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远方的暗号

拾疑 随良 4167 2019.08.01 09:00

  何凉拿起手机,用手机的照明功能仔细地检查每一道痕迹,从上至下,从这个椭圆体到箱子本身,他不希望错过每一个值得留心的细节。

  不一会儿,自顾自琢磨半天的何凉如开了窍地摆弄“小地球”,将它最上面的一侧掰开,再把下半部分直接拔掉。

  只留了上半部分之后,将铜环旋转到合适的位置,那机关就轻松地打开了。

  那机关像花瓣徐徐绽开一样向四周张开,里面藏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钥匙,何凉将钥匙向陈数典晃了晃。

  陈数典见此,把那些小部件拿到手里,皱着眉头好像很难理解刚才何凉的做法。

  何凉见陈数典这么苦心钻研的样子,也没直接说出答案来,而是一步一步地引导他走向终点。

  “陈叔”

  “哎,哎你说。”陈数典玩弄着手里的部件,听到何凉的声音,随声应道。

  “不知您是否了解国画。”

  “国画?用毛笔在纸上作画的?哎这些东西,我们这些糙汉子哪里懂。”

  “那第一步我就直接告诉您了,线索就在箱子上。”

  “箱子上?”陈数典把部件放在桌子上,细细地检查起箱子上的图案,随着何凉的指尖的提示,他也看出了什么。

  “好像有两只麻雀?”

  “这是喜鹊,古时又称灵鹊。这箱子上画的两只喜鹊出自〈双喜图〉,为北宋画家崔白所作。”何凉说罢,从手机上找出图片给陈数典看,从二者的比对之中也确实看出了两只喜鹊近乎一致的动作与姿态,只是原图《双喜图》中最底部还有一只兔子,箱子上却没有。

  “当时我以为应该有图里的兔子,便看了一下箱子底部,并没有看到相关的图案。而后想起了‘古罗马竞技场’这个关键的线索,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没有画完整。”

  何凉没有多卖关子,紧接着说道:“这幅图所作的是秋天的景象,残枝枯木表现出萧索凄凉的背景特点。若是将其与衰败的古罗马相联系,就能从中获取不少信息。首先,古罗马竞技场放在现在而言,还保留着因为时光磨洗而留下的残破的状态。〈双喜图〉若是影射衰败的古罗马,便是现在缺了一大块的样子。”

  何凉说着,重新拼起“小地球”,再把最上层的缺角重新拆卸下来。陈数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脑海里还在重现古罗马竞技场的原貌。

  “再来便是刚刚提到〈双喜图〉中少的兔子,喜鹊当做竞技场内的观众,兔子当做场上的野兽。少了野兽留下观众,就是提示保留圆环的上半部分。我再大胆猜测因为古罗马位于北半球,再来就是三个圆环只有一个藏有钥匙,那便可以把‘南半球’的部分拆下来。”

  何凉一边讲解,一边将小地球中的下半部分拆开,现在看来只剩下残缺一半的“北半球”,若是再说简单一点,可以理解为切掉四分之一的半圆形布丁。

  “最后就是解开谜底的最重要的一环,陈叔有没有留意到箱子上镌刻的花纹?”何凉的嘴角微微上扬,他好像很享受推理的过程,尤其是引导别人来推理的时候更能获得满足感。

  “哎箱子上是有花纹,这代表什么?百花绽放,又回到繁荣的时候了?”

  “并不是,不过确实是花盛开的时候。这种花会在夜间开,也便是昼夜交替的时刻,而且没过多久便会凋谢。”

  “那应该是昙花吧?”

  “没错,这里的提示便是太阳落山的时刻。〈双喜图〉的秋季与昙花的花期相符,北半球处于秋季时,太阳日落时处于正西方向,而古罗马竞技场的残破部分大都处于‘南’一侧,处于背光面。”何凉拿起“北半球”,在有光线的地方挪动圆环,直至残破部分不会被光线照到,那机关因为光线的激活徐徐展开。

  陈数典看到这,向何凉竖了一个大拇指,“哎老何的儿子果然不一样。”

  “通过这些我也大概知道这是谁出的谜题了。”何凉拿起钥匙便要打开箱子,“我父亲对于古罗马的熟悉程度一点不比普通学者差。只不过他给的线索又多又杂,而且挑的图也不严谨。要是憋在屋里随便折腾两下应该也能......”何凉没有继续往下说,眼睛被箱子里的东西所吸引。

