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七张照片

拾疑 随良 2026 2019.08.28 22:28

  “啊!”何凉的恐惧和悲伤感突然涌上心头,叫声布满了屋子。

  与此同时,那个神秘的相机也出了动静。原本卡在槽口不动弹的胶片也一张一张地顺滑地弹出。

  “咔咔咔”地吐出一张又一张。

  夏泽轩吓得赶紧坐起身来,处在睡意朦胧的状态里,他却立刻锁定了正在痛苦地呻吟的何凉。夏泽轩打开了灯,看见何凉痛苦地捂住胸口,脸也通红。

  听到动静的简修瑾和范兰茵敲了敲门“怎么了?”简修瑾担心地喊道。

  夏泽轩把门打开,简修瑾和范兰茵看到何凉的模样,就如同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野兽。

  “他怎么了?”简修瑾把手放在胸口,紧张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夏泽轩回道:“我起来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了。”

  “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好,我现在就打。”

  “不......”何凉用尽力气喊出那个字,他嘴角的唾液还在往外滴,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别打电话。”

  也因为听到这句话,夏泽轩也停下了步伐,不知道何凉话中的含义。

  “快去打电话啊。”简修瑾着急地要哭出来,转身就往自己屋里跑。她从床头摸起手机来,走到何凉的房间。

  “夏泽轩,你手机开机了吗?我手机还要开机。”简修瑾拿着手机看着开机画面,不停地晃动手机希望它能尽快打开。

  “啊?什么?”夏泽轩有些不知所措,一面是简修瑾的催促,一面是何凉含糊不清地说不要拨打。

  “简修瑾…”何凉喘着粗气,喊着简修瑾的名字。

  简修瑾听到何凉的声音,走到何凉的床头,低下身子问他怎么样。何凉一把拽着简修瑾的胳膊,让简修瑾的耳朵凑了过来。“你还记得……上次在夏泽轩家……”何凉脸上的汗水一直往外渗,他费劲力气说道:“帮我……”话未说完,何凉又同上次在地铁站那样沉沉地晕了过去。

  虽然简修瑾被何凉这一举动弄得惊魂未定,不过她也明白了何凉的意思,急急忙忙地从卫生间拿来毛巾和脸盆。

  夏泽轩见此,也上前把歪在一旁的枕头垫在何凉的后脑勺。

  简修瑾把湿毛巾放在何凉头上,再细致地用自己的毛巾擦了擦何凉脸上的汗渍和口水。范兰茵中途也帮忙换了几次水,何凉的体征也慢慢恢复正常。

  范兰茵早就注意到了桌上的相机和持续出片的那个出槽口,她把那桌上的照片和散落在地上的照片拾起来,在灯光下看得异常仔细。

  简修瑾根本顾不上看那些照片,她的心跳还是持续地加快,她不愿看到何凉出什么问题。

  “这些照片,是刚才拍的?”夏泽轩咽了一下口水,他之前倒也见过这相机的神秘力量,不过这一次性足足出了7张照片,让他也有些害怕。

  “应该是的......”范兰茵伸手拿起那个相机“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它是自己运作的吗?”

  “这也太邪门了吧。”夏泽轩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照片,每张照片都是一个未曾见过的人。看上去就像是全身的证件照,每个人都站在那里,有的面无表情,有的撇着嘴巴,有的笑得很灿烂。

  直到翻到最后一张,夏泽轩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些人,应该都……”

  “应该都怎么了?”范兰茵见夏泽轩紧张的表情,也开始紧张起来。

  夏泽轩把最后一张照片拿给范兰茵看,是早已在电梯里丧命的白荣光的照片。只是在照片里,他木木地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这个是?”范兰茵放下相机,接过照片很认真地看着。

  “他已经死了。”夏泽轩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就在这个公寓的电梯里。”

  范兰茵听到这样的陈述,吓得没有拿稳照片,那照片就悠悠地悬浮在空中,再一点点降落。

  夏泽轩蹲下身子捡起照片,范兰茵小声地问道:“就是你和何凉哥说过的那位大叔?”

  “是的。”夏泽轩摸着照片说道:“看样子这些照片都表示,这些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气氛忽然变得诡异,两人看看照片,再看看何凉。这照片与何凉的反应是否有关联?他们也只得等到何凉清醒之后才能知晓。

  在简修瑾细致地照看之下,何凉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他的脸色也变得正常许多。

  三人为何凉状态的恢复松了一口气,由于害怕何凉会有其他的突发情况,他们就在这间卧室里一直看护着。

  --------------------------

  当何凉清醒过来时,太阳刚好升起。借着阳光,何凉注意到趴在自己床头的简修瑾,已经疲倦地入睡。

  何凉看着简修瑾,静静地听着她的呼吸。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但是这个举动似乎惊扰到了简修瑾。

  “嗯?”简修瑾微微睁开眼睛“何凉?…”她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

  “赶快起来吧,地上那么凉。”何凉说。

  “好……”简修瑾说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耐不住腿已经没了力气,长时间的久坐让她的下半身都僵硬起来。“腿麻了......”简修瑾尴尬地笑着。

  那时的何凉,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都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自己说出的那段话,多多少少是给简修瑾他们带来了困扰。

  他坐起来靠在床背上时,见夏泽轩靠在玻璃窗前呼呼地睡着。而范兰茵,不知为何竟然允许夏泽轩挨着自己。两人就靠在窗前,不知道在梦里还会不会争吵。

  “谢谢你……”何凉盯着简修瑾,很真诚地说出这一句。

  “你又这么客气了。”简修瑾有些不太喜欢何凉的这一习惯,便这么埋怨道。

  “啊……”何凉想起那天与简修瑾的交谈,便摸了摸后脑勺“一时半会儿还是改不过来。”

  何凉起身后,蹲在地上和简修瑾双目对视“待会儿你先睡一会儿,我做好早饭再喊你们。”

  “好……”简修瑾看着何凉,不知为何有些不好意思。待何凉出了门之后,她也再次试图站起来。

  “好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