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也不过一个武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磨砺 成长(二)

也不过一个武字 弓长不是张 2153 2018.07.12 18:06

  “上,解决掉他。”老头儿双手抱着石柱指挥众人。

  “站着说话不腰疼哦。”美妇抱怨了一句。然后挥手让众人上,她刚才也没有与众人并肩作战,而是绕着石柱转悠,敲敲打打,仿佛在研究着什么。

  “小兄弟,你休息休息,看看你这小脸儿红的。”杨虎关心的说道。

  “我不叫小兄弟,呼呼,我叫广殇琅。”

  “徒儿,出门在外不要报真名啊,你这么高大上的名字不要乱说啊,记住啊,陌生人问你贵姓的时候,你就说,你叫广二狗。”

  老头儿听到他们两的搭话,随口就是这么一句,杨虎欲杀人的目光狠狠地盯着他。广殇琅听到也是有点发愣。

  “找……死!”那骷髅将领看着对面这些“蝼蚁”不把他放在眼里,就怒了。夺过旁边的一个战士的铁枪,就向他们冲来。

  “暂避锋芒,退!”上官婉儿看到这个骷髅将领冲向了杨虎和广殇琅,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大声提醒道。

  “媳妇儿,别顾我。嘿哈,吃我一锤!”

  杨虎听到后并没有后退,后退就会让广殇琅接上攻势,反而提锤朝着骷髅将领砸下。

  那骷髅将领一闪身躲过军锤,杨虎一愣,毕竟之前的士兵都不躲不闪的。就是这一愣,枪已经到了,杨虎忙一个滚,躲开这一枪,没想到那将领把手一转,枪式变棍式,顺势一扫。

  而杨虎正是余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眼看大枪横扫过来,自己就要危在旦夕!

  于是杨虎知道有一个秘密必须让他媳妇儿知道,于是快速的说道。

  “媳妇儿,你东厢的书架上的《参同契》中夹着我的私房钱二百两银票!”

  上官婉儿硬是没想到杨虎最后会说出这个来,有点愣,随即就是有点生气,然后就是满满的担心。

  “当啷!”

  一声巨响后,杨虎抱着脑袋等了一会儿,张开了眼睛,有一点儿疑惑。

  咦!不疼啊。

  杨虎回头一看,就差点掉下泪来。

  一个身影,前面是被击退的骷髅将领,手上一把残剑垂到地上,两只胳膊耷拉在腰间,鲜血从两只胳膊上迅速留下,慢慢的,便变成一滴滴的慢慢滴了,迅速地在身前聚成了一个小血泊,那个身影的头慢慢的转了回来,七窍流血,甚是狰狞。

  正是广殇琅。

  广殇琅又转回了头,面向骷髅将领,他摇了摇头,想要把头晕去除。

  眼前模模糊糊的一片阴影,被血色染红,身上无处不疼,尤其是两条胳膊,疼的钻心,疼的彻骨,想要活动活动,却无法提起,但他却仍然能感觉到那把剑的触感,上面有粗狂的金属线条,适合把握。

  他不痛吗?当然是痛的,但是护住了一个刚认识的好朋友,他觉得值!

  刚才的碰撞使得他的气血直往上涌,内脏震荡,胸口沉闷,似乎是内腑有了积血,疼死了啊。

  但是他没出声,也许是他天生如此坚强。

  “你……很……好”

  骷髅将领挥了挥手中的大枪,摆出了军中对自己一个层次的人物的礼节,以示尊敬。

  “吾……乃……越……将……墨……子……服!”

  “他是广殇琅!”杨虎看着骷髅将领自豪的说道。

  “退……去……!吾……就……不……留……你……们……了。”

  说着他弯下腰,身体发出了生硬的咯吱咯吱声,按动了一个密钮,又一扇石壁抬起。

  只见上边写着:入此门者生死自负

  “此……乃……生……门……,为……勇……者……所……创!”

  “那么,那是什么?”上官婉儿指着他们刚进来时,这个骷髅将领给他们打开的门说道。

  “此……乃……死……门……,入……此……门……者……不……得……活……!”

  上官婉儿倒吸一口冷气,但是脸上仍不变色,继续问道。

  “那里面有什么?”

  “尔……不……得……问……这……么……多”那骷髅将领不屑地说道,“尔……既……过……人……之……处……,又……无……无……资……格……。”

  “吾……独……爱……此……稚……童……甚……矣……。”

  “其……道……心……之……固……,吾……平……生……素……未……得……见。”

  广殇琅艰难地转向墨子服。

  “请您……让开路。”

  “吾……不……会……。这……儿……是……吾……之……使……命……所……在!”

  “你……已经死了。”广殇琅脸色变得平静。

  “吾……死……乎?”墨子服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早无皮肉,只剩下森森白骨。把手一握,便是咯吱咯吱的声音。

  “吾……何……死……哉……,即……死……乎……,何……在……人……间……也……,必……是……越……王……夺……生……死……,逆……阴……阳!”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亡灵大军,一愣。仔细思索,便厉声喝道。

  “即……死……,便……不…贪…阳…间…光…阴!,吾之战友!,何惧一死!,归墟!,封鬼神!”

  众骷髅一听此话,便个个眼中清幽大亮,“听……将……军…令!”

  于是整队,布阵,当他们把他们的武器插入青石之中后,他们的血肉重生,墨子服的英姿也显现出来,是一个俊神丰朗的青年,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正色。忽的大风忽起,他对着广殇琅说道。

  “吾乃墨家子弟,越军大将墨子服,自愿守越王大墓。汝为英雄豪杰,无心伤你,恳其见谅。”

  狂风大作,其中鬼神厉吼,风雷大作,站在其中的一众兵士跟在墨子服身后,他们对广殇琅说道。

  “天下至宝,志士得之。送与你了!”

  他们在阵中慢慢消失。

  广殇琅想说什么,可是头一晕,气一泄,一下就跌倒在地。

  杨虎看到后,三步并作两步就跑到广殇琅身边,一抹人中,放了心。

  可是看着广殇琅的双臂,眼中就有一股热流流过。回头看向老头儿杨清龙,发现老头儿竟然用脏兮兮的袖角隐秘的抹了一下眼角。

  “老头儿,你徒弟的胳膊全断了,这玩意儿咋整啊。”

  “妈的,那是小事,最大的问题是失血过多。你有没有补气血的东西啊。”

  “我住的客栈里有几株人参。”

  “药性太烈,还有什么?对了,再补偿几十两银子好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