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新人?

拾疑 随良 2849 2019.08.03 08:13

  对于这种猜测也是不无道理的。警方那边调查出房子里的木制家具因燃烧起火,倘若是房子年老失修引起的自然火,也不可能烧的如此均匀。

  凶手好像是考虑到毁灭现场这一点,让房屋每一处都被烧得透彻,甚至那两颗树都被烟灰着上了黑色的印记。

  那树直挺得站在那里,或许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它们感知得很清楚,却不知该如何向它们发问。

  何凉的脑海中闪出几个片段,加上简修瑾的提示,他又发现几个疑点。

  “我说......”何凉面对着简修瑾“这个警官来的未免也太及时了。”

  何凉继续回想道:“他明明是县里派出所的民警,大白天来到这里不知道做些什么。而且他清楚这一片信号不好,直接用对讲机呼叫的救援。”

  她也反应过来,睁大了眼睛说道:“这些不会都是他干的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他在审讯室好像一直对我的相机感兴趣,反复倒腾,问我是不是只拍了一张照片。”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光怀疑也没有用,现在需要证据。”

  何凉向那个废墟看去,低着头握着照相机,根据猜测,一步一步地走向前。

  “你想去拍照吗?”

  他点了点头,转身向简修瑾解释道:“如果我能拍出来什么线索,这件事就可以继续调查下去。”何凉说:“假如没有任何事发生,就得想别的方法了。”

  何凉一直觉得有一种力量推搡着他走到这里,若是这相机不能影射出什么,也不会留下当年的景象。

  关于十年前的案子到底有什么隐情,或许只有更进一步才能触摸得到。

  简修瑾也明白这层意思,不过大概是觉得犯人在某处注视着他们,如果拍出了不可思议的东西,那恐怕不只是烧毁房子那么简单了。

  所以她心里有着顾虑,直到何凉拍完照片,她的这个感觉还是没有散去。

  何凉和警员表明了身份,说是杂志社来拍几张照片并表示不会打扰他们的勘察。

  警员点了点头,他便站在远处,借着警员勘察用的灯光,从下至上拍了一卷照片,保证每一处都会记录下来。

  由于曝光度不够高,照片多少有一些发暗,不过倒是也能看出来照片的内容。

  而且从何凉拍的第一张照片,他就看到了不一样的画面,那照片里就是十年前的房屋内的状态。

  拍够照片,简修瑾走上前来“好了吗?”她摸了摸胳膊“拍完就走吧。”

  何凉没有在她面前展示照片,不过他清楚地感受到照片上有着同昨天一样的温度。

  此时夜色已经很深了,那灰蒙蒙的一层浮灰漂浮在空中,把那月都要染上暗色。

  月涣散着微弱的光亮,如细沙洒在幕布一般显得那么无力。

  在它快要被隐没的时候,依然顺着幕布的纹理想要把仅有的光线发散出来。

  细线洒在土地上,沿着凹凸不平的纹路叨扰这个不痛不痒的城市。

  直至整个城市被点燃,它才渐渐有知觉,翻弄着自己的背脊,结果一股水流冲过来平息了这份不适感,它又陷入了沉睡,不再理会。

  回头看向那被吞噬的房屋,之于这片土地有多么没分量,那女孩之于这么大的城市又多么不起眼。

  若仅是施害人紧密的计划和接二连三的破坏就可以断了探索的方向,那生命看起来是何种微不足道。

  灵活的思辨可以将人困入无限的迷蒙之中,那么解开它,只需要一阵风而已。

  两人驾车离开,一路上都很默契地一言不发。

  期间等红绿灯的时候,何凉透过余光看她,见简修瑾神情凝重地看着手机,好像是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何凉好奇地凑了过去,发现她只是——在打游戏而已。

  “我还以为你会很紧张。”

  “啊?”她投入游戏当中,迅速侧过头看了“司机”一眼,又把视线放在手机屏幕前,“我在玩temple run,快破纪录了。”(神庙逃亡,一款手机游戏)

  何凉将胳膊搭在车窗沿上,轻笑一声,“没事,你先玩吧。”

  “我这样可以转移注意力。”简修瑾边玩边解释道。

  “我一般都会听音乐。”

