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烛光晚餐

拾疑 随良 2078 2019.08.26 21:06

  施艺餐厅门口

  在前往餐厅的路上,几人也对彼此有了简单的了解。

  女人名叫洪尺素,是一家娱乐公司旗下的主播,因相貌身材都很受众,在网上也小有名气。

  这一天她同姐妹约好晚上在施艺餐厅过生日,所以她也在处理完

  施艺餐厅是规格较高的西式餐厅,如此看来洪尺素的收入水平也是相当可观了。踏入餐厅内,右手边的门迎人员便鞠躬问道:“您好,请问有预定吗?”

  洪尺素递过一张黑色的贵宾卡,那服务生便把腰板挺直,带着好看的微笑示意往里面走。

  服务生也确实做到了笑起来让人感到温馨亲切,甚至让夏泽轩都不好意思地向他点头问好。

  “看这样子,应该很有钱吧……”夏泽轩悄悄地和何凉说道。

  “那不是你有福气了?”何凉用胳膊肘戳了夏泽轩的胸口一下。

  “有福气……”夏泽轩被何凉这么一说,停下脚步害羞地摸了摸胸口,“不过这里确实好高端啊。”

  他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向前走去。

  餐厅内很宽敞,打理的干净的实木地板刷着深褐色,走在上面稳而舒心。精心设计的墙体泛着青色,除了几处落地窗的搭配,摆在墙上的名画也夺人目光。

  餐桌与餐桌之间也有很大的空隙,每一桌都铺着白色的餐桌,上面绣着蕾丝花边。铜色的三头烛台,缀着细小的火焰。

  摆放整齐的餐具与其相映衬,尤其是那漂亮的勃艮第红酒杯,似乎在低诉一段陈酿佳酿的往事。

  高高悬起的吊灯因挂饰而散着光芒,让整体的气氛看起来不会太过深沉。而那台漆黑的、优美的钢琴也因为演奏者富有深情的弹奏而传出一段段令人舒心的乐章。

  每走一步都会有一名服务生向自己打招呼,他们引着何凉等人走到深处,直到一个包厢外。

  “这里好漂亮啊。”夏泽轩忍不住夸赞道。

  “这儿我也常来的,是我最喜欢的餐厅。”洪尺素说着,服务生也把包厢的门打开。

  “honey!等急了吧!”洪尺素对里面的女人报以热情的称呼,那女人也站起身拥抱着她。

  “你好!”夏泽轩打了个招呼。

  “这位是?”女人向洪尺素投去目光。

  “啊,这位是我的恩人,后面是他的朋友们。”洪尺素的介绍让夏泽轩有些不太适应,“恩人......有点怪怪的。”他这么嘀咕着,却也点头握了握女人的手。

  “我叫钱雨霖,《雨霖铃》的雨霖。”钱雨霖自我介绍道。

  “雨灵灵?”夏泽轩看着钱雨霖说道。

  “人家说的是宋词的词牌。”何凉提醒道。

  “奥!好名字好名字。”夏泽轩尴尬地说。

  “赶紧先进来吧,慢慢说。”洪尺素热情地把他们领进门里。

  洪尺素绘声绘色地说出下午经历的事情后,钱雨霖也责怪起来,“你怎么今天逛街没有喊我呀?早说我陪你好了。”

  “一开始我也没打算去逛的,后来路过商场想起我们下个月不是要去海滩吗?我就去物色一件咯。”洪尺素双手交叉放在桌上“而且这不是有帅哥出手相救吗?”

  夏泽轩也有些不好意思,他笑了笑,喝了一口红酒。

  “大概是因为你过生日,所以上天给你安排了贵人来。”钱雨霖打趣道,两个女人也笑起声来。

  “你们关系可真好。”简修瑾用掌心拖着下巴,同她们说道。

  “是啊。”钱雨霖说,“我们是一起进入这个行业的,互相也帮助了不少。”

  “而且你们看起来都挺自在。”何凉切下一块牛排送进嘴里,不慌不忙地说着。

  洪尺素倒是迟疑了一下,“是很自在。”她说。

  “这也多亏了那个王八蛋消失了,不然还会祸害我家尺素的。”钱雨霖有些生气地说道。

  “别说这件事了......”洪尺素有些着急的样子看着钱雨霖。

  何凉等人自然是好奇地等待钱雨霖继续往下说,尤其是夏泽轩。他心里认为钱雨霖口中的“王八蛋”应该是前男友之类的角色,因此和钱雨霖问了下去。

  “唉,虽然都是很不开心的事,但毕竟这事也过去了。更何况是这种坏人,我不说出来骂几句都解不了我的恨。”钱雨霖猛地喝下一大口红酒,也不再顾忌上面子。

  “尺素一开始在直播平台上是不露脸讲故事的,攒够人气之后她也答应粉丝开了摄像头。自那以后粉丝也是暴涨,一直都很顺利。”钱雨霖描述道:“你知道的,人红是非多,总是会有黑粉来平台底下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嘛,我当时和她说就当没看到就行了。”

  这些话似乎也触动到了洪尺素的情绪,她的表情也愈发僵硬。

  “有一天她突然哭着抱着我,给我看了一个人给她的留言,我心想不就是一些黑粉嘛,至于让自己那么难过嘛。结果你们知道那个人发的什么吗?”钱雨霖说到这里,明显因生气而有些抖动“上面写着,

  ‘整容整得挺好啊,哪家医院我让我家小狗也整一个’,‘你长那么漂亮,是不是出来卖的啊?’,还有‘我知道你家在哪,小心哪天被我......’”

  “都过去了就没事了嘛。”洪尺素原本是想发泄出自己的情绪,可是在外人面前不好表达,便强忍着情感向钱雨霖埋怨似地说道。

  “总之还有很多不堪的言语,而且那男的好像知道尺素家在哪,还天天威胁说要上门找她,现在不是没影了吗?这种键盘侠啊,我算是见多了。”钱雨霖气狠狠地咬下一口牛排。

  “这种人确实很可恶。”夏泽轩的正义感又燃了起来。

  “是吧,那时候尺素天天都要看心理医生,搞得我们都特别担心。”

  “没有报警吗?”何凉问道。

  “这种情况怎么报警啊,根本找不到人,找到了也没理由抓的。”钱雨霖回道。

  桌上的蜡烛还在幽幽地燃烧着,它静静地听着几人的交谈,似乎也为此滴下了伤心的泪水。

  “说起来,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尺素的姐姐吧?”钱雨霖转了一个话题,夏泽轩也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看向钱雨霖。

  “她姐姐就是当红女星,洪尺修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