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噩梦

拾疑 随良 2055 2019.08.20 23:16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键盘敲击声。

  一个男人披散着头发,眼里布满红血丝,盯着眼前的电脑。

  他的双手已经因为打字变得僵硬,手指上的茧也被磨出来。他时不时地把手指含在嘴里,再去敲击那些已经被手指浸润的键位,手背上的青筋都依稀可见。

  “哒...哒...哒...”时钟在背后,一帧一帧地变动。他的四周黑暗无光,仅有电脑涣散的微弱光芒和时钟指针上的荧光。

  随着呼吸愈来愈急促,他甚至会感觉呼吸声是由别人发出,所以时不时地回头看。

  他咬着牙,“哼”地出气,用右手盖着左手的动作。让左手可以碰到下面的键位。成功地用快捷键复制内容之后,他松了一口气,心里的愉悦无法掩饰。

  就像是作弊成功又没有被发现时涌出的强烈的喜悦,他想要向周围的人炫耀自己的才智,可是仅有这么一台电脑在面前。

  于是电脑屏幕上的那段字只需轻松地按上几个键位,就可以迅速粘贴出他想要的内容。他贪婪地望着屏幕里的文档,那些字符让他感受到了安逸和自在。

  上面赫然写着:

  “我该死,我该死,我该死,我该死......”

  正当他兴奋地快要叫出来时,耳朵边又多出了一个声音。

  “吱呀”的开门声

  一个厚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逼近。

  那披散头发的男人的身体开始颤抖,随着声音越来越密集,他抖动的频率越来越高。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一个沉重的声音。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呵。”那声音冷冷地回道:“你不是很喜欢打字吗,让你多打一会儿。”

  “打好了,打好了。”男人兴奋地叫道。

  声音来源把头凑了过去“啧,打的那么快......你该死是吗?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了。”

  “等,等一下,你不是说我打完就可以走了吗?”

  “哦对,差点忘了,喏。”那声音的来源把钥匙扔给了这个可怜的男人。

  男人接过一把小钥匙,把双手抬起来,明晃晃的手铐在电脑灯光的照射下异常明显。他颤颤巍巍地要解开手铐,却“啪嗒”掉在了地上。

  他看不见钥匙掉在了哪里,便小心试探道:“能帮我找找吗?”

  “帮你找?可以。”声音来源低下了身子,把钥匙拾了起来。声音的来源把男人猛地抓起,接着把钥匙塞进男人的嘴里,逼他咽下去。

  男人痛苦地抽搐,喉咙触碰到冰冷的钥匙,显得非常不适应。钥匙滑着他的喉咙竟然一点点地滑下去,几乎要撕裂他的食道。

  他脚上的镣铐让他无法正常行走,再加之太长时间没有站起来,他便一个踉跄倒在前面。

  那桌子也不堪重负倒在地上,电脑摔在了地上。

  他一直打着干呕,什么也呕不出。他的胃里已经没有食物,这时连胆汁都是奢侈品。

  “出来了,出来了。”男人把那枚钥匙吐了出来,兴奋地举起来。

  他瞪着大大的眼睛,眼睛里的血丝更加的清晰,注意到了那台被自己撞在地上的电脑。那台电脑已经没了生气。

  他委屈地快要哭出来,张着嘴说不出话,颤抖着慢慢回过头。

  也就是那一瞬间,一个重物砸了过来。

  -------------------------------------------------------

  “何凉......何凉......”

  “这是哪......”

  “这是,天堂......”

  何凉猛地睁开眼睛“夏泽轩。”

  “哎哎,怎么了哥?”

  “你又在这阴阳怪气的。”何凉见夏泽轩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他。

  “我给你买了早饭哟,烧饼夹里脊。”

  “一大早就吃油炸食品”何凉摆摆手。

  “这不是想让范兰茵尝试当地特色嘛,而且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吃的吗?”

  “养生啊。”何凉把头侧过去。

  “还养生,昨晚那么晚了灯还没关。”夏泽轩说道。

  “我说呢,简修瑾跟我说你躺在沙发上,回到房间你就躺在我床上了。”

  “起来上了个厕所,我觉得我的归宿还是属于这里。”

  何凉白了夏泽轩一眼,夺过夏泽轩手里耷拉半天的早点“谢了。”接着站起身来,换上衣服。

  范兰茵和简修瑾坐在餐桌前,范兰茵边吃边说道:“虽然有点油,但确实挺好吃的。”

  “是吧。”夏泽轩坐在座椅上往后一仰“某人还嫌弃我买的呢。”

  “没有嫌弃。”何凉刷着牙,从卫生间里探出身子来。

  “怎么说,今天我们都要去上班,范兰茵你看家?”夏泽轩问道。

  “我去逛逛街好了。”

  “你一个人可以?”夏泽轩上下打量范兰茵。

  “喂,我已经成年了,而且大学毕业了,不是小孩子。”

  “那你还会被人骗。”

  “你......”范兰茵愤怒地咬了一口烧饼。

  “而且,你身上有钱?”

  “就光逛街不买就行了。”

  这时,夏泽轩向卫生间里喊了一句“要是某位绅士能伸出援手就好了。”

  何凉漱了口嘴,把胳膊伸出来,攥着拳头“喏,伸出圆手了。”

  “你看你一口一个何凉哥喊的,现在那么冷酷无情。”夏泽轩挑事似地坏笑着。

  何凉径直走到卧室,再走到餐桌前,放下一张信用卡。“我可不像夏老狗那么抠。”

  “激将法成功!”夏泽轩打了一个响指。

  “不太好吧......”范兰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何凉回道:“你只要不买枪械弹药,我觉得还是能支付得起的。”

  范兰茵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的。”接着道了声谢,伸手把信用卡收下。

  -------------------------------------------

  2012年7月9号 06:52

  从家里出来之后,何凉注意到平时都会和自己打招呼的大爷大妈们都没有在平时的驻点出现。

  遛狗的、锻炼的人都显得比寻常要少。似乎命案发生之后,他们都比之前要更加敏感一些,就连公寓里面的展厅也早早地被撤走。

  他望着经历过一场暴雨的天气,似乎显得更加清澈。湛蓝的天空和漂浮在其中的云彩相互映衬。清新的空气沾着清晨的水汽,滑入微微张启的嘴巴,也有着别样的爽口感。

  何凉走在同简修瑾一起上班的路上,说起这段时间的感受。闲聊之间却也淡忘了那些不必要的烦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