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拾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赵玲月的遗书

拾疑 随良 2517 2019.08.15 20:08

  12:57 麦当勤快餐店内

  何凉一直默不作声,表达自己坚定的立场。

  “凉,小凉,凉凉凉。”夏泽轩拿着一根薯条在何凉面前晃着。

  何凉没有理会他,气呼呼地咬了一大口汉堡。

  “何凉哥!”夏泽轩拉住何凉的胳膊。“我的好哥哥别生气了,下次不敢了。”

  何凉一边嫌弃地看着夏泽轩,一边推开夏泽轩说道:“行了行了别恶心我了,我不生气了。”

  “就知道哥哥你最好了。”夏泽轩作出一副小女生的姿态。

  “你再这个样子我要吐了。”

  “哎呀,不是简修瑾给我打电话说你遇到了人生危机嘛。我就想着要逗逗你,没别的意思。”

  “原来修瑾你也参与了.....”何凉很认真地说道:“你怎么可以跟夏泽轩这种人一样。”何凉带着反击的意味说着。

  “喂喂喂,我这种人怎么了,最后不也是拍到照片了吗?”夏泽轩噘着嘴说道。

  “对了,我到我舅那里了解了一下,长尾厉鬼昨天凌晨被放了出来。现在张星图一死,他就被列为了头号嫌疑人。”夏泽轩两手交叉状说道:“现在我们是不是得帮助一下‘无辜’的人呢?”

  “就在这里?”简修瑾向四周看了看,虽说人不太多,但毕竟也是公共场合。

  “没事,别人肯定以为我们在玩狼人杀呢。”说着,夏泽轩把照片当做卡片似地放在桌子上“这是我从我舅那里得到的。”

  何凉也把自己拍的照片拿了出来。

  “那么,开始吧。”

  --------------------------------------

  2007年12月8号   13:16   赵玲月住宅

  “警官,总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张星图尴尬地看着张岳。

  据张星图所说,他知道李文阳的死讯时便第一时间通知了赵玲月。他说赵玲月在电话里情绪很激动,作为朋友有些不放心她,放下电话就赶到赵玲月的住宅。由于房门没有关闭,他看到这个场景便报了警。

  “死者在服下安眠药后便选择了割腕自杀,桌上有她写的一封。”王佳娴汇报道。

  “这两天怎么那么多案子。”陈数典叹气道。

  赵玲月的屋子不大,进屋之后就可以看到斜倒在地上的小桌子,桌子不高,完全可以盘坐在地上写字。

  桌子旁边散乱着放着玻璃杯、一支钢笔、一瓶安眠药和一封遗书。只是这些物品上都被玻璃杯中的水所造成的不同程度的浸湿,而且瓶里的安眠药都掉落在地上。

  死者靠在墙壁上,左胳膊放在旁边的水盆里,右手边有一把带血的美工刀。而桌子就在死者的脚边。

  “据现场推测,死者应该是写下信之后服了安眠药。在意识出现昏迷的情况下用美工刀割腕,将胳膊放置在旁边的水盆里。”

  叶楠林走上前去捡起那封遗书上面写着:

  “我很伤心,我觉得很累,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忍耐下去了。”

  只是这几行字并不是依次写下,而是很散乱的分布在纸上,前两行字在纸的上半部分,后一行则在下半部分。而且值得人注意的是,这张纸只有轻微程度的浸湿。

  叶楠林看了一眼门口的张星图,便走上前去。

  “今天早上你一直在做什么?有没有人给你证明?”

  “我在做什么?警官,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张星图苦笑着说:“我用家里的座机给她打的电话,她要是自杀我是没办法阻拦的吧?”

  叶楠林示意许谷音查看一下赵玲月的手机,打开手机后发现确实有一段持续27分钟的通话记录。时间显示是早上11:45,27分钟后,于12:12挂断。

  推测的赵玲月的死亡时间是12:30,而从张星图家来到赵玲月家足足需要20分钟车程,从时间上来看,是不足以杀死赵玲月的。

  “你打电话半个小时,都说了些什么?”张岳一脸严肃的盯着张星图。

  “我就跟他说,他对象死了。”

  “你这不是缺心眼吗?”这时陈数典插话道。张岳看了陈数典一眼,又示意张星图继续说。

  “我说,总之就是说我很惊讶也很难过。后来听她哭哭啼啼的,我就安慰她,跟她聊了很多。最后她说什么,她好难过,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就挂了电话。”张星图说着说着还低下了头,一脸委屈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这会让她走上绝境。”

  叶楠林和张岳说了几句话,张岳点了点头。“你是怎么知道李文阳死了?”

  “我......我认识李文阳的同事,就是跟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两个。他们说李文阳一早上都没来上班,问我知不知道他在哪。后来他们又打电话过来说,他们老板接到警方电话说李文阳去世了。”

  张岳刚想问些什么,王佳娴便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似地说道:“是这样的。早上李文阳被发现死在地铁口的时候,我们试图给他的家属打电话。但是他的手机里并没有储存父母的电话,只有赵玲月和他老板的联系方式。给赵玲月的备注是‘爱人’,我们第一时间打了过去,发现赵玲月是关机的,于是我们才联系李文阳的老板。”

  “可能是睡觉的时候喜欢关机吧。”张星图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叶楠林越发觉得这一切都是张星图设计好的,现场有诸多可疑的地方,让他很是在意。“遗书”上轻微的浸湿,好像是刻意为之,防止纸受潮后“遗书”的字迹会模糊。

  小桌子倒在地上,一般来说如果服下安眠药出现昏睡状态,顶多把桌子上的东西打翻,把桌子踹倒好像不太像赵玲月所为。

  至于安眠药是让他觉得最可疑的部分——安眠药的功效一般在半小时后生效,如果她企图自杀,为何要如此大费周折。

  “安眠药会减轻割腕的痛苦吗?”叶楠林问道。

  许谷音听到叶楠林自顾自地发问,便自信满满地回答道:“虽然说安眠药会让人体处于昏睡状态,但是割腕时的痛苦会让人更加受折磨。因为安眠药只会让人意识模糊,等感受到血从胳膊往外流时,身体无法控制这种事情的发生。如果死者想要停止自杀,也只能坐在那里什么都做不了。”

  叶楠林盯着张星图,他似乎能感受到张星图的内心正在嘲笑自己。眼前的不在场证明,没有明确的证据和动机,都让叶楠林手足无措。

  “张警官!”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局面,一个警员跑到屋子里说:“长尾厉鬼,他承认杀死李文阳了。”

  -------------------------------------------------

  2012年7月8号麦当勤餐厅内

  “这个张星图肯定是凶手。”夏泽轩笃定的说:“赌上我夏侦探的尊严。”

  “什么时候又成夏侦探了。”简修瑾一边喝着汽水一边看着夏泽轩气狠狠的模样。何凉心里也有数,其实想要完成这个不在场证明,只要提前设计好是完全可以顺利进行的,只是还需要一个帮手。也就是说,除了赵玲月和张星图以外,还有一个与张星图合谋的人在默默地帮助他。

  “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何凉拿起一张照片说道。

  夏泽轩接过照片,“噢,这是在地铁口发现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好像是那一片的清洁工。”

  “清洁工......”何凉若有所思,想起那天在商场的情景“是她......”

  “对了,夏泽轩,能不能给我看看两个人的关系表?”

  “可以是可以,你要做什么?”夏泽轩把那份表格交给何凉,上面清楚的写着赵玲月和李文阳的人际关系及其职业、联系电话和住址等信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