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草坪厮斗

拾疑 随良 2203 2019.08.23 20:05

  18:55 诗意公寓

  到了下班时间,白香瑶也随同何凉等人回了公寓。

  何凉拿起相机,脑子里想象着可能会出现的画面。他调整了光圈和聚焦点,手指轻轻地放在快门上。随着快门的按下,那相机的出槽口便慢吞吞地吐出相片来。何凉甩了甩照片,可是拍出来的只是眼前的电梯而已。

  简修瑾站在一边看着何凉的反应,有些好奇地走上前去看拍摄成果。

  “何凉哥在做什么?”白香瑶指着何凉的动作问道。

  “电梯维修。”夏泽轩用手圈着下巴,似笑非笑地说。

  何凉又拍了几次照片,可是照片还是没有出现他想要的画面,后面干脆连胶卷都没有从槽口钻出来。

  “看来它也歇菜了。”夏泽轩叹了口气。

  “说明这不是案发现场。”何凉自顾自地说道:“如果这里是真正的案发现场,就一定会拍出来的。”何凉也不知从何开始就相信这个相机的能力,即使是一种说不清的超乎科学的力量,他也渐渐地信服了。

  何凉看了一眼简修瑾,把相机递到她手上,然后回身看了一眼夏泽轩。“夏泽轩,你和我去一趟局里。”何凉又对着简修瑾说:“修瑾,你把白香瑶送回家里吧。”

  “行。”简修瑾一口答应道。

  夏泽轩有些苦恼地问道:“你要去找我舅?”

  “不,找一个能帮我们的人。”

  19:34 珍埠公安局外

  “说话算话啊。”何凉一见到眼前的人便忍不住露出笑容。

  “你们这样把我叫出来,我要是被叶队知道了就完了。”许谷音向四周看了看,确保没有其他人“怎么,有什么事?”

  “关于电梯的那个案件。”

  “嗯......果然还是为了案子啊。”许谷音有些为难地说道。

  夏泽轩上前拉住许谷音的胳膊,身体靠上去“谷音哥,拜托你了。”

  “别别别......这几天一直在查这个案子,倒是查了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何凉好奇地问道:“是指嫌疑人已经抓到了?”

  许谷音一脸尴尬地看着何凉“是啊。”

  “谁?”

  “到那边慢慢说吧,不然会被发现的。”许谷音指向对街的一家餐厅说道。

  -----------------------------------------

  时间回溯,两天前。

  “叶队,初步勘察报告出来了。”王佳娴拿着报告站在桌前,并把死者的现场勘察照片递给了叶楠林。

  “说。”叶楠林命令道。

  “死者白荣光,男,51岁,珍埠本地人。身高172cm,体重80公斤。钟本网络有限公司首席财务总监。根据现场勘察的结果来看,死因是窒息死,凶器则是死者身边的棉绳。死亡时间推算为当天下午5点至6点钟。具体的情况需要法医解剖后才能清楚,但是死者家属一直没有答应解剖许可。”

  “先不管这个,嫌疑人呢?”

  “死者的人际交往比较广,所以调查下来还是费了点劲的。”

  “有没有仇人?”

  “从调查来看,他的家属都提起了一家海鲜店的老板王安虎。他向死者多次借钱,前段时间再次借款时却被拒绝了。自那以后王安虎就一直对白荣光持有恶意,还经常打电话骚扰。案发当天晚上,他也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王佳娴说完,又补充道:“对了,他身材高大,想勒死死者这样的成年男人,我相信是轻而易举的。”

  “死者身上有没有其他伤口?”

  “有多处擦伤和三处骨折。由于是下雨天,死者脚腕,胳膊,面部等沾上水渍,擦伤后伤口呈现皮革样化。而死者的盆骨、胸骨、肋骨有明显骨折,说明死者在死前是有激烈反抗的。”

  “这种擦伤,说明第一案发现场不是电梯里吧。”叶楠林指了指照片上的几处伤口。

  “是的。”王佳娴说:“从死者袖口上的绿色草渍来看,应该是在一处草地上被勒毙的。”

  “能找出第一案发现场?”

  “死者腰带、袖口、裤卷里都有野草,而且这种草的种类不常见。检验完之后应该很快就能锁定目标了。”

  “嫌疑人是诗意公寓的?”

  “死者住在诗意公寓,嫌疑人不是。”

  “公寓任何人都可以进去?”

  “只要有门禁卡就可以进去,死者口袋里就有一张。”

  “那抬着尸体大摇大摆地进去,也未免有点夸张了吧。”

  “这一点......”王佳娴捏着报告“还不太清楚。”

  “第一发现者是谁?”

  “是同一栋公寓的王玉兰小姐。”

  “又是姓王的。”叶楠林用手指点了点桌子。

  王佳娴听了叶楠林无意间的调侃,觉得有点尴尬。叶楠林抬头看了王佳娴,意识到不对劲便立刻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的叶队,我也觉得挺奇怪的。”王佳娴一脸窘迫地回道。

  “说说具体情况吧。”

  “她现在就在这里......”王佳娴指了指旁边的房间“她现在就在里面,估计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

  -----------------------------------------

  叶楠林走到另一间房间,轻轻推开门

  “叶队。”许谷音和旁边的两名警员向叶楠林敬了个礼。

  王玉兰吓得往后一倾,王佳娴则是安抚道:“没事的,他是我们队长,你可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有烟吗?”王玉兰微微张开她干裂的嘴唇。

  许谷音见状,从外面拿了一包烟和一杯水放在王玉兰面前。

  王玉兰抬头看了一眼许谷音“谢谢。”她温柔地回道。

  “你还......真是贴心啊。”王佳娴假意露出大大的微笑,略带讽刺地说道。

  “人家也算是受害者,你就别计较了,回头我给你买一桶水。”许谷音小声地回道。

  “你!”王佳娴碍于这个场面,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气憋在心里。

  王玉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在手背上点一点,颤颤巍巍地送到嘴里。旁边的警员拿出打火机想替她点上。王玉兰下意识地一抖,用手示意要把打火机拿过来“我自己来吧。”,说着便点上了烟。

  王玉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再慢慢地吐出来。她颤抖的手似乎要平静了许多。

  “我那天下班回到家,站在电梯面前等电梯下来。”王玉兰说。

  “一共有三个电梯嘛,中间和左边的一直都在向上走。我就等着右边的电梯。”王玉兰回想着“右边的电梯也很奇怪,好像每一层都有人下来一样。从12楼,11楼开始就停,到了4楼,3楼,2楼也有停。”

  叶楠林一边听着一边琢磨着,或许凶手一直在电梯里,通过按不同的楼层,让人猜不到凶手从哪一楼下去。那么凶手很有可能是公寓里的住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