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204 2019.11.10 18:28

  医院附近,茶餐厅。

  两人挑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边吃边聊。

  叶语萌并不喜欢吃甜食,便随便点了些吃的。

  江铭见她如此,倒是很新奇,难得见到一个不爱吃甜食的女生。

  在他的印象中,女生都是一边大喊减肥一边又抵抗不了甜点的诱惑,或者一心情不好就大喊‘唯有甜品和阳光不可辜负’。也正是考虑到这点,他才特意挑了这家餐厅,却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却是不喜。

  “叶律师不喜欢甜品?”有此疑惑便有此一问。作为刑警,有疑必究已经成了习惯。

  “江队长难道请我吃饭就为了问这个?”而显然叶语萌并没有打算跟他兜圈子,因为两人并不熟识,所以没必要告诉他自己的个人喜好。

  “抱歉。职业习惯。重新认识一下吧,江铭,以后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在外面叫职称多有不便。”

  叶语萌点点头表示理解,也自我介绍到,“叶语萌,目前在正宇律师事务所实习。”

  “实习?”

  叶语萌见他这么问,皱了皱眉。

  作为刑警的敏感性自然是没放过这一细节,“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吧。”叶语萌不想再拐弯抹角了。

  “好。我其实想跟你了解下他们这个案子的情况。”

  “找我了解情况?你不觉得你找错人了吗?”

  “我不觉得,相反我认为或许你确实掌握了一些我们之前没有探查到的东西。”

  “何以见得。”

  “感觉。”

  叶语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问道,“你...可信吗?”

  “你觉得呢?”

  江铭听到这句,心里突然一松。作为一名警察,大多数人在他面前要么是保持高度警惕要么是极度紧张的,他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么直白的问话,霎时觉得很有意思。根据剧情走向,这种问话之后一般都是非常重要且关键的信息,他也知道这种问题不在于自己回不回答,而在于自己给对方的感觉。所以他反问了一句,懒散的往背椅上一靠,任由她打量,等着她下结论。

  说来也怪,像他这样的人,一贯喜欢处于主动出击揣摩别人的位置,第一次这样被人这样盯着,竟丝毫没有觉得别扭和不舒服。或许是叶语萌是个女生,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清澈,总之,两人四目交接,他竟觉得自己快被那目光吸进去了,随即不自然的收回目光喝了口水以掩饰尴尬。

  叶语萌盯着看了一会儿,笑了笑,“我信你。不过,我想先问你几个问题。”

  “请问。”

  “你们之前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没有过其他怀疑吗?”

  “有过。”

  “那为什么没有调查下去呢?”

  “没有查出结果。”

  叶语萌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确实他们能有现在的进展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别说她,连他们当事人自己都不相信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做出这样的事,要不然就不会这么不放在心上,这么久经无意中的提醒才想起来。

  “那..能说说你们先前的怀疑吗?”叶语萌问的有些犹豫,因为他知道他们是有纪律的,涉及案情有些东西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这纪律江铭自然非常清楚,但面对叶语萌,他也不知道为何就毫不犹豫的说了,“确实,第一次见到受害人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都是结仇结怨。但这案子,想必你已经知道,行凶时在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人证物证确凿。后又经司法权威鉴定,行凶者当时确系发病期,尽管我心里直觉这案子没这么简单。但我们办案看的是证据,拿不出证据,我也无法干预司法。我们也问了受害人家属以及行凶者家属,两家确实并无新仇旧怨,且受害人家属一口咬定从未与人结过什么仇怨。调查之此,我们无法再开展下去,只能就此结案。”

  叶语萌相信他说的,因为她们一开始和受害者家属接触的时候,她们也是这么肯定的告诉自己的。但在他们反复询问之后,她们才想起这么一件在很多人眼里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或许没人会想到就是这么一件不起眼容易被人遗忘的小事成了这祸事的导火索。

  “好吧。我没问题了,换你了,您有什么问题,请问吧。”

  “你们接受了他们的委托?”

  “没有,目前还无法立案,所以还不算。”

  “哦?他们找你们难道不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民事赔偿。”

  “如你所见,有时候民事赔偿并不能抚慰受害者及其家属心灵上造成的伤害。”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在调查中这背后的事?”

  “你们当时不是也怀疑过吗?”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我可以不说吗?”

  “或许我们可以合作。我想我的调查能力在某些方便应该可以帮得上你。”

  沉吟思索过后,叶语萌决定选择性的告诉了他一些线索。他说的没错,有些事情上,确实由他们出面会比他们轻松得多。

  至少他们去了这么多次,目前为止还是没能单独接触到这个二愣子。

  但她有条件,“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江铭一挑眉,很新鲜,和警察提条件,尽管嘴上说着让她先说说看,但心里却已经答应了。

  “如果有任何进展,或者可以接触到二愣子的机会可以带我去吗?”

  “可以。”

  说罢,江铭很想马上去查,他虽怀疑过,但因没有证据支撑,只得做罢,同时心里也暗暗庆幸人心到底还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阴暗。没想到这背后还真有事。

  想着,他起身便准备离开,叶语萌突然想起什么般,“江铭。”

  江铭回头,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你的伤?”

  “没事。”

  “其实也没这么着急的,我们这么久才有这么一点进展,我想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不,不是我们急,是受害者和他的家人急,他们需要一个真相,我们欠他们一个交代。”

  叶语萌明白他们的使命感,她从小就很是敬佩这个行业以及在这个行业奉献拼搏的人。

  回去之后,她害怕陆宇泽生气她擅自做主,想跟他坦白。

  但敲了好几次门都没人应,想给他打电话又想起他接完电话走之前那不自然的神色,以为他有什么急事,不好意思打扰。

  就这样,在客厅等着听着对门的动静,却直到在沙发上睡着也没等到。最后还是姚可欣半夜醒来发现她没在床上,出来叫醒她才去了床上,不然这么睡一晚非得病了不可。

举报

作者感言

沉浮的叶子

沉浮的叶子

今天开心,加更一章!大家的支持和打赏就是我不断努力的动力!

2019-11-10 18: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