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304 2019.11.01 12:56

  “老师,您近来身体还好嘛?”陆宇泽照例先问候了导师一声。

  “好好好,我的身体很好。宇泽啊,这次让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了。”

  “老师,别客气,正好是周末,我该来看看您的。您刚才电话里说是有事?”陆宇泽不喜欢兜圈子,向来如此,简单问候几句,也就直接问了。

  他的脾性,这位老导师最是清楚不过,这也正是他当初看中他的原因,在这个圈子里打交道的人员很复杂,很容易被一些东西迷了眼,只有像他这样对事认真为人刚正直言不讳对其他一切都寡淡的人才能不忘初心。

  所以对于他,导师除了专业领域的,其他方面从不会苛责与他,但专业领域不用自己鞭策,他都会自觉潜心学习研究,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只需稍加指点即可。

  所以见他直接问了,他也就直说了,“噢是的,是有这么一件事。是这样的...”

  陆宇泽认真听完,有一丝疑惑,“老师,我听说您现在是在法律援助中心担任法律顾问?”那像这类的案子您应该是擅长的,为什么不请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帮忙,更何况那是无偿提供服务的。

  当然,后面这句话他没说出来。他虽然不介意多个案子也不在乎收益多少,但就是有些好奇。他以为导师找他应该是别的什么事,从未想过会是因为案子。

  他也不生气,呵呵笑道,“宇泽啊,你也知道援助中心的律师自然是比不得你,你的能力我是信任的,还有一点是我希望这个案子由你来办。”

  “哦?”陆宇泽更奇怪了。

  这回老头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起来这受害人还算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只是他们一直在乡下,我年轻时候工作忙,现在年纪大了又不爱走动,所以疏于联系。乡下人见识少,遇到这算是大事了,又不知该怎么办,这不,就找到我这来了。说来这是我专业领域范畴内的事,本该帮一把,但我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这个案子很多细节上还需要调查取证落实,来来回回奔波,我这老头子怕是有心无力了,所以只能求到你这了。”

  “老师,我懂了。您放心,这案子我一定全力以赴。”

  “哎,这案子有一定挑战性,交给你,我放心,对你来说也是一种成长。你办事素来认真严谨,我也知道你案子多工作忙,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

  “知道了,老师,您也要多保重。那我先回去了,先了解一下案情再说。”

  “哎好的,你忙,有空多过来坐坐。前阵子碰到你们一届的学生,听说你疑似有女朋友了,有机会也带来给我看看呐。”这么多年从事律法工作,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各般受案子影响的情绪还得会自我排解。

  这不,一聊完案子,老头就又开始调侃了,送到门口还不忘八卦一句。

  “哎,老师,您可是法律界的精英,措辞可需绝对的严谨,既然用了‘疑似’这词儿,那这其中的情况可就多了,这区间可很大。”

  陆宇泽也是难得好心情的笑着回了一句。

  对着导师,他倒是不愿隐藏什么,只是,确实就像老师说的那样,仅仅是“疑似”而已,还没真的在一起,甚至是人家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从老师家出来,他直接回去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开始潜心研究老师说的这个有挑战性的案件——

  受害人(即导师的远房亲戚)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砍成重伤,正躺在医院接受治疗,情况不容乐观。又是一个伤害案,陆宇泽心想。

  这受害人虽然命保住了,但下半辈子估计都下不了床了。难怪人家家属上市里来找人了,这对一个勤勤恳恳的农民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少了劳动力不说,后续治疗还是一个无底洞。换成谁都不愿善罢甘休的。

  看到后面,陆宇泽有些头疼。

  案情很清晰,砍人者是在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拿着刀直接冲上来把人砍伤的,目标明确,也没有伤及无辜,现场那么多目击证人呢,人证物证俱在。陆宇泽不懂为什么老师说这案子有挑战性。

  往后翻过去,才发现虽然砍人者行凶之后马上被控制住了,但其家属不依,请求对他做精神鉴定。法院允准之后,据权威司法精神鉴定,证实行凶者确系患有间歇性狂躁症,且行凶时正是发病期,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不需要承担责任。

  一条条,一件件,脉络清晰,证据明了,这案子..他突然有些不懂老师的意思了。司法精神鉴定既然已经出具明确报告,那还需要自己做什么,难道是尽可能争取一些民事赔偿?

  想到这,陆宇泽又随即摇摇头,否定了这一想法。肯定没那么简单。若是这么简单的话,老师不会找自己,也无需找自己,这案子任谁接都能争取到民事赔偿。

  他反反复复又把导师给他的文件看了几遍,甚至把文件袋又翻了一遍唯恐有被自己漏掉的信息。但结果却令人失望,他刚刚看到的就是全部,并没有被遗漏的信息。

  他开始陷入沉思,老师把这文件袋交给他时..他甚至从自己进老师家门时开始回忆。

  等等...他突然想起来,老师说他自己不能接这案子,因为精力跟不上了,还说这案子有很多细节需要查证。

  对,就是细节和查证!

  那么,自己到底漏掉了什么细节呢?老师又发现了什么他没发现的东西呢?或者是老师在怀疑什么?亦或者是老师从中看到了什么自己看不懂的内容?

  一个个疑问笼罩在他心头,环绕在他脑海。让他顾不上其他。

  突然,手机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看,原来是自己定的闹钟,已经十二点了,真快。

  陆宇泽早上出门早,因为导师也知道他碰上案子时的那股子劲儿,怕是钻进去再难顾上其他,所以也没留他吃饭,知道留人留不住心,索性作罢。

  此时闹钟响了,陆宇泽才发觉竟在书房待了大半个早上了。

  陆宇泽给自己定了仨闹钟,分别是——7:30、12:00、18:00

  都是为了照顾叶语萌的胃,怕她不按时吃饭,又怕自己忙起来给忘了,既提醒自己也提醒她。

  这会儿,他听了听对面没动静,估计又被那闲不住的姚可欣拉出去了吧。姚可欣可饿不着自己,所以他也不用担心萌萌会饿着了。

  回到案子上来,尽管目前从手头的这些信息上还发现不了什么疑点,但既然老师重托,自己就不会轻易放弃,实际上,他本也就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

  所以,他简单吃了午饭之后,就驾车去医院探望伤者去了。毕竟有些情况还是当事人自己最清楚,有必要去问问,且当为自己解个惑吧。

举报

作者感言

沉浮的叶子

沉浮的叶子

今天破十万啦*^_^*

2019-11-01 12: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