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559 2019.10.05 23:02

  饭毕,两人走出餐厅抬头看看今天的好天气,心情舒畅无比。

  应着路遥的邀约,俩人准备去逛逛。难得的好天气,自是不能辜负。

  “不如我们去博物馆逛逛吧。”叶语萌突发奇想。

  路遥自是无不答应。他原本还在纠结,逛公园么情趣有余志趣不足,逛书店么书卷气是有了但总感觉少了点情趣,现在叶语萌突然的一提议,更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他乐意之至。

  他们学校别的不说,这地理位置还算不错,周边还算是带有一点文化气息,这大概是令叶语萌唯一感到欣慰的一点了吧。

  学校距博物馆不远,两人准备徒步过去,顺便消消食。

  一路走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聊起这座城市,谈起很多历史,路遥心叹:她原来知识面这么广,真是个宝藏女孩。顿时心里生出一些自卑。

  其实路遥本身并不差,但就他的成绩能力而言已是同龄中的佼佼者,只不过在心仪的女生面前,自然是要投其所好,拣着人家感兴趣的话题来聊。叶语萌的兴趣可不是一时兴起,她本是打算当成终生事业来发展的,可阴差阳错停在了兴趣这一步,但她所涉猎的范围之广,所了解程度之深可以说并不比专业的差。有时就是不得不感叹命运,不得不嗟叹现实。

  叶语萌也有叶语萌的知识盲区,只不过她所感兴趣的擅长的恰好是路遥的盲区而已。

  路遥一边悉心听着,像个乖巧听话的学生在听老师教导,一边时不时地应和几句,偶有不甚了解的也会不耻下问。他突然觉得以前历史书上枯燥的内容被她这么一讲好像生动有趣多了,突生出一股回去恶补历史的念头。但这个想法随即被自己否定了,有趣与否在于心,更在于人。譬如此刻,从眼前心仪之人嘴里出来的就是生动有趣的。如此想着,看她的眼神不觉深了几许,其中情意亦是增了几分。

  叶语萌没注意到他的神态变化。她慢热,素来话少,唯有在谈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时才会滔滔不绝。尤其是遇到路遥这样一个耐心又有兴趣好问的,她更是讲解的耐心详细。

  两人就这样心情甚好地聊了一路。

  到了博物馆门口,叶语萌安静下来,神情也带着些许肃穆。

  在她心里,博物馆一直是一个比较庄重的地方,那里面承载着一个民族、一座城市的历史,典藏了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物质载体,闪烁着一个民族、一座城市的精神与灵魂,不自觉地就让人生出一股敬意。

  一走进博物馆大厅,叶语萌明显比刚刚安静了许多。

  虽不是第一次来,但叶语萌每次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加之博物馆由于空间所限,会不定期换馆藏展览,所以叶语萌是这儿的常客,她对这儿的一切都很熟悉。

  这不,眼尖的叶语萌一眼就发现了其中变化,和身边的路遥低声细细说来。

  路遥感叹她记忆力好的同时心也足够细致。否则绝发现不了这些细微的改变。

  两人边说着如探宝般进入一个个主题展厅。

  刚一走进城市记忆馆,叶语萌几乎惊呼出声,路遥不明所以,向她看去,但身边人已快他一步奔向一件展品。她的表现已经说明这又是一个变化,而且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见。

  这是一道清末的圣旨,整幅圣旨用一截截彩色锦缎织就,用汉、满两种文字竖书,长170厘米,宽30.5厘米。

  古装剧看了不少,给人的印象圣旨都是明黄的,黄寓意着皇家,也只能皇家才有资格使用,所以大家自然而然的也觉得圣旨就应是通体明黄,以示皇家尊荣。

  但这道清代圣旨真迹却是打破了人们传统的印象,是五彩缤纷的,整幅圣旨有深咖啡、红色、金黄、纯白、赭石、橘黄等多种颜色,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路遥见叶语萌如此痴迷也好奇地探头去看。不小心两人撞到一块儿,叶语萌似如梦初醒般不好意思的笑笑,自己刚刚忽略了他。于是将功补过地给他讲起她所知。

  “这是一道清末的圣旨,听说之前一直收藏在一所学校里,后整理时才发现,我一直听说其已被捐赠给博物馆了,但我来了这么多次,从未见过,没想到今天临时的决定竟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路遥有些能理解作为历史爱好者的那种情怀了,自然也能理解她刚才的举动。

  “你看,这道圣旨好漂亮噢,我一直以为圣旨都是通体明黄这一种颜色的呢,没想到竟有这彩色圣旨,真是太美了!”叶语萌赞叹不绝,像是解说员似的一边比划一边说,把路遥都给逗笑了。他没想到叶语萌竟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这与他印象中她素来冷静理智自持的样子似乎不太一样。

  不过,这样的她,很好,很有人间烟火气,看起来也更能让人接近。

  “看这内容,”叶语萌似呢喃自语似给身边的男子讲解,路遥听得也是专心,“好像是表彰一位军官的父母...中国古代是家族社会,古时对于官员父母的表彰大多是因为其子女功勋达到某个官阶,以表彰其教子有方;当然犯了错误也可能会连坐,这也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再看这,清朝是满族治下,一般颁布圣旨都是满汉两文,所以我觉得大家一直传言存在争议的雍正篡位私改遗诏的事必是空穴来风,且不说满文‘传位十四子’和‘传位于四子’的区别,就光看我们汉文,那时候的的写法也是不一样的,古时都用繁体,这‘十’和‘于’字的区别可大的很。”

  “哥,你看这个姐姐讲的好棒噢,比我们学校历史老师讲的都好呢。”

  一个女声传来。叶语萌一番说完,抬头一看不知不觉间身边竟围了这么了多人,那刚刚...她是做了个免费讲解吗?如此想着,面上烧红起来。

  对了,刚刚那个女声,她想起来,朝声源的方向看去,竟没想到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陆宇泽也看到了她,不,应该说他一直在注视着她,他没想到她竟如此地让他刮目。

  两人目光触及,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意外。

  她意外在这遇见他。

  他意外她涉猎如此之广知识如此之渊博。

  还是身边路遥先反应过来,“语萌,怎么了?”

  叶语萌回神,刚想回“没什么”,还没出口就卡在了喉咙里。

  她看到对面那两人手挽着手朝他们走来了,心底隐隐的紧张,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还是那女孩活络,走到近处,松开陆宇泽的手臂就跳到叶语萌面前,伸出手,“你好,我叫陆思琪。你刚才讲的好棒噢,我看你比我大不了几岁,我可以叫你姐姐吗?姐姐,我们可以加个微信吗?”

  叶语萌扶额,这孩子也忒自来熟了吧。

  陆宇泽看不下去,走上前来解围,“思琪,别闹。”接着转头对叶语萌说,“萌萌,没想到你也在这,真巧,这是我表妹,还在上高中,有点不懂事,你别介意。”

  叶语萌讷讷地,半天才反应过来,“没事没事,学长,是好巧啊。”

  而身边的路遥和陆思琪则惊讶,“你们认识?”

  同一句话不同的语气不同的心情,陆思琪自然是开心的,而路遥的心情是复杂的。都说感情中男人和女人一样敏感,他们感知“情敌”的直觉不必女生弱,因为他们能从对方眼里看出和自己一样的东西,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和自己一样的气场,这大概就是一种占有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