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不得不说起的疑问

拾疑 随良 2140 2019.08.07 11:41

  --------------------------------------------------

  时间回溯2002年 5月10日晚19:30

  “明天晚上去吃麻辣烫吧?”

  放学后,杨宁静同张若馨走在回家的路上,张若馨突然提议道。

  “你认真的?你爸不是不让你......”

  “他明天不在家,晚上我们偷偷溜出去就好了。”张若馨笑起来有个酒窝,配上她的双马尾,看上去就是俏皮可爱的模样。

  “好啊好啊,那我们说好了。”杨宁静开心地回应道。

  “明天晚上,我们去县里。”张若馨把手背到后头,想着第二天的场景。

  “真期待明天呢。”

  “这可是叛逆的味道啊。”

  “哈哈,你在说什么啊,好吃是人的天性。”杨宁静轻轻拍了一下张若馨。

  “真有那么好吃?”张若馨停下来,很认真地问道。

  “会让你流口水的。”

  “那我明天可要好好尝试一次。”

  “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

  两人牵起手来拉了勾,月光之下,两只手紧紧地握着。

  ----------------------------------------------------------

  2012年5月14日杨宁静家中

  回想起过往,虽然杨宁静的眼神中总是带着失落的光芒,但还是同他们谈得融洽,让人单从言语中看不出她内心的伤痕。

  夏泽轩用筷子捣了捣何凉“看你那么轻松愉快,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

  “你都用‘也’了,还需要我多说吗?”

  “你觉得凶手是‘他’吗?”

  “如果你觉得的‘他’是‘他’,那我有可能就觉得是‘他’。”

  “你们俩在对什么暗号呢?”简修瑾好奇地发问道。

  “摩尔斯电码,你不懂。”夏泽轩说道,带着那贱贱的笑容。

  吃完饭后,他们聊了一些家常。三个人希望多了解张若馨的事情,不仅能对案件有更好的了解,还能让杨宁静心情愉悦一些。

  聊天期间,简修瑾凑到杨宁静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真的?”简修瑾作吃惊的表情。

  “对,好像就是那几天。”杨宁静肯定地说。

  21:26

  向陈香和杨宁静道了别,何凉他们也驾车准备回市里。

  县城里的节奏并不像市区那样快,傍晚也没有那么多人在外面晃悠,只有几个酩酊的醉汉遥遥晃晃地逛街,还有几个刚从澡堂出来的中年男女。

  何凉不慌不忙地坐上车,点燃了火,听见发动机的轰鸣声,那声音便是这一地段最有力的嘶吼。

  “凶手是她的父亲。”何凉踩下油门,目视前方说道。

  “什么?”简修瑾被他突如其来的讯息吓到,侧头看着何凉“谁的父亲?杨宁静?”

  “张若馨的父亲,张贺国先生。”

  “他?张贺国当时不是在外出吗?”简修瑾对何凉的话提出了疑问。

  “首先,我们先看一下他是否具备一个凶手的条件。”

  何凉解释道:“张贺国的父亲是一个企业大亨,做了不少生意,很有头脑。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名声败露,而妻子的举动可能给他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何凉回忆起杨宁静说的话“杨宁静提到的吵架的内容以及搬家,让我知道他父亲对他的妻子有强烈的不信任感。一个可以在张若馨面前不引起任何怀疑,还能抽烟谈论的人,我想除了他父亲并不会有第二个人。”

  “你不是说有可能是那个警官吗?”简修瑾问。

  “那个警官”这时夏泽轩继续接上何凉的推理“他只是过于谨慎,但是他没理由一定要杀害张若馨。”

  “我们做个假设:张若馨若是认识那个警官,那么那天他肯定会被列为怀疑对象之内,可是从档案里看到并无他的笔录和询问信息。”

  夏泽轩坐在后头,从两个座椅中间伸出脑袋来“若是张若馨不认识那个警官,他又以何种契机知道张若馨一个人在家,还能和她边抽烟边交谈。”

  夏泽轩的推理思路和何凉大致相似,那时他们手头掌握的线索很少,于是把一个可能符合条件的人强加进去,仔细想一想还是会有很多漏洞。

  何凉的想法是:如果张若馨不认识这个警官,这里便涉及到蓄谋作案或者是即兴作案。

  假如是蓄谋作案,他大可以用强硬措施,比如手铐或者其他方式约束女孩的行动,不用大动干戈甚至杀害女孩。

  若是即兴作案,就是说可能在盘查时见到女孩,可是当年在这个县城除了这个5.11别墅事件并没有其他恶性事件。

  而且一般来说盘查会配备两个及以上的警员,所以排除了这个想法。

  于是从这些思考的角度来看,这个警官符合了凶手的特质“心思缜密,了解刑侦手段”,但是从其他方式来看并不符合。

  “探案可以大胆地猜测或者推理,不过也要善于推翻自己的有矛盾的理论,否则只会陷入死循环,一直跳脱不出来。”何凉握紧了方向盘,同右边的简修瑾说道。

  “就像当年那些探案人员一样秉持着‘李明强就是凶手’的态度,只会在解谜的路上越走越崎岖。

  “张贺国的动机,应该就是对于妻子的怨念。”何凉叹气道。

  “你是说,张若馨父亲因为和母亲吵架,把气撒在了她身上?”

  “应该是。”

  “那张若馨不是很可怜吗?”简修瑾低下了头。

  “接下来只要去拜访一下张贺国,确认一些事情,大概就会让案件水落石出了。”

  “那你们的意思是,当年他并没有出差?这一切都是策划好的?”简修瑾追问道。

  “这个事应该是即兴而为,不至于策划那么久就为了杀害自己的女儿。”何凉向右侧打了方向盘,看了一眼后视镜“当时他应该有事,搭了顺风车提前回到家里,只要后面假装刚刚到家就好了。”

  “他有返程的火车票,再加上没有人怀疑他,所以当年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是否提前回了家。”

  何凉说完之后,夏泽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这些推理都是我教给他的。”

  何凉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夏泽轩,说道:“你看你后面,有个在漂浮的女鬼。”

  他没想到这句话没有吓到夏泽轩,而是让简修瑾吓了一哆嗦。

  “女鬼?哪里哪里?”夏泽轩和简修瑾两人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只不过一个是害怕,另一个是兴奋。

  后视镜里的小轿车灯光一闪,正好照到何凉脸上,他眨了眨眼,稳住方向盘。那时候有这么一道光,就这么射在了他的视觉神经上,何凉淡淡一笑。

  “原来是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