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二人的交谈

拾疑 随良 3059 2019.08.20 14:40

  暴躁了一天的天气总算停歇了,何凉四人走出公安局,感受到了久违的清爽。

  “下完雨总算凉快一些了。”夏泽轩伸了个懒腰,向外面跑去。跑到一半回头招了招手“快点走吧!”

  “我用警车送你们吧。”许谷音走向警车。

  “不用了。”何凉拉住许谷音的胳膊“你们赶紧去忙案子,我们待会儿打车就行。”

  “这么晚了能行?”许谷音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照顾他们。”

  “讲话都不像以前那样了,看来真是长大了。”

  “你也没大我几岁吧。”

  “大一天都是大。”

  “那改天再来我家里睡一觉?”

  “你还真别说”许谷音有些回味的语气“还真挺舒服。”

  “那是我旧房子了,现在的新房子,床垫超级加倍。”何凉打趣道。

  “哈哈,你被夏泽轩带得都那么搞笑。”

  “不!”何凉一口否定“这是天生的幽默感。”

  “行啦。”简修瑾忍不住插上一句话“你们再聊下去就没完了。”

  “那行,你们走吧,我先进去了!”

  “拜拜”

  “再见!”许谷音下意识地敬了个礼。“对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来找我!”

  地上的积水反射出了许谷音的倒影,每个辛勤付出的警官,他们硬朗的身姿和标准的手势,都随着一个个稳健的步伐,一点点地漾开。

  ---------------------------------------------

  23:56 何凉公寓内

  “好辛苦,好累......”夏泽轩一进门便倒在沙发上。

  “我说,你们为什么又来了我家。”何凉踢了踢夏泽轩的鞋子“快把你的鞋子换下来。”

  “好累,不想换......何凉,你住的这个公寓发生了命案,我们是怕你有事,你还这样嫌弃我们。”夏泽轩把头埋在沙发里。

  “我不是嫌弃,我是怕楼底下那群大妈又制造各种奇怪的话题。”

  “能说什么,两男两女的不伦恋情?”夏泽轩头也不抬地说道。

  简修瑾听了,上去轻轻地捶了夏泽轩一拳“你一讲话就容易跑偏。”

  “哇,简修瑾大小姐,这一拳真舒服,请再来一拳吧。”

  “我们把他扔到外面去吧?”何凉问道。

  “我觉得可以。”范兰茵和简修瑾同时回道。

  “别!”夏泽轩抬起头来“话说如果我和简修瑾不在这,范兰茵也要住在你家里,我这是怕你玷污了人家小女孩的清白!”

  夏泽轩义正言辞地样子逗笑了何凉,“真是劳烦您费心了,我是不会跟你一样禽兽的!”

  “我们去洗漱吧。”简修瑾把手搭在范兰茵的肩膀上,范兰茵点了点头。在走向卫生间之前,范兰茵先是到夏泽轩旁边狠狠地捶了他一拳,之后快步走开。

  “何凉!很痛哎!”

  “谁让你乱说话。”何凉笑道。

  半夜01:54

  书房的灯亮着光,简修瑾好奇地轻扣着门,从门缝中看见何凉坐在桌前记录着什么。

  敲门声刺激到了何凉的神经,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是你啊”何凉说。

  简修瑾微微推开一条门缝,问何凉能不能进去,何凉便点点头让她进来。

  “你在写日记吗?”简修瑾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咖啡的香味也传到何凉的鼻腔里。何凉伸了个懒腰“是啊......”何凉说道:“他们都睡了吗?”

  “兰茵刚睡着,夏泽轩好像很累,趴在沙发上就没起来。”简修瑾嘴角上扬“他们都挺辛苦的。”

  “你有给他盖上被子吗?”何凉问道。

  “盖了。放心,不会让你兄弟受凉的。”

  “他冻死都和我没关系。”何凉说道。

  “你果然跟我们想的一样。”

  “想的什么?”

  “那会儿范兰茵不是悄悄问了我们一句话吗?”

  “对,你不说我都要忘了,她说我啥了?”

  “她问,你是不是有点闷骚。”

  “你们都这么认为?”何凉撇撇嘴。

  “这可不是贬义词。”简修瑾笑着,拉了一个椅子坐在何凉身边“夏泽轩很外向,你有点内向,可能你们表达感情的方式有些不同。”

  “比如说?”

  简修瑾转了转眼珠,“他可能就会有些不顾虑太多,你会默默地把该承受的都放在心底。”

  “那你觉得这是件坏事吗?”

  “我倒希望你能把想说的说出来,或者说不要在外人面前那么的......”

  “太正经?”

