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审讯

拾疑 随良 2051 2019.08.27 20:20

  另一边,公安局内

  “抓到人了?”叶楠林坐在办公桌前,面前站着许谷音和王佳娴。

  “抓到了,k哥正在把他带回来的路上。”许谷音笑着说:“这可多亏了那两个小侦探啊。”

  叶楠林咳嗽一声,示意许谷音不要提到外人。许谷音便一下捂住嘴巴,向两旁看去。

  “佳娴!”叶楠林向王佳娴喊道:“汇报一下调查情况。”

  “哎,好的!”王佳娴向许谷音挑了一下眉毛,拿出一份材料,和叶楠林汇报道:“鉴识科从死者的腰带间、鼻腔、耳道里提取的草样和衬衫上的绿色污渍比对来看,是为同一种草样。通过化验得知,该草种为细弱剪股颖,由04年引进本地。但由于气候条件不适,开发成本较高,只在特定的几个区域进行种植。”

  王佳娴拿着报告,认真地说道:“在我市一共有7家正规的高尔夫球场在使用这种草坪,2个体育场草皮和5个足球场草皮使用过这种草种,但是其中一个体育场的草种已经被更优质的草种替代。还有多个公园、小区使用过,但是均被其他草种取代。”

  “看样子应该就是在某个不显眼的,使用这种草皮的地方了。”叶楠林把手搭在鼻尖,“那么犯罪地点也查出来了?”

  王佳娴听了,有些得意地笑起来“我们原本以为这项调查会花费很长时间,但是我们在草料供应商那里得知,有一家化工厂附近就有这种草坪。据说是当时为了测试草种生长情况才在那边种植的。”

  “看你这样的笑容,我相信你们也确定了这个地方就是犯罪现场了。”叶楠林说道。

  “没错,这里相对于那些有摄像头并且人流量大的地方,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犯罪现场。谷音……”王佳娴觉得说得太顺口便改口道:“许谷音同志去调查了一下,确实发现了端倪。”

  “你这还不如喊谷音呢……”许谷音调侃道。

  “化工厂在哪里?”叶楠林向许谷音问道。

  “那里距离市区30公里。”

  “找到什么线索了?”

  “在那片草丛里找到一张身份证,身份证附近的草坪还有明显的摩擦痕迹。”

  “身份证是谁的?是死者的?”

  “不是死者的。”

  “那就是凶手的?”

  “这还是要等你来确认了,那个人正在被带来的路上。”

  “叶队!”康歌兴奋地喊着,直接推开了门“人带来了,你来审他吧。”

  ------审讯室内------

  叶楠林站在审讯窗前,静静地听着里面的警员白云河的审讯。

  “名字”

  “刘治祥”

  “年龄”

  “28”

  “职业”

  “公司职员”

  “你与被害人是什么关系?”

  “被害人,什么被害人?我说警官,你们把我带过来什么情况都不说,不觉得很过分吗?”

  白云河嗤笑一声“还在装?”他说着拿起那张刘治祥的身份证“认识这个吗?”

  刘治祥有些惊奇地喊出来“你们从哪找到的?”

  “从哪?犯罪现场咯。”

  “犯罪现场?”刘治祥露出了一副扭曲的表情。

  “2012年7月8号,晚上20:21,有一名女性在诗意公寓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死者名为白荣光,钟本网络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刘治祥反问道。

  白云河指了指桌上的资料“这上面的简历显示,你先后在多家网络公司就职,两个月前入职泰雾网络有限公司做市场调研。死者就职的公司是钟本网络有限公司。”白云河略有深意地说道:“而你们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钟本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因为竞争大,所以我要去杀人?还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那么案发现场发现了你的身份证,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我的身份证早就丢了。”刘治祥着急地说道。

  “丢了?什么时候?”

  “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去了一家酒吧。后来喝断片了,醒来就发现我的身份证找不到了。”刘治祥想起什么事情来,便说道:“我想起来,那天有个陌生人打电话跟我说,我的身份证找到了。让我待在家里哪都不要出去,说是上门送来,可是等到晚上也没有人来。”

  “是通过什么联系你的?”

  “就是手机电话啊,你可以查我的手机记录,我应该没删。”

  白云河将信将疑地拿起刘治祥的手机,翻看了那天的聊天记录。“你是说哪条?”

  “就是这条,拨了30多秒的这个。”

  白云河按照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并且开了扬声器。一阵悠扬的曲调之后,那边有一个女性的声音。

  “您好!齿贝因儿童牙科医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白云河道了声歉便立刻把电话挂断,拍了一下桌子向刘治祥吼道:“你是在戏弄我吗?”

  “怎么可能?”刘治祥睁大了眼睛看了看手机再看看白云河,伸手想要再确认一次“你确定你没有打错吗?我记得是个男人的声音啊。”

  “好了,我也听你说够了。”白云河认真地说道:“你的身份证在案发现场被发现,案发当天也没有不在场证明,你该怎么去解释呢?”

  刘治祥听到这里,整个人几近崩溃,抱起头来大喊着自己不是凶手。

  “怎么样?”康歌侧头看着叶楠林“这回对了吧?”

  “单看手头的证据,应该是。”叶楠林又不太肯定地说:“不过动机是个大问题。”

  “说不定他们私底下有过节呢,是不是?你也知道的,这人天天喜欢去酒吧……”

  “先查查他们之间的关系吧,也不能贸然定罪。”叶楠林一边说一边走出审讯室,脚步沉重。

  康歌也跟上来,面对这种情况,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他直接提醒道:“最好不要再拖了。”

  叶楠林一听,停下了脚步,回身问道:“为什么?”

  “叶队你知道的,那个男孩的案子还没结吧?”

  “这……”

  “如果我们再结不了这个案子,你觉得我们还能干下去吗?”

  叶楠林听到这,又深吸了一口气。“今晚加班加点都要给我查出真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