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初访悠远村

拾疑 随良 4793 2019.08.02 08:49

  13:30 未知地段

  何凉注意到车里没油的时候,已经开出了好长一段距离。“我记得加满了油啊。”何凉抱怨起来。他把车停在路边,下车检查油箱,发现有被撬开的痕迹。

  何凉并不希望带着现在的负面情绪去揣测那些居民,他觉得没有人会为了点汽油而做出这种事。“如果真是有这种人,倒是都偷完好了,这么偏远的地方看起来也没有加油站。”何凉说着,只好继续开着车,在燃油耗尽之前,一直左右打量着是否有车辆经过。

  车子最终耗尽了能源,喘着粗气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见这个庞大的铁皮壳没了动静,何凉知道自己彻底被困在这里了。他打不通附近加油站的电话,只得一边往前走一边寻找人影。

  直到一个坐在石堆上的老人的出现,何凉才觉得有了希望。老人坐在那,嘴里叼着烟管,时不时地从嘴里吐出烟圈,那烟管口的烟也直往外冒。

  “老人家!”何凉喊道。

  老人离老远就看见了何凉,也大概猜到了他的意图。“没地儿去了,就去村里头看看吧。”

  “村里?您是说悠远村吗?”

  “大老远来这的年轻人都是到村里的,我们这有山有水谁不爱。”老人的笑脸看起来很朴实,只是喊了两嗓子,便有两个年轻人从后面的山林里走出来。

  “爷爷,怎么了?”

  “大狗二狗,你们俩好好招待一下客人吧。”

  老人用的“客人”一词让何凉感觉有点别扭,不过介于来到别人的村落,只好向两个年轻人打了招呼。

  大狗二狗两人穿着倒也轻便,穿着T恤和短裤,脚上踩着拖鞋。两个人身高大致一样,都刷着黝黑的皮肤,抹着淳朴的微笑。

  “你是从城里来的?”

  “对。”

  “你不用害怕,我叫李子文,村里人都叫我大狗。这是我弟弟,李子武。”其中一个看起来外向的男生向何凉介绍道。

  “我叫何凉,从市里过来拍摄一些风景图片,车子没油了所以......”

  “我们知道,等你好久了。”

  “等我好久了?什么意思?”

  “恩......我的意思是,我们经常遇见车子没油的人开到这里,所以一早就在这等了。”李子文接着说道:“好车子一般都很费油嘛。”

  “那我该怎么过去呢?”

  “你跟着我们走就行。”

  何凉对眼前的两个人多少抱有一些怀疑的态度,毕竟这么偏僻的地方,很容易发生危险。想起各种新闻里报导的“传销”和“人贩”,何凉提前给他们兄弟俩提了个醒,不过只是很含蓄的提醒。“我刚给我朋友发了定位,他应该不久就会过来。”

  “嗯行,你先跟我们到村里,吃个饭再说吧!”

  随他们进了树林里,何凉愈发觉得照片里的住处便是这一带。林子里有常见的榉树和苦楝树,宽厚的叶片耷拉在青绿的果实上,果实也轻轻依靠在枝干间,它们似乎都在趁着下午太阳刚好的时候偷偷小憩一会。

  太阳光照在枝叶上,像绣针一样一针一针穿过那些缝隙,再经过地面抽回针线,将这里缝补成天然的保护罩。

  走在树底既可以感受到夏天的温热,又可以从中汲取一丝凉爽的感觉。

  从树叶上掉落的露水打湿草地,草地顺着自己的臂膀向刚刚长成的野花讨要拥抱。那花也左右摇摆似地半推半就的样子,最后也同这静谧的午后投了降。

  林间有一条规整的石路,这些石路有向左右分岔的,有的虽然分了岔,绕过一颗大树还会重新汇聚到一起,还有的只会一直走到终点。

  这些人为的小趣味就像是为来客在挑选方向上给了不同的选择,也许你可以绕着弯路走到村落,又或许不用费多大劲就可以走到,不过这中间所见所闻,都比脚下的功夫要深的多。

  后来走得深了,也能听到小溪的“哗啦”声,虽然有声音,却也不会吵到其他正在休息的生灵。

  它们互相照应,忙碌的也不会干扰休闲的,休闲的也不会挡了忙碌的去路。就连枝上的鸟儿都懂事地站在那里,为他们做护卫。

  何凉走得兴起,倒也放松起来,他从李子文和李子武那里知道了关于悠远村的历史,至于详细情况,还是等到后面再细说。

  “何凉哥,你看那!”李子文的年纪不大,才上高中,便对何凉这样称呼。

  何凉只顾脚下的趣味,抬头时顺着李子文的手指,却也没看到什么。

  “你是说哪里?”

