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785 2019.10.16 19:32

  三人一回家,陆思琪就借口写作业一头扎进叶语萌的书房,叶语萌看出她的意图,在她耳边低言,“少吃点哈,等会儿就吃饭了。”

  陆思琪感动的大赞叶语萌善解人意。叶语萌笑笑。陆宇泽懒得搭理她,自顾自地拎着那大袋食材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叶语萌见此赶紧进去帮忙。陆宇泽也没有拦着,他很早就想象过两人一起在厨房忙活张罗一日三餐的场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尽管现在他还没表明心意,两人还没确立关系,但他已经很满足两人之间的进展了,至少萌萌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抗拒式的躲避了。

  也不是叶语萌不躲了,而是他的天罗地网,她实在是避无可避,倒不如顺其自然坦然面对的好。

  在陆宇泽面前,叶语萌总是缺乏点自信,他总是那么优秀,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做什么都能做好。就像此刻做菜,她觉得和他比起来自己那点手艺简直拿不出手,只能在一旁打打下手洗洗菜递个调料端端菜盘之类的。而她殊不知,陆宇泽只要能和她同处一个空间,做着同一件事,便甘之如饴,充满动力。

  当陆思琪从书房出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和谐的画面,但她还来不及感叹,就先惊叹了下,“哇,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她看着陆宇泽娴熟地颠勺翻炒,丝毫不怀疑桌子上那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是出自他手。

  陆宇泽懒得搭理她。叶语萌避免尴尬,冲她笑笑,“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

  陆思琪吐了吐舌也不介意,难得乖巧的去洗了手帮忙摆碗筷。这是一个吃货对美食的屈服,对美食的最高敬意吧。

  最后一道菜上桌,终于大家准备开动了,陆思琪早已按捺不住,率先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塞进嘴里,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简直美妙。

  她喟叹着,没想到从前从未见过进厨房的表哥竟能做得这么一手好菜。

  “语萌姐,我跟你说,我哥这手艺真的没得挑,你要是以后嫁给他吖,保准有口福。”

  叶语萌本还想提醒她慢点吃别噎着,却没想到她先来了这么一句,顿时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愣是憋红了脸,赶紧低下头戳着自己碗里的饭。

  “陆思琪,有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是吗?”陆宇泽见不得叶语萌如此,忍不住又是训斥。

  陆思琪做了个鬼脸,不再说话,专心对付她的美食。

  明明是在自己家,叶语萌却觉得有些拘束,明明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吃饭,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或许是因为刚刚思琪的那句玩笑话吧,她想。

  吃完饭,叶语萌收拾桌子刷碗筷,陆宇泽帮忙,而吃撑了的陆思琪则坐在沙发上安慰自己超载的胃,顺便欣赏一下那俩和谐劳动的画面,越看越觉得两人般配。

  收拾完来到客厅,叶语萌在她身边坐下,看她还是一副撑到不行的表情,关心道,“还难受吗?要不要给你泡点山楂消消食。”

  叶语萌自己比较喜欢山楂酸酸的口感,山楂泡水有很多功效,这健胃消食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她时常会在家里备一点,没事泡着水喝,这回正好搬过来什么都没准备,刚刚逛超市看见了就顺便买了点,没想到让这丫头正好先赶上了。

  喝完山楂茶,休息了会儿,终于感觉肚子没那么撑了,陆思琪像是活过来了,又开始活蹦乱跳,东逛逛西逛逛研究这研究那。

  陆宇泽把自己的笔记本也搬过来了,大有赖在这儿的意思,他坐在沙发上处理工作,叶语萌也是。只有陆思琪像个无业游民,当她第N次从陆宇泽面前路过时,陆宇泽终于忍不住开口,“让你安安静静坐下坐不住,看电视也不看,在这晃来晃去做什么,你不是带了作业过来么,写作业去。”

  陆思琪总觉得她哥净针对她,但无从反驳,只好窝进了书房。今天一天,叶语萌的书房算是借给她专用了。她自己也把笔记本搬出来和陆宇泽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案例整理资料。两人时不时地讨论几句案子。

  “萌萌,现在我手头有个快开庭的案子你看看。”

  十分钟后。

  “学长,这是...故意伤害?”