  “我不行的,我要是听着音乐,还是会想到担心的事情。”她一说完,就听到那游戏里失败的声音。简修瑾泄气地摊在那,“唉”地叹了口气。

  “毕竟这是个凶杀案,虽然我们也刊登过不少案子,但是也没有切身接触过。”简修瑾把头贴在车窗上。

  “我记得大学那会儿我跟父亲去过不少次现场,不过也只有旁边没有闲人的时候父亲才会让我看两眼,毕竟不能随便让不相关的人靠近。”

  “大学那会儿......”简修瑾想到了什么“那会儿你不是经常和夏泽轩一起出入犯罪现场吗?你跟着你爸,他跟着他舅。”

  “对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何凉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递给简修瑾。“我凌晨那会儿给他发了信息,你帮我看看他回了没。”

  “还是那个密码?”

  “对。”

  “你的QQ......”简修瑾点开何凉的QQ,确实有人发了信息过来。

  “明天晚上你有空吗?我在老地方等你,爱你。”简修瑾继续说道:“王姐发的。”

  “啥?怎么可能?”何凉听了慌张地要拿过手机看,简修瑾则是一边向后倒,一边拿起手机说:“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反应那么大干嘛。”简修瑾看见何凉怨念的眼神,捂着嘴笑起来:“好了不闹了,夏泽轩有发信息过来,问你找他有什么事。还有下午在别墅那边他好像还给你打了电话,但是你没接到。”

  “可能是没信号吧。”何凉一脸正经地说:“确定王姐没发信息吧?”

  简修瑾一惊,侧过头来“真的是开玩笑。”

  何凉的大学同学夏泽轩,和何凉同为“侦探推理爱好社”的成员。

  两人因为志趣相投又经常想处,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他们总会挑一个安静地下午,坐在一起做推理题目。有时候还会在一起看悬疑类的电影,甚至是把“名侦探柯南”的剧场版都看了好几遍。

  夏泽轩目前在一家设计公司做平面设计,晚上还会到何凉他们常去的咖啡店里做兼职。

  同夏泽轩约好了时间,当何凉二人回到家里,他早已在楼下候着,像一个热血沸腾的猎人,四处张望寻找猎物似的。

  不过他这个摇头晃脑的样子只是因为耳朵里塞着耳机,那音乐激发了他荷尔蒙的分泌。

  直到何凉和简修瑾走到路灯下,他才摘下耳机来。

  何凉和夏泽轩一见面,两个人跟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撞”在一起。

  “嘿兄弟,几天不见怎么样。”

  “还行还行,咖啡店刚来了个大学生妹子,你见过没?”

  “你也注意到了?喂,是不是把底子都查清楚了?”

  “两个傻大个......”简修瑾嗤笑一声。

  借着路灯的光,夏泽轩的身形看得也清晰了一些。

  夏泽轩的身高和何凉相仿,大约一米八的样子,虽说何凉还要比他高一点,但夏泽轩的体型要更结实。

  他的脸型棱角分明,圆溜溜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前方,大大的鼻子和微微翘起的嘴角显得十分俊朗。

  倒是他一脸稚气未脱的样子和他的年龄很不相符,本身性格也是偏孩子气。

  “唉,果然还是得让我亲自出马帮你们解决问题。”他一脸嘚瑟的样子让何凉看着很不爽,于是赶紧回了一句“还不是因为我福尔摩斯需要华生的协助,才把你喊来的。”

  “那么这位女士又是谁呢?艾琳·艾德勒吗?”他转向简修瑾“还是玛丽·摩斯坦?”

  “我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简修瑾逗笑似地说道,接着扮出“猎犬”的样子,还配上“嗷呜嗷呜”的声音,同他们开玩笑。

  “哈哈哈......”三人笑了起来。

  简修瑾作为三人组合里唯一的女性,虽说一开始对悬疑推理不是很感兴趣,在受到两个推理迷的感染之后,也大体知道福尔摩斯中的故事情节。

  她还表示自己很喜欢《波希米亚丑闻》,夏泽轩倾向于《血字的研究》,何凉则是《四签名》。

  夏泽轩在电梯上就迫不及待地让何凉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何凉不知为何,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电梯里的摄像头。

  “怎么,你害怕有人监视?”夏泽轩问道。

  “没事,反正早就坏了。”何凉回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