  “你看那边冒着烟呢!”

  “不会是着火了吧!”李子武惊叫道,他拉着哥哥就向那边跑去。

  “何凉哥,我们先去看看,你快跟上。”

  何凉还没回过神来,两个人就飞奔而去,何凉因为穿着不便,也不好跑起来。何凉顺着李子文指的大概的方向走去,走得近了,也确实看到一股细烟从那一侧飘起。

  当何凉走到半程,烟也被树木挡得严实,几乎看不见了。他倒是没有闻到奇怪的味道,也没有感受到火光的热度。何凉拨开用杂草围成的屏障,眼前的景象让他既惊喜又害怕。

  何凉的眼前,正是自己在屋子里拍下的,那幢别墅的全貌。可那烟也没了去处,李子文两兄弟也没了声音,只留何凉一个人呆在这里。或许这也是最好的结果,毕竟他心心念念的去处,总算有机会一睹它的芳容。

  正是因为真切地站在此处,才会有更强烈的不安和兴奋感。两种反差的感官让何凉只得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发,好像他的眼里已经快要把这处摹写下来,细致到毫分。

  也就是这时,丛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令何凉警觉起来,他摸着相机,心也扑通扑通地跳着。他试着向声音的源头打量,也感觉到声音越来越近。当那声音最终化作一只野兔出现在何凉的面前时,何凉的心也沉了下去。

  何凉再次正视那幢别墅,甚至走到近处,更好地观察它。他放下相机,颤抖着拿起那张到现在还有余温的照片。

  照片里和现实中都是同一个房屋,屋子左侧的两棵树的位置也一致。只是二者呈现出的高度不一,明显看出眼前的树更加挺拔高大,而照片中的树还未到房屋的一半。

  还有便是树叶的繁茂程度也不同,照片里的树像是刚长成不久,眼前的则是茂盛得像一根棉花糖。

  再看向现实中的房屋,数不清的蜘蛛网和褪了颜色的墙皮都好像在向周遭叫苦,“自己已经经历了多年的风吹雨打,没了当年的神采。”

  不过对于房屋前的女孩的身影,何凉决定进一步确认。“打扰了!”何凉试探性地高喊起来“请问里面有人吗?”除了一声鸟叫以外,什么动静都没有。

  “照片里拍的应该是多年前的,这个地方。”何凉自语道。他拿起相机想要再试着拍摄照片,却发现电池没电了。于是何凉最后的稻草便放在了悠远村,或许到了那里,村民会给自己一个完整的答复。

  14:24 悠远村

  走进悠远村,路上有嬉戏玩耍的小孩子和晒太阳的老人家,这样和谐安逸的画面让何凉不由得松了口气。他赶忙向村民询问哪里有加油站,联系到了加油站,工作人员说是两小时后才能到。

  村里没有大型的饭店或者商户,只有搭棚子叫卖的农户和农家土菜馆。饥肠辘辘的何凉最终锁定了一个到现在还没关门的菜馆。

  走进菜馆,大叔便热情地迎上来。

  “小哥从镇上来的?还是城里来的?”大叔脸上洋溢着淳朴自然的笑容,看见何凉脖子上挂着相机又穿着正式,大概猜出他来自城里了。

  “珍埠来的。”

  “珍埠啊......”大叔点了点头,拍拍何凉的肩膀说“好地方,小伙子有前途啊,搞摄影的?”

  “嗯......差不多,杂志社里的。”何凉回道。

  “那你看大叔我这行不行,能不能当个模特拍拍?”他摆了个pose,看起来很是滑稽。何凉刚想答应他这个请求,却想起相机没了电池,只得尴尬地回他:“正好没电了。”

  “那咋可能嘛,搞摄影的拍不了照片说的,你说你要什么充电器,叔给你整一个?”大叔说着把手写的菜单递给何凉,何凉摸着相机,也确实无法回答出他的问题。

  “好了,先点菜吧,让你瞧瞧大叔的手艺!”他这样豪迈又爽快实属让何凉接不上话来,只得简单地点了菜,继续研究起照片来。

  在等菜之余,他把照片摊在桌上开始思考,为什么照片里面的景物会出现那样的变化?父亲给的悠远村的提示又指什么?正当何凉出神地开始推理,老板的声音闯入他的思考里。

  “你认识这家?”大叔端着菜,皱着眉头问道。

  何凉侧着头看他,不知大叔是不是在向自己发问,便应了句“什么?”