  “萌萌,伤人的这位才是我们的当事人。”

  “从资料上看,依嫌疑人,噢我们的当事人自己称,两人矛盾由来已久,事发当天是对方蓄意挑衅且携带凶器,因对方喝了酒他不愿与对方发生冲突,但对方突然之间带着刀具向他砍来,他不得已反击而误伤对方。若按他的说法,应属正当防卫。”

  陆宇泽点点头。

  叶语萌却继续,“但是...两人本就矛盾由来已久,加上对方蓄意挑衅,当事人真的这么心平气和愿意息事宁人么?如果真的能做到何来由来已久的矛盾一说。何况,被害人正躺在ICU,这只是一家说辞。”

  不自觉间,叶语萌站在了公诉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跳出了自己的身份,陆宇泽皱皱眉头,他何尝不知,但作为辩护人就不得不站在自己当事人立场去考虑,尽可能的去为自己的当事人争取最大的权益。

  两人一番争执不下,陆宇泽心下决定,这个案子还是自己来吧,本想让她练练手,但她显然现在不适合代理这个案子。不想再有过多争执,陆宇泽转移话题。

  “之前那个继承权的案子怎么样,我们应该要尽快解决,不能让当事人觉得我们不作为。”

  叶语萌似乎也觉得自己刚刚反应过激,言语间也缓和下来,“嗯,你这个案子开庭在什么时候?如果不冲突的话我想明后天就可以和另外几位见见了。”

  叶语萌不是不懂自己这份职业的职责所在,但很多时候,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总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恻隐之心,忍不住去同情受害人批判施暴者。各行各业,尽管是自己喜欢的职业也有无可奈何的辛酸吧。

  就在两人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地时候,陆思琪很合时宜地跑了出来,她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哥,我有题目不会,你给我讲讲。”

  正好放下工作换换脑子,陆宇泽拿起她的作业给她讲起来,不一会儿,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叶语萌时不时就听到——

  “陆思琪,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没懂?”

  “陆思琪,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陆思琪,你是猪吗?”

  ……

  叶语萌第一次见到陆宇泽如此抓狂的样子,也是第一次听到陆宇泽爆粗口,忍不住多次看过去。就在她不知道第几次从面前的电脑中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了陆思琪那双委屈兮兮求救的眼神。

  实在看不下去,叶语萌还是忍不住开了口,“要不...给我看看吧。”

  陆思琪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兴奋,马上从陆宇泽手上抢回自己的作业本,进贡似的捧到了叶语萌面前。叶语萌被她逗笑,但陆思琪哪有心思在意这些,只想赶紧远离她哥这个恶魔,拖着叶语萌溜进了书房。

  书房里,叶语萌看了题目之后给她先分析了下题目考察的知识点,然后给她细细讲解了一遍解题思路,陆思琪解决了问题之后心情大好,大赞叶语萌的耐心。一时间忘了自己要给他们牵红线的使命,在叶语萌面前大损陆宇泽,说尽了坏话,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报刚刚被他骂的如此凄惨的仇。

  写完了作业的陆思琪很是轻松,把叶语萌书房的书都研究了一遍..书名,然后缠着叶语萌给她讲讲历史。叶语萌看的书很多很杂,总是能在正史之外穿插一些有趣的野史故事,这让陆思琪更是敬佩她的知识库渊博,直嚷着要她教自己历史,叶语萌自然不能答应,只鼓励她努力考上好的历史专业的院校,那有更专业更好的教学框架和体系更能满足她对探索历史的热忱之心。

  两人一直在书房聊了很久,时不时地传出欢声笑语。

  在客厅的陆宇泽丝毫没觉得自己一个人孤寂,相反觉得有些许欣慰,因为她,因为她们,她正在接纳自己的家人,她们能融洽相处,他看中的人也被自己的家人接纳着,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