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野草

拾疑 随良 2271 2019.08.17 19:56

  “接下来让我为大家解释之后的情况。”夏泽轩一股想要压轴登场的语气,接着说道:“但其实当时李文阳并没有死。他依靠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就像嫩绿的野草一般,即使被绿了也要坚强地揭发凶手的勾当。”

  夏泽轩挑衅地看着赵夕落“他爬到车厢中段,从口袋里掏出一片口香糖,撕下一半放在手中,另一半放在嘴里要吞下去,结果还没嚼就咽气了。”夏泽轩生动地把李文阳爬向车厢的动作和吃口香糖的模样表现了出来。

  “其实听到这里,我已经把提示说出来了。一开始我以为他拿口香糖是表示自己被‘绿’了。但其实他是为了表示‘另一半’”

  “另一半?”简修瑾复述了一遍后,“哦”地反应过来:“李文阳爬到车厢中间,一半在里面一半在外面。后来为了确保不被理解错误,还吃下一半口香糖,原来是说另一半啊。”

  “很好简修瑾,你帮我推理完了。”夏泽轩拍了拍赵夕落的肩膀说道:“小伙子,虽然人家李文阳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你和赵玲月是共犯。”

  “我们再来说一说第二天的案子。赵玲月在家中割腕身亡,这也是被设计好的。”何凉把赵玲月死亡时的照片拿了出来。

  “从图片上来看,赵玲月的肢体没有出现反抗迹象和伤痕,就好像真的自杀了一样。”

  何凉翻出当时李文阳手机内的通讯录的照片,他说道:“李文阳会不会只在手机里存两个手机号,这一点我无法推测。不过张星图完全可以在李文阳被击晕之后删除那些无关的联系人。那么也就是说,张星图早就为自己留好了后路。”

  “赵玲月在目睹了李文阳的死亡过程之后,心里是极其胆怯的。她也通过电话向张星图传达了想要自首的念头。不过这也是在他预料之内的。”何凉说完,赵夕落也咽了口水。

  “张星图告诉赵玲月先冷静下来,为了防止警方追查,让她直到第二天中午11点半之前都保持关机状态。到11点半再给他打电话,并嘱咐道打不通就打座机。”

  何凉翻出赵玲月手机的通话记录的图片说道:“至于张星图,只要在家等赵玲月给自己家的座机打电话,他的不在场证明就构成了。”

  “可是这么做,张星图是怎么保证一边通话一边前往赵玲月家的?”范兰茵终于发话问道。

  “好问题!”夏泽轩又想伸手摸范兰茵的头,范兰茵反应灵敏直接避开。

  “这......其实都是赵夕落替张星图通的电话。”

  “什么?”简修瑾和范兰茵几乎同一时间说道。

  “什么?”之前喝醉的小哥又凑热闹似地复述了一遍。夏泽轩把那小哥推开问道:“你怎么又跑过来了。”

  “怎么,尿多,不行啊?”

  何凉见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喝醉的小哥和夏泽轩身上,便立刻补充道:“赵夕落替张星图接了电话,27分钟内,都在拖延时间,直到张星图抵达赵玲月的住宅并杀害了她。”

  何凉说完,让范兰茵帮忙拿来一个酒杯,接上一杯白开水,自己则是继续解释。

  “张星图前往赵玲月的住所,与赵玲月商量关于自首的事。沟通无果后,张星图假意帮助赵玲月构思自首内容,并且引导她写下所谓的‘遗书’。其实那封假遗书,只是张星图告诉赵玲月,在自首时要记住说哪些话。所以在‘遗书’上面,那些话都是散乱地分布在纸张上,只是赵玲月在随手记录而已。”

  何凉说着,把“遗书”的内容读了出来“我很伤心,我觉得很累,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忍耐下去了。”

  他放下照片说道:“这些看起来就像是,自己男朋友死了,悲痛欲绝而留下的讯息,之后伪造的自杀现场更是佐证了这一点。”

  何凉把准备的最后一组照片拿出来,捏在手中给赵夕落看。他说道:“这两张是赵玲月的桌面情况和死时的状态。从现场来看似乎赵玲月只是因为死后失去意识,随意踢翻了桌子。其实这都是凶手的设计。”何凉接过范兰茵手中的酒杯,晃了晃酒杯。

  那位跟着赵夕落的大叔唐黎明也因为被范兰茵拉了过来。看见唐黎明时,赵夕落仿佛见到了救星。

  “你这么现在才过来。”

  “我也感觉你去厕所的时间有点长,可你一开始跟我说了让我在酒吧里多注意点人。”

  “这人都跑来堵我半天,你才过来?”赵夕落埋怨似地说道。

  “谁知道呢。”唐黎明耸了耸肩。

  夏泽轩冷哼一声“你俩可真是没默契。”

  “大叔,你把你口袋里的糖借我一个。”何凉和唐黎明说道。唐黎明愣了一下,从口袋里缓缓拿出一颗糖果,并向赵夕落投出“你告诉他的?”这一问题。

  赵夕落止不住的摇头,何凉则笑着接过糖果说道:“一开始看你脸色不好,我以为是工作繁忙导致的。后来注意到你会手抖,接不稳照片,而且扶着额头,我就怀疑你可能是有低血糖的症状。到后来注意到你穿着花色衣服,穿着运动鞋,这表明你希望在晕倒的时候第一时间会被发现,穿运动鞋也是因为走起来会稍微减轻症状。至于来酒吧不喝酒而是喝柠檬水,我想就不用再继续往下解释了。”何凉拿起糖果说道:“猜糖果而不是药,也是因为你桌子上就放了一盒这样的糖果,相比于吃药你应该更喜欢吃糖吧。”

  唐黎明听得发懵,他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只是从一些小细节中便推理出了自己的病状。

  “我们继续回到案件。”何凉说着,把糖果放进白开水里晃了两下“张星图把安眠药混入赵玲月喝水的水杯中,由于是白色药丸,喝下去也没有太多怪味,赵玲月便中了张星图的计。在赵玲月写完所谓‘遗书’没多久后,赵玲月便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为了防止‘遗书’沾湿破坏自杀的证据,张星图把‘遗书’拿开,将桌子掀翻,再将那张‘遗书’混入那些潮湿的物品中。”

  “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何凉自问自答道:“一般来说,我们如果要吃药,会把药放进杯子里吗?”何凉把杯子举起来,里面的糖果还在一点点地消融。

  旁边的人纷纷表示不会这么做。

  “所以为什么张星图要大费周章做这些,为的就是让勘察人员查不出安眠药是放进水中起了作用,还是赵玲月用水服下了安眠药。后续只需要把那些安眠药散乱地丢进水渍中,这样检验科检查出来的安眠药成分也是因为桌子倒了之后,安眠药凑巧掉落在水中而形成的。”何凉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