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不同的梦

拾疑 随良 2005 2019.08.28 20:57

  21:58 诗意公寓

  “变态。”范兰茵赤脚蹲在沙发上,一见到开门进来的夏泽轩便毫不犹豫地说道。

  “哇,何凉哥,他好过分啊。”夏泽轩站在何凉身后侧向何凉说道:“她竟然说你变态。”

  “说的就是你!”范兰茵指向夏泽轩。

  夏泽轩四处躲闪,口里念道:“指不到我,指不到我。”就像是范兰茵拿着枪,夏泽轩想要靠身法躲过子弹一样。简修瑾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笑起来。

  “如果不是修瑾姐姐在这,我肯定不会允许你自己进来的。”范兰茵说。

  “嗯?你们先聊,我去趟洗手间。”简修瑾脱下鞋子,换上拖鞋,小步跑到卫生间。

  “喂喂喂。”夏泽轩走到沙发前,低头看着范兰茵“好说歹说,我也是提议把你带回来的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范兰茵从沙发上跳起来,高度快要赶上夏泽轩,她说:“我住在的是何凉哥的家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泽轩听了又气又好笑,用手比了比自己和范兰茵的身高,选择无声的抗议。

  “你才是矮子!”范兰茵生气地喊道。

  “喂,我可什么都没说啊,别冤枉人啊。”夏泽轩脸耷拉着,试图狡辩道。

  “范兰茵。”何凉在这时问道:“你今天晚上怎么吃的?”

  “我啊。”范兰茵对着何凉又转变了态度,笑着说:“晚上吃的拉面。”

  “啧,这态度变的,真是女人。”夏泽轩冷哼一声。

  “就是这变态推荐的哦。”范兰茵侧眼看了一下夏泽轩。

  范兰茵从沙发上走下来,赤着脚从沙发前的茶几上拿起一份合约“今天我去应聘成功了哦。”

  “这么厉害?”夏泽轩好奇地拿过合约,一字一句读了起来“杯夜设计公司,二级图画设计师?”

  夏泽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好几遍,讥讽道:“这公司没人了吧,二级?是不是只有两个级别?”

  范兰茵一把夺回合约,抱在胸前“这可是我靠学历和智慧换来的。”

  “还学历和智慧呢,你这才被人骗得无家可归,都忘了?”夏泽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悠闲地说道。

  “喂!”范兰茵气得翻白眼“活该你单身!”

  “不过你不是相关证件都没带在身上吗?”何凉也走了过来示意要看看合约。

  “啊,我跟我爸妈说了,让他们给我寄了简历和毕业证过来。身份证我一直放在口袋里的。”范兰茵把合约递了过去。

  “我帮你看看合约的内容,没问题了你再签。”何凉温柔地说着,坐在沙发上研究起来,

  “好的,谢谢何凉哥。”范兰茵说完,看着夏泽轩努力努嘴“你看看何凉哥,再看看你。”

  “切。”夏泽轩拿起遥控器靠在沙发上“你被卖了才好。”

  “要卖也带上你!”

  这时简修瑾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悄悄走到何凉身后,趴在沙发靠背上。

  “你在看什么呀?”简修瑾小声问道。

  何凉一回头,看到简修瑾的眼睛也盯着自己,“啊,帮范兰茵看下合约。”何凉有些不好意思地抓着合约,再把它递给简修瑾。

  “图画设计师?挺好的呀。”简修瑾笑着说,“夏泽轩不就是设计专业的吗?”

  “就他?”范兰茵一脸不屑“他学设计,估计托他设计的人是要倒大霉。”

  “喂,我说范兰茵同学......”夏泽轩刚想说些什么,却注意到简修瑾和何凉正在一起讨论着合约的内容。

  “怎么了,夏泽轩大叔?”范兰茵看着夏泽轩说道,她见夏泽轩用手指了指何凉和简修瑾,接着从另一个沙发站起来坐在范兰茵旁边。

  “你看那两人,多亲密啊。”夏泽轩用手掌挡着嘴角,压低了声音说道。

  “看见了。”范兰茵嘟着嘴,“那你也别靠我那么近行不行?”

  “哎,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给你推荐了那么好吃的拉面,你不感谢我吗?”

  “好吃倒算不上,勉勉强强吧。”

  “明天带你去游乐园,行不行?”

  “游乐园?”范兰茵眼里像是射出了光芒,“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到时候请你吃冰淇淋,3层的。”

  “不。”范兰茵用手掌摆了摆“要5层。”

  “行行行。”

  ----------------------------

  经过一番折腾,几人也进入了梦乡。

  空调的冷气一直呼呼地吹着,吹出的凉爽的风四散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门窗都紧紧地关着,时而也会有小小的飞虫趴在窗边,静悄悄地打一个瞌睡。那盈满的月亮溢出细柔的光线,流淌在这片城市的上空,接着一股脑地倾泻在地上,滚烫的地面也被这光轻抚地停息下来,渐渐褪了热气。

  似乎这一刻,整个城市都在沉睡。即便是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此时也歪在墙头,享受这不可多得的宁静。

  夏泽轩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板的床垫上,看样子应该是睡前和何凉做了一个单方面的谈判,所以才不得不睡在地上。而躺在床上的何凉侧着身子,呼吸均匀。

  闹钟指针的摆动的声音在这时显得很刺耳,“哒哒哒”地汇报着一秒一秒的推进。

  睡到深处,何凉的胸口不知为何有些发热,他的梦境也像是被人肆意闯入一般,不停地变化着。梦里他听见有人在喊他——有大人,有小孩,有男人也有女人。

  那些声音或急促或悲伤,何凉置身在那黑暗的世界中。声音就犹如锋利的树叶一般,一片一片地掠过她的身躯,虽然力道不大,却片片都能让他感到刺痛感。

  何凉愈加感到呼吸不顺,像是有人扼住了自己的喉咙。他面向任何一处,都只是一片黑,他置身于黑色的海洋,孤立无援,接着坠入深渊。

  他拼命地向上攀爬,想要找到与海平面交接的一点,可是无论使用多大的劲儿,都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

  场景一转,又出现了那个板凳和一条麻绳。伴随“咣当”一声,何凉清晰地看见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孩的样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