  一张旧纸、一部照相机、一堆胶卷和一本书,箱子里盛放的东西让何凉疑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藏宝图或者金银珠宝。”何凉拿起那张纸调侃道。

  纸上清晰的字迹写着:

  致:开启箱子的人

          偶尔去山外休憩,

          享受悠然自得。

          那便是远近闻名的地方,

          村民都很热情。                         

                                              Y.C致上

          

  何凉顺着这几句话的提示,心里也有了大概的了解。紧接着他拿起相机,放在手里还挺有分量。

  相机上面有好几处划痕和一处小裂痕,原本黑色的机身都被摩擦得泛着光亮,显然它已经上了年纪。

  “这个是我父亲的相机。”何凉说道,而一旁的陈数典好像沉浸于手机的内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在何凉又一次喊到“陈叔”时,陈数典才放下手机凑过来看。“噢,哎你说,你说这是谁的相机?”

  “我父亲的,小时候常看父亲给母亲拍照,不过他一直不舍得拿给我用,怕我坏了他的宝贝。”说到这,何凉的心里其实还有些不解——对于如此珍贵的相机,为何无端出现这样多的痕迹,而且父亲又为什么要将它寄给自己,心里也道不出个所以然。

  “这种相机拍出来的照片应该很有感觉。”何凉说着,检查了一下相机的功能,发现还可以正常运作,于是他就用相机里原本就装好的胶卷准备拍下一张照片。

  他见陈数典还在鼓捣手机,便将镜头对准陈数典,按下了快门。

  走到光线较强的窗户边,将照片从出槽口拿出,槽口可能卡住了照片,何凉倒是费了点功夫才取出来。

  拿着照片还能感受到一股照片成像时留下的余温。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个相机拍照,但是之前在父亲那里第一时间讨来照片时,也未曾感受过如此明显的湿热感。

  这种触感让他觉得,就像是有人把照片攥在手心很久,汗水浸润了照片,而后依依不舍地交给他的样子。

  没曾想到,何凉借着光“甩”出来的照片,渐渐显出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照片没有拍出陈数典的英俊脸庞,而是出现了一处何凉从未见过的山野之地。

  那地方树立着一幢兼具中式古典美和西式优雅美的特点的别墅,从上至下都可以看出通过精心的设计。

  除了房屋和周遭的植物以外,那照片中的女孩最令人在意了。

  女孩站在房屋前,灿烂的笑容同房屋相配,看得出女孩心中的喜悦之情,她似乎很满意这个居处。

  何凉平日里也常看到一些难以解释的画面,不过大多数都是P图或视觉效果而已,今天他确信自己亲手照出了一张不应该出现的照片。

  他仅仅只是将镜头对准了陈数典,陈数典的周围也没有相关的景物图,所以说从眼前所看,是无法解释这个问题的。

  “或许是相机本来就放好的照片”何凉想起自己父亲得意的笑容,也觉得若是他的父亲或许会作这样的恶作剧。

  于是他在暗处将胶卷盒轻轻打开,不过只看到一张张空白的胶片。

  何凉又开始思索起来,刚才自己也确实见证了画面通过曝光从无到有的过程,或许是自己忽略了什么线索。

  于是他干脆把胶片都拿出,又将箱子里的新胶片装到相机里。

  伴随着一声“咔嚓”,那神秘的图片又一次呈现在何凉眼中,而且这次比刚才更清晰。

  “也许这些胶片只能照出这个画面,提前设计好的话也是可以实现的。”何凉冷静下来,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顾虑。

  且不说这些照片是怎么形成的,若是父亲给自己相机就是为了让自己调查此处,那自己是否应该顺着这个方向去寻找父亲想要告诉自己的事情。

  何凉拿出箱子里的本子,翻开来看,只是一个相簿一样的记录手册。

  里面可以粘贴图片并在后面写上感想,不过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没有一张照片或是一句话。

  所以何凉又重新将纸条拿起,嘴里念叨着什么。

  “哎小何,时间不早了快到中午了,我们抓紧时间打扫完吧。”陈数典这时说道。何凉将照片揣进裤兜里,“陈叔,不知道您能联系到我爸吗?”

