木材的萎缩和房梁的断裂逐渐溃败。

  何凉的眼中不止是一团烈火,他看见玻璃碎裂时四溅的粉末,那雨花似的粉末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那是什么?”

  然后何凉几乎和简修瑾同一时间掏出了手机,在这偏僻的地方,信号一直都处于极其微弱的状态。

  简修瑾向何凉喊道:“能打电话出去吗?”

  “不行,没有信号。”

  “你们两个!”突然有一个坚定而有力的声音喊住他们“你们在做什么!”

  寻着声音看去,是给何凉做笔录的警官。

  “是你们放的火?”他愤怒地吼道,向他们跑过来。见到何凉,他显得更加强硬“你不是昨天那个?”他说:“你来毁灭证据了?”

  “大哥,能不能先找人来灭火?”简修瑾看到这一幕,急得喊起来,那警官才想起用传呼机喊人。

  索性大火在即将燃到丛林时被熄灭了,可是房子却被烧的只剩下残骸。

  而何凉又一次被带到了派出所。

  那昏暗的灯光照在何凉的脸上,看着面前的那个警官,戴着帽子,好像刻意遮住容貌似的往下沉。

  “你放的(火)?”

  “不是。”

  “现场勘探完发现是疑似木料的东西燃烧引起的,不排除是人为。”他开始检查从何凉身上搜寻出来的物件,没有打火机之类的东西。“看来不吸烟是有好处的。”何凉暗自想道。

  “相机里拍了什么?”一旁的备警问道。

  何凉耸了耸肩,示意随意检查。只有一张简修瑾的照片。

  “昨天就警告过你,你这次来有什么意图。”

  “我好像把工作证落在这边了,回来看看。”

  警官指了指桌上的证件,何凉努了努嘴回道:“这不就找到了?就在那条路上。”

  警官冷哼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没有证据和动机,是不能贸然怀疑的。

  又一次做了一道道繁琐的程序,何凉如释重负地走出派出所,而简修瑾看着很紧张的样子。

  “在里面那么久,他们没有怎么你吧?”她急切地问道。

  “这倒是没有......”

  她走到何凉身边,在他四周转来转去,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

  “没有严刑拷打吗?”

  “这是法治社会,而且我也不像犯人好吧。”

  “那你被喷辣椒水了吗?”

  为了防止简修瑾提出更多奇怪的问题,何凉看着简修瑾问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哪里奇怪?”

  “为什么挑了这个时间,若是怕人找出证据,应该十年前一把火烧了。”

  何凉拉着简修瑾回到了现场,那里已经被拉起警戒线封锁起来,几个检验科的警员还在来来回回地收集物件。

  不过他们只是对着火的起因进行勘察,并没有涉及到十年前的案件。

  “也许是那个凶手不想让你拍照。”简修瑾说道:“这房子里应该是有秘密的。”

  何凉也受到了启发似的,琢磨起来“那个人还在村子里......”他认真地说道:“那个十年前的凶手还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