  “差......不......多吧。”简修瑾一字一句地说着,然后捂住嘴笑道“完了,我这是被四分音符大哥传染了。”

  “我可能是因为从小在这个环境下所影响的吧。我父亲一直是公私分明的,在工作时坚决不打哈哈(开玩笑)。”

  “这是对的啊,但是感觉你不太愿意和我们分享你的难处,好像你一直都很坚强,让人会有距离感。”

  “我觉得给人带来负能量是不好的吧。”何凉有些不解。

  “偶尔闹一闹小情绪也没什么不好,好歹让我们觉得,你需要我们。”

  何凉想了想说道:“今天......不对,是昨天。夏泽轩帮周清说的那段话就让我感受到了,即使周清是凶手,他也会因为周清作为母亲的难处而爆发。”

  “对对对。”简修瑾点点头“他就很容易情绪化。不过你还是在这个基础上再理智一点就好了。”

  “做人好难啊。”何凉双手捂住脸,头向后靠。

  “你不要很为难,我只是跟你闲聊嘛。”简修瑾噘着嘴回道。

  “那你是怎么处理人际关系的?”何凉的手指中露出一条缝。

  “我嘛......我就和我妈妈一样,一直都很随和啊。”

  “看得出来,你妈妈就像个大家闺秀一样,甚至比你还端庄。”

  “我也不是大家闺秀啊。”

  “你看,就像是你觉得闷骚不是贬义词一样,我觉得大家闺秀也不是贬义词。”

  “这样会让人听起来像是花瓶。”

  何凉把手拿开,盯着简修瑾的脸看“我觉得,这也不像花瓶啊。”

  “何凉,你是不是觉得你活得够久了。”

  “哈哈哈,开玩笑而已。”

  何凉脑筋一转,换了个话题“你觉得这段时间,不管是别墅事件还是地铁案,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刁钻。”简修瑾把手指放在嘴边想着,说道:“我们都在杂志社上班,碰见那么多案子,总归会打乱节奏吧。”

  “继续说说看。”

  “就好像是厨师兼职当了英语老师,总归是有点奇怪吧?”

  “可要是这个厨师确实英语一流呢?”

  “那就另当别论了。”简修瑾听出了何凉的话中的含义“我知道你推理能力很强,但是毕竟探案是侦探和警察做的事。如果你真的感兴趣,当初为什么要做编辑啊?”

  “因为......”何凉想到了一些往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如果很为难的话就不要说了。”简修瑾看出何凉的心思。

  “我还是说说看吧,回头让你觉得我又故意跟你保持距离。”何凉拿起桌上的圆珠笔转起来“我妈妈,过世之前我也想过要当警察。那会儿我一直觉得当警察好酷,置身案件之中真的很刺激。”

  “我爸经常把什么法医学、心理学、药理学的书扔在客厅的茶几上,我当时也是一点点把那些琐碎的知识吃透了。加之可能我本身兴趣使然,所以在这方面算是有点小天赋。”何凉端起简修瑾送来的咖啡喝上一口。“所以在那之前我一直想着要报警校。”

  “后来是因为乱七八糟的琐事吧,我学了文科,又接触了除了逻辑推理以外的我很感兴趣的东西。像什么古代文学,琴棋书画之类的学术研究,也挺有趣的。而且从那些画面中,我就窥见了摄影的魅力。”

  “你这可真是峰回路转啊。”

  “因为把美景拍下来,或者置身其中也很有意思啊。”

  “你还真是个纠结体。一面是理性的,一面又是感性的。”

  “不过,让我最心痛的就是......我妈妈去世的那一天。我一直觉得家里有个当警察的爸爸,我妈妈肯定不会受委屈,结果她到最后还是自杀了。”

  简修瑾一时接不上话来,看着何凉难过的神情。

  “我也没有怪我爸,本来生活就是那么不尽人意嘛。”何凉笑着说“所以总的来说,我还是希望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推理这件事不会给人带来困扰,或者给我带来负担,当个兼职也没什么。”

  简修瑾也笑了出来“你和夏泽轩一样的特点就是过于乐观。”

  “应该也加上你。”

  “那就勉强算上吧。”

  两人笑了起来

  简修瑾抬起胳膊看着腕表上的时间“都2点半了,该睡了,大侦探。”

  “嗯,我写完就睡。”

  “你有没有写我的坏话?”简修瑾把脑袋凑过来。

  “没有.......”

  那时,何凉的心头一紧,他直至后来想起这个晚上同简修瑾聊的天,也未曾觉得这一段有什么特殊的。当简修瑾把头凑到自己眼前时,他便有了不一样的情愫挂在心里,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乖”简修瑾摸了摸何凉的头发,转身向门外走去。

  “晚安”

  “晚安......”

  何凉,就这么坐在座位上发着呆,直到意识到简修瑾已经离开,才摇摇头动起笔来。

  “女人真可怕。”他写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