  “嗯......我好久没联系了,不太清楚。”陈数典尴尬地笑着,何凉只好点点头。

  “那什么,陈叔。我有点事情想了解一下,现在就得去一个地方,今天麻烦您先帮忙打扫了,下次一定补偿您!”何凉说着便要离开。

  陈数典则是一把拉住何凉,何凉看着陈数典,陈数典说道:“这么急?哎你中午在这吃完饭再走吧?”陈数典的嗓音提高了不少,或许这是要体现热情好客了。

  “不了陈叔,下会儿再吃,今天确实有点事。”

  “那好吧!”陈数典说着,眼睛一转,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系带,递给何凉。“哎你那个相机,挂着这个应该方便点。”

  何凉接过系带,把相机穿好挂在脖子上,长度刚好合适。他觉得箱子里的东西还值得研究,便合上箱子抱在了怀里。“谢谢陈叔了,我先走了。”

  “那你走吧!不留了!”陈数典大声地说道,向何凉招了招手。见何凉背过身走出房门,陈数典的脸上出现了欣慰的笑容。

  打开门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听着旁边小孩子们嬉戏打闹的声音,何凉向那边看了一眼。

  一个小男孩和何凉四目而对,何凉也注意到站在后面的家长轻轻地推了小男孩一下。

  男孩跑过来,“叔叔你要去哪呀。”他天真的笑容和露出来的小奶牙十分讨人喜欢。

  虽然何凉已经很久没有在这边生活,但也能认识几户人家,眼前的小男孩应该是这边的住户家里的孩子。

  母亲应该就是那个站在一边向他问好的女人。只是接触的较少,还喊不上名字来。

  何凉对着孩子的母亲点了点头,笑着蹲下身子来,把箱子放在地上,和小孩说道:“小朋友,叔叔要去很远的地方,是不是有好玩的要跟叔叔分享呀?”

  “你来陪我们玩吧。”

  “这次恐怕不行呢,下次好不好?”何凉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小男孩,“这个你拿去给小伙伴们分享吧。”

  小男孩高兴地接过巧克力,蹦蹦跳跳的样子很是兴奋。“对了叔叔,你把我爸爸接回来吧。他在涂......涂山路那边,好像在施工,就回不来了。”

  这时,孩子的妈妈走了过来牵起孩子的手道:“你别听小孩子胡说一通,他爸爸出差了。好像是他从广播里听到涂山路那边施工了,又有什么交通事故,小孩子嘛,想象力都很丰富。”

  “可是妈妈这不是你......”小男孩刚要说些什么,他妈妈就一把捂住小男孩的嘴,“跟你说了叔叔有事的,别耽误叔叔了。”

  小男孩只好泄了气一般,拿着巧克力,嘟着嘴回到了小伙伴们的身边。

  “不过那边确实在修路,注意安全就是了。”男孩的妈妈勉强挤出笑意,何凉道了声谢,带着箱子向车子那里走去。

  何凉上了车,想起那张纸条的内容,确认了自己的目的地。“好像还得谢谢他们,原本我是要从涂山路那条路走的,看来只能绕个路了。”

  何凉注意到副驾驶还有一小盒巧克力,刚想把它都带给孩子们,却发现那个地方已经没了人影。“应该回去吃饭了吧,走得匆忙也没有问到名字。”何凉系好安全带自语道:“只好下次再问了。”

  一路上何凉都在想着那照片的内容,关于纸条上所写的信息,他也早已记在了心里。

  “悠远村”何凉念了一遍。

  那纸条上写的是何凉同他父亲常用的暗号,通过一篇小文章来推断出写字人要提供的线索。“Y.C致上”便是提示点,y和c表示纸条上出现的字的首字母。

  从纸条上的“悠”、“远”、“村”三个字来看,拼音为“you”、“yuan”和“cun”,三个字首字母对应Y和C,因此留下纸条的人给出的地点便是“悠远村”。

  这是何凉所处的城市附近的一个村庄,而且村庄周围有山有林,恰好符合房屋的地理位置。

  何凉深信这个房屋应该就在悠远村不远处,他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很惊人的秘密。

  起码自己的父亲费了那么多精力,也不会只为了让何凉到山里感受大自然的气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