  大叔把菜盘放下,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说道:“你要是来找人的话,估计你要白跑一趟了。”

  何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拿起照片问道:“你是说这家人吗?”,何凉直勾勾地看着他“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叔看到何凉慌张地样子,笑着说:“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寻亲的,更不像警察,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大叔边说,向屋子里的大婶说了几句话,不过何凉也没听懂说的什么。那大婶出来倒了一杯茶,大叔也顺势坐在何凉旁边的椅子上。

  “我也是头一次来这里.....”何凉说道:“我偶然间找到这张照片,照片里的好像就是不远处的那幢别墅?”

  大叔听了之后,身子向前倾了倾,“哦,偶然间找到,那还真巧啊。”老板拿起照片,何凉却也听得出他腔调有些变化。

  “你是不是见过......”何凉话未说完,感觉后边有人靠近,刚反应过来,便有一个很有劲的力量推了他一把,大叔也立马站起来用他健壮的身躯把何凉牢牢禁锢起来,还高声喊人来帮忙。

  那一瞬间何凉只感到一阵晕眩,“这是遇到了绑架?”他心里绝望极了,自己也无法敌得过那么多人。

  “你TMD还敢跑回来,今天我们就要给你整死,给阿馨家报仇!”接下来便是各种起哄声和唏嘘声,何凉在此时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这些人可真有意思,绑架就绑架,还要给我扣上个莫须有的罪名,好像不绑我就违反了天理似的。”何凉想起之前做过的几期报导,有个村里都是做传销的,只要你跑不出村里,便一定会被拖回去继续受罚。

  由于有一些残留的封建思想和固有的民俗风俗,导致很多事情没有办法很好地沟通,当何凉遇到这件事时,心里还是有很多失望和空虚感。

  虽然说这地方一开始带给他的感觉,更多是淳朴感情的碰撞,可如果落到这种表面看起来很令人神往的地方,那落差也是不言而喻的。

  “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一个声音透过人墙传到何凉的耳边,这大概是他听到的最动听的旋律了。

  悠远村派出所内

  “叫什么”

  “何凉”

  “哪里来的”

  “珍埠”

  “年龄”

  “26”

  “什么工作”

  “杂志社编辑”

  “和被害人什么关系?”

  警官一连串的攻势让刚恢复意识的何凉又开始混乱起来,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更让他无从谈起。

  “我......”何凉支支吾吾的,只好把自己来这里的意图大致说了一遍。

  期间何凉看着房门,猜测到另一边的村民们应该带着怒气等着世纪罪犯受到公正的审判。

  以这样的身份来到派出所还是第一遭,甚至是不明白自己有什么过错便被带到这里,这让何凉愈来愈不自在。

  除了一直在问话的警官,旁边还有一个穿着与警官有着明显差别的人。

  在2000年,由于社会犯罪率的升高与警力的缺乏,各公安局与派出所调来有着相关专业知识的非警务人员作为“辅警人员”,他们的调查职能和办案职能一般为辅助警官为前提,由警方派遣,也被称为“备警”。

  但此称谓并非为“预备警员”的缩写,“备警”无转正机会。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在派出所帮忙的民间侦探。

  备警指了指照片,那位警官便问了照片的事,何凉刚想解释拍照片的那段过程,又意识到如果把事实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便憋住那段话。

  “我刚刚也说了,我是杂志社的编辑”何凉指了指桌上的证件“我也是偶然间得到这张照片,听说这边有这样的案子一直没能解决,所以我想来看看,可是车子走到半路没油了......”

  警官向后靠了靠,把胳膊盘在胸前,“十年的案子了,你现在开始调查,不觉得有点晚了吗?”,他继续说道:“而且这是我们警方该干的事,你瞎操什么心?”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案子不是还没结案吗?”何凉吞了吞口水,继续试探道:“所以你能告诉我更多这个案子的事吗?”

  “别忘了你现在是嫌疑人。”警官一句话噎住了何凉。

  随后问了几个问题,警官警告何凉不要再管这件事,“这个村子的人一直对那个潜逃的罪犯挂着挥之不去的怨念,你这样揭开他们的伤疤,这次只是来派出所,下次保不准会怎样。”他用笔指了指门另一侧的那群人。

  即使何凉看不见那边的情况,不过那些村民应该还像是盯着猎物一样守在那里。

  警官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你现在对他们来说是头号嫌疑人,别想着逞英雄做侦探,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能早点走就赶紧走吧。”一旁的备警也把照片和相机递给了何凉,示意他赶紧回去。

  何凉知道警官口中所说的“对他们来说”的意思。自己作为一个外来者,虽然有嫌疑,但是也仅限于怀疑为什么涉及这个案子。

  如果自己真是凶手,也不会堂而皇之拿着照片来装模作样,这样对一个“凶手”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对于这桩十年前的命案,只能做一些手头上能做的工作来平息村民的怒火。

  至于提及这个案件的事情,何凉也没有多问,便匆忙离开了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