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233 2019.10.09 20:22

  陆宇泽回来时已近中午。

  他直奔自己办公室,路过叶语萌的位置时还不忘把叶语萌带进去。

  叶语萌心想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把早上整理的资料以及准备好的文件一起抱进去。

  两人刚一面对面坐下,陆宇泽一见他这架势无奈的笑笑,自己在她心里竟然只有工作关系了么,也是,或许在他们眼里他就是一个工作狂,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但殊不知,在他心里有一个例外,别人怎么想他无所谓,但是对于眼前的人,他不希望他们之间这么疏离。

  慢慢来吧,既然她已经准备好了,他听听也无妨,他想。他给她的资料有些凌乱,都是最原始的资料,要从头梳理并整理个方案出来并不简单,他原本预计着可以花去一天时间,明天在与她讨论这个案子。没想到她的效率这么高,倒是让他惊讶了。

  他看了眼她手里的资料,点点头示意她开始。

  叶语萌似乎是没想到这么直接就开始,没有任何的开场白和铺垫,略微带了点紧张地开口,“这个案子...我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发现,其实这问题倒不是一个多大的问题,可惜的是人有时候在一些诱惑面前真的是太容易迷失自己。”

  她一上来先这么感叹了一句,让他想起早上江川给他发的那条短信,不禁哑然失笑。但他看她开口之后渐渐放松下来,进入状态,饶有兴趣地示意她继续。

  “老人家一共三子一女,大儿子于老人过世前一年离世,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小儿子的女儿,也就是老人的孙女手持老人的录音,录音我反复听了几遍,其思路及口齿清晰,没有后期编辑痕迹,判定可信,但由于见证人不足及其他原因,该录音不能发挥遗嘱效力,只能作为老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的佐证,作为参考意见。老人的女儿也同样表示她在医院照顾老人期间和她做过相同的意思表示,并表示若产生问题由小儿子做主。由此看来,老人的意思很明确,其身后财产由四人均分,这也符合法律规定,按理说本不应该有什么矛盾纠纷。”

  陆宇泽听到她这一番案情梳理,思路清晰明了,有理有据,满意地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鼓励她继续。

  “他们的矛盾点在于,大儿子的上门女婿和二儿子联手排斥老人的女儿和小儿子,试图侵吞瓜分老人财产。所以老人的女儿和小儿子来向我们求助。但同时其女儿表示,若是他们三家能协调好分配好没有矛盾她可以放弃继承,但若是他们另两家执意如此,那她支持小儿子主张权利。其实在有些农村地区,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盛行的,且女儿出嫁,确实也是很少回娘家分财产的,所以在很多人的惯有观念中女儿是没有权利分配父母遗产的,在这个案子里,我猜想,应该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吧。”

  叶语萌说完,探问式地看了眼陆宇泽。

  陆宇泽笑说,“你推测的不错,确实如此。据那天老人的女儿描述,老人家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挺严重的,但尤其偏爱二儿子,因为三个儿子中只有他们家生了一个孙子。所以这些年很多东西偏向他们家,甚至一部分财产都掌握在他们手里,她母亲也就是老人的配偶比老人也就早了几个月过世,当时病情突然,未留下只言片语,所以其中内情只有猜测并无详细知情人。老两口生前的财产权都在老人的配偶手上,她一走,老人也无从知情,但也正是因为这一次事,让老人看清了一些事情,他对于二儿子一家开始疏远,而此时的二儿子一家已愈渐过分,试图掌握老人的所有财产,骗走老人的所有证件和卡。老人临终幡然悔悟为时已晚,所以才会留言让小儿子全权做主。萌萌,没看出来你还很有心理学方面的天赋呐。”

  那天叶语萌没参与他们的交谈,对有些细节自然不是很清楚,但能从其矛盾点推测出其根本问题,其能力思维可见一斑。所以他话尾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叶语萌叹了口气,一副扼腕的语气,“人心不足蛇吞象。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千金难买真情义。可惜很多人明白时已难回头,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余下满心悔意。”

  在很久之后陆宇泽才知道此时坐在自己面前发出这一番感慨的女孩儿竟曾有过类似遭遇,他后悔自己没有早发现早遇见,只能用余生去呵护她弥补他曾经的缺失。

  这大概就是“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必守护到底”。

  当然了,感叹归感叹,案子还得办。

  案情梳理结束,矛盾点分析完毕,接下来就该是提出解决方案了,这时候的叶语萌迟疑了下。

  陆宇泽以为她是没准备好,试探性地提醒了下,“萌萌?”

  叶语萌定了定心,开口道,“学长,这个案子我不建议上诉到法院解决,我想先试着接触一下另外几位当事人看看尽可能如果能够协调的话,我们就可以协调方式解决。”

  毕竟现在学长自己开律所,自负盈亏,压力很大,她提出的方案不及打官司的盈利大,且更加耗时耗力甚至有可能最后无法达成满意的结果,相比来说上法庭他们的赢面还是很大的,所以她不确定的看了眼陆宇泽。

  陆宇泽看出她的心思,心道这丫头还是重情义,心软。但同时,他也很欣喜地看到她的初心并没有被世俗浸染,没有因为那些所谓的名利而一味地冒进,她确实是用心地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思考寻求一个比较人性化的好的解决方案。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叶语萌。也正因此,他的内心产生了一个想法。

  “萌萌,不如这个案子由你主导吧,我认为你的方案有可行性,可以一试。”如此想便如此说,对于她,他一向是愿意给予最大的支持的。

  叶语萌不可置信,同时又有些微怯意,虽学习了很多案例,但毕竟自己从未真正接触过实例,难免紧张。紧张的同时又有些许期待,一时间两种情绪相持不下。

  “你放心,也不是让你单独办案,我会协助你,只不过由你主理,你想出的方案,我想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执行了吧。”他看着叶语萌,笑着在她心里加了一把火。

  叶语萌看着他完全信任的眼神,坚定了自己,“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