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令人意外的真相

拾疑 随良 2093 2019.08.09 14:43

  驾车来到案发现场,那阵忽忽而来的风还没停止。三人站在废墟面前,旁边没有任何动静。

  “人往哪个方向跑了?”警官问道。

  “那个方向,张若楠。”

  “哪?”他听到这个称呼,感觉莫名其妙“你刚刚说什么?”

  何凉不再假装受伤,直起了腰板,对着远处的树林间说道:“是不是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也难怪,那么久都是以另一个名字生活,肯定会不适应。”

  说完后,那个备警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警官看到备警走出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看这两个人很可疑,怕你有什么事。”备警一脸笑意,接着对何凉严肃地说道:“你们要是报假警,这样的行为可是妨碍司法公正。”

  备警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他个子不高,有着大大的鹰钩鼻和宽额头,穿着正式,虽没有旁边警官的威严,倒也能看出他这几年也是训练有素。

  “恐怕今天之后,你就没资格这么执法了。”这时夏泽轩从暗处走出来,手插着口袋说道。

  “十年前,5.11别墅恶性事件,一个女孩在家中被杀害。所有人把矛头都指向一个未成年男孩,直至最后都没能找到真正的凶手。”

  “那男孩就是凶手啊。”备警动了动脖子,何凉轻蔑地一笑道:“十年前由于刑侦手段过于缺乏,使得现场有许多线索都被忽略,让我们从头细细说起。”

  何凉走到备警的身后,开始替他回想“当时张若馨在家中洗完澡,从阳台拿出换洗衣物,换好衣服就看到父亲张贺国站在面前。张贺国点了一根烟,和张若馨聊起天来,至此都没有什么异常。”

  何凉见备警没什么反应,便继续说道:“后来快递员到达送货地点,也就是这个别墅,签下了一份来自李明强的快递,快递就是那一捧鲜花。途中女孩侧身将手抱在胸前,就是因为她刚洗好澡,内衣未穿戴,所以做出如此举动。签完快递之后,她的父亲张贺国便向她询问起来。”

  ---------------------------------------------------------

  时间回溯2002年 5月11日张若馨住宅

  “这是谁送的?”张贺国眉头紧锁,问道。

  “一个朋友。”张若馨轻声答道。

  “男生?”

  “嗯......是的”

  “你现在就谈恋爱?”

  “不是,你想多了,就是朋友而已。”

  “我给你提供了那么好的环境,供你上学,你就跟这帮乡下人混在一起?”张贺国严厉地质问道,接着没等张若馨解释便说:“我给你准备转学手续,给你送到市里头。”

  “不,我觉得这里挺好。”

  “你这是要跟我对着干?”

  “我没有......我在这里有很多交心的朋友。”

  “交心?交心就天天送这些东西?你说你洗好澡换好衣服准备做什么?”

  “我就是......我晚上和杨宁静约好......”

  “又是这个杨宁静,每次你都说她。你是不是拿着她当挡箭牌,就以为我不知道你晚上偷偷跟那小鬼厮混?”

  “爸?”

  “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你那恶心的妈,你们为什么都要背叛我?”

  “爸你在说什么呢?”

  “你们知不知道我天天辛辛苦苦在外面工作,回来看到你们这副模样,我......”

  在张贺国气火攻上心头的时候,他失去了理智,一把抓住张若馨的头发便往玻璃窗上撞。

  -----------------------------------------------------------------

  “张若馨衣服上的荧光剂留在窗上,后来便成了所谓的“鬼魂”。

  之后张若馨拿起折叠刀反抗,张贺国便握住张若馨的手,翻过她的手腕在她左胸上刺过去。”

  何凉回身走向那个备警“命案现场的第一处便是厨房,我们都错过了这个地方。”

  何凉与备警并排,继续推理道:“那么凶手是张贺国?其实并不是。他做了这件事之后感到恐惧和后悔,看见女儿瘫坐在地上没有了呼吸,以为女儿已经死了,擦干净刀上的指纹便匆匆离开。其实只是因为这一刀碰到了张若馨的肋间神经,她出现了昏迷状态。”

  “之后便是这个案子的重点,当时有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将张若馨抱到卧室,甚至杀害了张若馨。这个案子真正的凶手,就是你......”何凉站在备警面前,看他的眼神一直在躲闪。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孩,而且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紧张地回道。

  “我从一个老奶奶那里知道一个有趣的事,便是在二十四年前,张若馨他们一家从道远县搬到了这个住宅。那时候她的母亲还大着肚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张若馨,因此老奶奶才会说她母亲跟发福了一样胖。至于老奶奶记忆中的男孩,其实就是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备警的你,张若楠。”

  简修瑾听完,用手掩住张大的嘴巴。

  “这件事一开始我也是猜测,所以我让我的朋友夏泽轩去调查了一下你的档案和道远县实际注册的人口。后来发现有一个名叫张若楠的男孩在十二岁的时候就移走了户籍,而你的档案记录里,名字也改成了方天翼,姓氏取自你的母亲方诺华,也就是张若馨的母亲。”何凉说完,把夏泽轩传给他的信息拿给警官看。

  “为什么原本应该要入住别墅的富家公子变成了一个孤儿?事情的源头都来自于你父母之间的矛盾。从医院的记录来看,你的父亲曾带你做过一份DNA鉴定,当时你的父亲找了关系取了个化名,不过你的名字则是赫然在上。DNA结果显示你和他并非父子,于是张贺国一怒之下便要离婚,这也让张贺国原本的怀疑变成了积攒的怨恨。“

  “可是那时候方诺华临产,在一段时间的谈判之后,夫妻俩并没有离婚,最后也因为女儿张若馨的DNA与张贺国一致使得张贺国有所退步。”

  何凉深吸一口气道:“结果你就只得被送到孤儿院,还一直被蒙骗自己的父母去了国外。后来你长大之后在电视台看到了风光一时的父亲张贺国。偶然的机会知道当年的DNA检验出了岔子,把验血报告弄混了,所以你知道自己就是张贺国的亲生骨肉,于是你带着纠结的内心来到了这片即将开发的别墅区。”

  张若楠听到这里,记忆中的那段场景似乎渐渐被打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