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梦中是谁的身影

拾疑 随良 2015 2019.08.05 10:18

  深夜,睡梦中

  “笑声”

  何凉的耳边环绕着一阵爽朗的、清脆的笑声,从复杂的光线中他瞥到一个白皙的手臂向他伸过来。

  他伸手去抓住,却只抚过了黑色的头发,还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何凉的周围尽是鲜花和野草,它们渐渐把他吞噬,淹没......

  场景一转,何凉的眼前出现一个板凳和一条麻绳,伴随一声“咣当”他突然被惊醒。

  “是梦吗......”

  何凉坐起来,把床头的灯打开,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没有梦里的那些物件。

  梦里的那个女孩,他觉得是要给他传达信息的那个双马尾女孩。

  只是他不知为何会做到这样的梦,还有如此真切的触感和嗅觉。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5点半。想着接下来也很难入睡,也快到起床的时间,便起了身。

  出了门,阳光透着树影照在他的脸上,脖子上挂着的照相机也在这种角度下折射出好看的光。

  何凉对光影的关系十分感兴趣,总觉得这种自然的光在特定的角度下会拍出很多好的作品。他轻轻抚着树叶,拿起照相机对焦,按下快门。

  公寓里的这片小风景已经被他拍了好多次了,总觉得每天的样子都不同。他还用一年的时间去拍摄同一处风景并做了一个相册。

  简修瑾也看过那个相册,一面佩服他的毅力,一面夸他拍的很有一种亲眼所见的真实感。

  何凉一路上都想着十年前的案件,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公司。

  碰巧遇到简修瑾,她一见到何凉就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呢?”

  “嗯?”何凉一惊,见到她便不自主地笑了出来“昨晚没睡好。”

  简修瑾点点头“我也有点......”

  两个人都为那个案子感到苦恼,本来只是简简单单的上班下班的日子,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会去问吗?”简修瑾是指何凉会不会找王姐,而何凉不知道她指的什么。

  “就是......”她又止住刚要到嘴边的话,“没什么啦,快进公司,要迟到了。”

  何凉晕晕乎乎地走到位置上,多少有些疲惫。做完手头的事情,他从电脑里扫描了周末拍的照片,把一些景色摘了进去,其中还有别墅的照片。

  “这个女孩你认识?”同事赵子然抱着资料走过来:“这不是十年前的凶杀案吗?”

  “嘘!”何凉把手指放在嘴尖。

  赵子然便四处打量一番,小心地凑到何凉旁边“何编,有间谍?”

  “不是,我是让你小声一点。”何凉指着电脑里的女孩,侧过头来“你知道这件事?”

  “知道啊,这在当年还轰动一时呢。”他得意的样子像是觉得他无所不知。

  “你能告诉我更详细的吗?”何凉急切地想要知道案子的细节,赵子然听了,把稿件放在何凉的桌上“我电脑里应该有记录。”

  何凉随赵子然走到他的桌子前“当时那个内容我还在我之前的工作室编辑了,发了那期杂志也算是蹭了不少热度。”他感觉像是说顺嘴了,又想了想,“不过那个犯人确实可恶!”他说。

  “没想到这件事有那么多人了解。”何凉想道。

  赵子然比何凉要大上几岁,出这个事的时候赵子然在上大学,到杂志社里做兼职的时候接手过那期杂志。而何凉那时年纪还小,

  出来工作的时候那个案子也出了很久了,所以对此并不清楚。于是在赵子然绘声绘色的介绍之下,何凉大致知道了那个案子的始末。

  “不是女干杀?”何凉问道。

  “女孩只是衣服被脱了,但是检查尸体的时候没有采到相关DNA,不过应该是强女干未遂后杀害的。”

  “那嫌疑人呢?”

  “是一个和他同班的男同学,既是她的朋友,又是追求者。”

  “不是男女朋友?”

  “只是男生单方面追求,据说是男生追求女孩不成,在房间里企图侵害女孩,遭到反抗后把她杀害了。”

  “那为什么没有逮捕?”

  “只是在看守所待了好长时间,还是为了平息民愤。但是由于没有证据,而且在那个时间段男孩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过了没多久就放出来了。”

  “你说的我都糊涂了,你说是嫌疑人,为什么又有不在场证明?”

  “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鲜花确实是男孩送出的,但是这花是快递送上门的,而且当天男孩和朋友在游戏厅打电动,周围都有人替他作证。”赵子然这时候凑到何凉身边悄声说道:“不过你要知道,这个女孩的父亲经济实力雄厚,自己的千金出了这个事,找人改变了事实。”

  “改变了什么?”

  “据说那家游戏厅的老板称自己店里的摄像头出了问题调不出来照片,和男孩一同去打电动的小伙子在出庭的时候都拒作人证。”

  赵子然深吸一口气,继续把事情说完“你要知道,十年前的科技不像现在那么发达,那时的鉴识手段很少,信息又难以传输,在法院开庭之前是有很多变数的。当时这个案子只有女孩一个人的DNA可以被调查到,关于其他的指纹、DNA、毛发都没有调查出来。不过虽然看起来是一时做出的杀人举动,凶手却异常的谨慎,消除了痕迹,让调查无法进行下去。”

  “当时只有那个男孩有杀人的嫌疑,加上那束花说巧不巧地正好在那天送到,一度被认为是凶手。后来警方为了让事情能对民众有个说法,便把男孩抓到看守所。不过男孩未满十六周岁又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便被放了出来。之后这个案件就被草草结案了。”

  何凉听到这里,才意识到这个案子没有想象总的那么简单,“确实,对于十年前来说,刑侦手段还是过于短缺,而且这个凶手的心思又如此得缜密......”他这么想着。

  这时主编走出了办公室,何凉便让赵子然把资料拷贝给他,回到了座位上。

  在午休时间,何凉把简修瑾和夏泽轩一并喊到咖啡店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