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门上的符咒

拾疑 随良 2055 2019.08.31 19:05

  “进正屋是有两扇对开门的。”许谷音走到门前说:“就是这两扇。靠近屋内一侧被贴上了一道符咒,据说是驱灵用的。”

  两扇门已经松动,吱吖吖地发出噪声。上面还能看到多处划痕和发黑的烧焦的痕迹。

  “这门上怎么那么多斑痕?”何凉伸手摸了摸房门,在指尖揉搓,有一层淡淡的焦油痕迹。

  “当时被居民说是不祥的征兆,一把火要烧了这扇门,火还没烧起来,一阵妖风倒是吹过来把火吹灭,房门也‘啪’地被关上。”

  “这听上去确实有点邪门了。”夏泽轩说。

  “哪里邪门了,屋里面烧火,户外与户内产生空气对流,再加上天气使然,自然就有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何凉否决了所谓的“迷信之说”。

  “这么认真干嘛。”夏泽轩委屈地说。

  何凉把门关上,“当时符咒是贴在这里吗?”他在两扇门中间比划一下。

  “是的,就在两扇门之间。当时邻居把门一推开,那符咒就从中间断开了。”许谷音回道。

  “看起来就像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吊死死者之后,又被符咒封在里面一样。”何凉说着,把门打开走到门外。

  “所以当时居民们都很害怕,说是符咒一断,鬼就被放出来了。因此打开门的邻居和挨着这户人家的基本上都搬走了。”

  何凉听着,在外面把门带上,再打开门又带上。这个动作重复了两次之后说:“这个手法比较简单了。先是在一侧门上贴紧符咒,在另一侧门上粘上水或胶体,把门用力带上的时候,符咒就会整个贴在两扇门上。如果从外面推开门,就好像是符咒在里面贴上一样。”何凉推理的时候手上做着“贴”的动作,让他们更好去理解。

  “这一点……叶队也分析出来了。”许谷音露出佩服的神情:“不过你比他察觉得更快。”

  “我舅舅还蛮厉害的嘛。”夏泽轩咂舌道:“我以为他只会盯着我相亲呢。”

  “叶队?”王佳娴问:“盯着你相亲?”

  “是啊……他平时看不出来这样?”

  “说实话,叶队做事一直很严谨,观察力也很强的。”

  “那还是你们知道的太少咯。”

  何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那么还有什么令人疑惑的地方呢?”

  许谷音慢慢说出一句:“当时……死者的前脚掌与地面是接触的。”

  话一说完,着实让何凉二人感到意外。

  “什么?”夏泽轩先开口问:“他还能是自己抬起脚把自己吊死的?”

  “谷音哥,这也是我想问的。”何凉说的这句话是为了确认当时死者的真实情况,若是描述有一点差错可能结果都会不一样。

  “千真万确……”许谷音有些难堪地说:“我这里没有现场的照片,如果你们看了现场应该就会明白。”

  “现场照片……”何凉拿起挂在在胸口的相机,“看来它可以派上用场了。”

  何凉小步跑出门外,对着房门拍了一张照片,接着走回正屋,用不同的角度各拍一张照片。

  “不用灯光也能拍?”许谷音见着何凉一连贯的动作,提出了疑问。

  “谷音老师,这世界上有太多你不理解的事情,俗话说……”夏泽轩费力地想着,憋出一句话:“邪门的案子就应该用邪门的方法去破,对不对?”

  “虽然你说的毫无根据,但我还是信了。”许谷音点点头回应。

  王佳娴的好奇心驱使她走到何凉身边,想要第一个知道照片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何凉对着门外的光线甩了甩,那照片也迅速出现了一张张这个屋子里发生的可悲的案件的场景。

  王佳娴捂着嘴巴,眼睛微微翘起,神情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真的,真的拍出来了。”

  许谷音说到底还是不太相信的,但是当他真切地感受到那相片的温度和内容时,他也不由得感叹世间的奇妙。

  “这相机,为什么可以拍出来,明明是2个月前……”许谷音说的话变得语无伦次。

  照片上来看,房门处的两扇门紧紧闭锁,屋内侧的门上确实贴着一道符咒,符咒为长方形,整体是黄色,上面画着红色的符文,紧紧地靠在两扇门的衔接处。

  男孩吊在屋内,长长的麻绳一直延伸至他的颈部。手脚都被系上了绳子并打上了结,扭曲的表情可以看出死前是经历了绝望与痛苦。

  死者的前脚掌落在地面,与许谷音说的是一致的,而且死者的脚旁还有许多颜色不一的弹珠,那些弹珠紧密相连,构成了一个大大的数字“8”的形状。

  “这个弹珠……”许谷音看着照片说:“这和我们看到的现场不一样啊。”

  “你们当时没有看到弹珠?”何凉侧头问。

  “是有弹珠,但是都散落在屋子各处,根本不是照片里的样子。”许谷音问:“会不会是照片出错了?”

  何凉听到这,回道:“照片拍出来的是没错的,只是时间前后的问题。”何凉仔细地观察着弹珠的摆布情况,脑海里描绘着当时的画面。

  过了一会儿才知道事情的出入在哪里,冒出一句:“可能是邻居和其他居民做的。”

  “你是说,凶手混入居民里?”

  “这倒不是。这个‘8’字应该是凶手摆的,如果没有含义当时也不用特地摆出来。”何凉分析说:“若是其他的居民,认为这些弹珠没什么意义,当时一心只想着救下死者,很有可能把弹珠踢散了。”

  “当时没有一个人提过这个事……”许谷音扶着额头,表情为难。

  “这里的住户大多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哪里会懂得保护现场这一说。”何凉安慰似的口吻说道。

  “那这个‘8’是什么意思呢?”

  “我猜可能是凶手想传达的信息吧。”

  “8不就是8号咯。”夏泽轩把头一歪,嬉皮地说:“小孩死的那天不是5月8号吗?而且还是晚上8点。估计这凶手是图个吉利,88就是发嘛”

  王佳娴噗嗤一笑,“你不去讲相声真的是屈才了。”

  “是吧?我也觉得我有这个天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