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料理店老板的陈述

拾疑 随良 2420 2019.08.13 12:34

  过了不久

  “滋......”铁板的声音盖过了他们的讨论声。老板熟练地将一整条鱿鱼切片,分好部位撒上调料,整个店里传遍了香气。

  “章鱼先生你好呀。”简修瑾趴在餐桌上,眼里盯着铁板上的鱿鱼。

  “这是鱿鱼”何凉把手放在简修瑾的头上。

  “这位是这家店的老板,一般晚上都会来代班,那天晚上也是他负责的李文阳一行人。”

  “老板好~”简修瑾因为趴在桌子上,只伸出一半的手打了招呼。

  “这个姑娘很可爱,跟你之前带来的不一样。”老板笑着向夏泽轩说,他将手里的铁铲猛的一翻,鱿鱼就都一片片翻了个面,火光中,可以看到她的名牌上写着“任年强”。

  “你天天装穷原来经常带妹子来这消费啊。”何凉冷冷地说道。

  “不不不,老板你一定误会了,之前那是我哥。”夏泽轩慌张地解释起来。

  “哈哈,好,那就当是你哥好了。”任年强笑起来很爽朗。

  “说起来,老板,5年前地铁口那个案子你是知道的?”何凉问。

  “是啊,当时警察来问了话,调了监控。”任年强说道。

  “那当时吃饭的几个人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吗?”

  “可疑倒没什么可疑的,只是有件事我很在意。”

  “不妨说说看。”何凉好奇地看着任年强。任年强也慢慢回忆起来“当时那个死掉的,叫什么来着?”

  “李文阳。”

  “对,应该是他,他中途接了几次电话,声音都特地喊得很大。当时我们跟他说了这里如果大声说话会吵到别人。”

  “不会是他嗓门本身就很大吧?”夏泽轩撇了撇嘴“说不定是男高音那种?”

  “这应该不是,他挂了电话之后说话声音倒没那么大,好像就是特地要说给谁听一样。”

  何凉摸了摸下巴,仿佛知道了什么。夏泽轩看着何凉也笑了笑“他确实是说给某个人听的。”

  “好嘞”任年强把鱿鱼分成三碟放在他们面前“女士优先”他说着,两只手伸到前面表示“请”的姿势。

  “谢谢老板,真的好香啊。”简修瑾拿起一碟,回到自己的餐桌上,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

  “很烫的,小心点。”任年强提醒道。简修瑾果然被鱿鱼烫了嘴,表情很丰富的样子。

  他们三个看着这一幕也不由得笑起这位贪吃的小姑娘。

  “其他两个人没什么不对劲吧?”何凉转过头来继续问道。

  “那两个一直低头吃饭,偶尔附和两声。”任年强把新鲜的章鱼拿了出来“这些事情我们其实一眼就能看明白。刚刚那个小公主在我不好明说,明显看出那个小伙子(指李文阳)是要给自己的情敌(张星图)施加压力。”何凉和夏泽轩对视了一眼,一同对任年强说“没想到老板你是明白人啊。”

  “何止是明白。”老板说着把小章鱼泡在白酒里递给何凉“要尝试吗?”

  “生吃?”何凉露出疑惑的表情。

  “哈哈,要是吃不下去我就弄熟的。刚刚小公主不是想吃章鱼吗?我免费请你们吃一顿。”任年强后半句话直接冲着简修瑾说,简修瑾也露出灿烂的笑容。

  “谢谢老板!”

  待餐食上到最后一道,何凉也放下了手里的手册和随身携带的圆珠笔。

  “现在知道的信息太少了。”何凉看着夏泽轩。夏泽轩一口吃着炒面一边看向何凉“那鹅也没蛋法。”他嘴里扯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说着。

  “你咽下去再说。”何凉撇了撇嘴。

  “我也没办法啊。”夏泽轩费力地往下咽了一口,对何凉说道:“我舅舅现在不在办公室,调不出来详细的记录。”

  “那待会儿我回家查吧。”何凉说道:“用我父亲的电脑查一下。”

  “我们也去。”夏泽轩坏笑道:“你今天一直霸占我的床,我也要体验一下你的。”

  简修瑾喝下汤,指了指自己问道:“我也去?”

  “没事的,何凉家里两张床,而且去年平安夜你不也住过吗?”夏泽轩说道。

  “不是,我没带换洗衣服啊。”简修瑾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你这话说的,凉哥给你买。”夏泽轩伸手拍了拍何凉的胸脯道。

  “你这人......”何凉瞪了夏泽轩一眼。

  “快走快走,简修瑾。”夏泽轩拉着简修瑾向门外走去,回头向何凉说道:“哥,买单这个既帅气又Man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何凉坐在桌前,看着一桌杯盘狼藉的模样,叹了口气“我迟早会被夏泽轩坑死。”

  “你朋友们很有意思。”任年强走了过来,挺直了腰板说道。

  “是很有意思......对了老板,多少钱?”

  “收你个友情价,2000元。”

  何凉咽了咽口水,看着门外向自己招手的夏泽轩,他无奈地低下了头“怎么支付?”

  ----------------------------------------------------

  为了获得更直观的犯罪现场的照片,何凉等人一同走向何凉的住处。此时夜已经逼得很深了,雾气随着空气中的湿度愈渐厚重,仿佛热度也没有刚入夜那会儿那么强烈。

  “待会儿再上去吧,晚上有点撑。”夏泽轩打了一个饱嗝,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说道。

  “就那样你还点那么多。”何凉没好气地说道。

  “哈哈,这不是凉哥请客嘛,哪好意思只吃一点点。”夏泽轩搂住何凉的肩膀。何凉一把拉开说道:“太热了,一边去。”

  他们走到公寓旁边的小公园里,那里空无一人,只有两个微弱的灯光还在努力照亮这一片。

  简修瑾小步走到秋千那坐下来轻轻地荡起来,何凉站在她的身后推着她。夏泽轩则是坐在滑梯的尾部,躺在滑梯上面看向雾蒙蒙的天边。

  小时候,何凉家附近也有一个小公园,里面设施不多,却也够用。一群孩子嬉戏打闹别有一番乐趣。记忆中一直有一个身影陪伴在何凉的身边,他努力不回想过去,却总是被突然闯入的最深层的噩梦所侵扰。

  “你在想什么呢?”简修瑾感觉到何凉推着她荡秋千时,时而用力时而无力,便侧过头来问道。她试图看向身后的何凉是否神情凝重。

  “啊......”何凉蹲下身来说道:“我在想,凶手是怎么犯案的。”

  “我觉得会不会是两个人合谋的啊?”简修瑾猜测道。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想啊,两个人都没有充足的时间犯罪,但要是联手合作,好像就能做成了呢。”

  简修瑾的猜测让何凉对事情的发展有了点眉目。

  “其实一开始我也这么想过,可问题就在于赵玲月的不在场证明。”夏泽轩从滑梯上坐起来,何凉和简修瑾则同时看向了他“我还以为你睡着了。”简修瑾说道。

  “我觉得问题就在于两个监控上面,或许他们两个都钻了空子。”何凉拍了一下手,这么一想他便更想早点回去查看摄像头下的内容。

  “回去就一目了然了。”夏泽轩站起身来说道。

  “对了,你还没有说第三个嫌疑人。”何凉提示道。

  “第三个嫌疑人......”夏泽轩摸了摸后脑勺,面露难色。

  与此同时,一阵尖叫声传到他们的耳朵里,是一个尖而细的女性的叫声。何凉和夏泽轩没有犹豫,直接向声音的来源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