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497 2019.10.19 22:08

  果然,江川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刚刚偶遇的叶青正和另外几位同事围在一起低语,显然在聊刚刚的八卦。

  而叶语萌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尽管也知道她们在说自己,但她对这些事确实无法辩驳,有时候会越描越黑,倒不如不理会。

  江川见此倒是对叶语萌有了几分欣赏,一般女生遇到这种情况要么尽力解释,或趁机炫耀,而她却什么都不做。若是前者,或许是撇清关系怕别人误会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对于陆宇泽显然不成立,多少女生梦寐以求希望靠近他,期盼有这样美丽的误会;而若是后者,自不必说,陆宇泽不会让她们有机会靠近。无论哪种,却绝不会是叶语萌这般淡定从容的表现。

  他自然是能看出自己兄弟的心意,只是当事人不知道,看来他这位兄弟的情路坎坷哟!

  算了算时间,陆宇泽快上来了,他故意清了清嗓子以提醒她们差不多可以散了。

  众人被领导撞见似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假装自然地打招呼各回各位开始工作。

  各位刚在自己办公桌前坐下,陆宇泽就进来了。

  他一路进来没搭理众人的招呼,直奔自己办公室。搁平时,性格虽冷还是会礼貌性地应声,但今天他的心情似乎不是那么美妙。

  众人纷纷开始猜测,是不是和叶语萌有关。

  果然,像是应了众人所想,陆宇泽在进自己办公室前忽然转头走向叶语萌的位置。叶语萌此时再也不能无视他,不得已抬头,“学长早!”

  “准备好资料来一下我办公室,等会儿出发。”

  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表情。

  叶语萌心里一声叹息,知道是自己刚刚在楼下惹恼了他,此时也不敢怨怪他对自己冷淡。只是他从未对自己这么冷淡的态度,突然间令她有些畏惧。

  于是她站起低声恭敬地回了一声,“好的。”

  却不想,顿时感觉到周身的气压更低。

  眼见着陆宇泽一脸不快地进了办公室。

  众人纷纷低呼,心道从没见过这样的老大,可见他对叶语萌的看重。一时间有羡慕有嫉妒的,但也不敢表现。

  而舒扬和江川则对视一眼,暗叹语萌这妹子别的都好怎么就这方面这么不开窍呢。

  叶语萌此时并不是没有感觉到丝毫,她只是不敢信,不敢触碰。正因如此,她才想继续努力,如果不可避免,她想以更好的自己站在他身边与他相配,现在的她还不及他万分。所以在此之前她不想挂着他,不想被比较。她希望她的感情必须是纯粹的,如果有什么外在的那也应当是旗鼓相当的。

  而陆宇泽则认为她是故意避之不及,这一点认知让他很是受伤。两人仿佛始终在进行着追逐,没有尽头。

  叶语萌知道自己又会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了,但她觉得这种八卦只要自己不理会,过一阵就会散去。只要自己和他保持距离,不让别人再误会。

  如此想着,她也专心工作,整理好需要的资料准确无误后,她敲响了陆宇泽办公室的门。

  只是敲了一会儿,当她一度开始怀疑里面有没有人的时候,才响起回应,“进。”

  她深呼吸了口气,开门,却没想到陆宇泽就在门边。她吓了一跳,连说话都开始结巴,“学..学长,资料。”

  说着,把手里的资料递过去。

  陆宇泽顺手关上门,没接她手里的资料,倒是开始打量起她,“萌萌,你在怕我。为什么?”

  叶语萌不知该怎么接,“没有,我...”

  “萌萌,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在我面前不需要如此。为什么总是跟我这么生分?”

  “学长,我...”叶语萌想解释,却又不知该从何解释,默默低下头。

  陆宇泽本等着她继续说下去,等了半天却没下文了。有些头疼有些无奈,“萌萌,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似呢喃似自语的一句话。

  叶语萌没有听清,但不敢开口问,直觉告诉她这句话和她有关,而此刻她还是不问的好。

  陆宇泽又看了眼拘谨的她,无奈叹息,罢了,慢慢来吧,对她,他总是无底线的包容。

  “算了,谈案子吧。”算了,不管是什么解释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会改变这种情况,他不想成为她尊敬的畏惧的人,他只想成为她最亲密的爱人。

  叶语萌总算松了口气。

  陆宇泽接过她手上的资料翻看,满意地点点头。看完,两人即准备出发。

  两人一同出了办公室。刚没多大一会儿,舒扬和江川也因为案子出门了。办公室的一群人再也按捺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你们说,老大是不是对语萌有意思?”

  “我觉得肯定有。”

  “我也觉得,老大多工作狂的一个人呐,以往总是第一个来,今天可是比我还晚呢,而且早上我看到语萌从他车上下来的时候,他亲自给开的车门呢。”

  “天呐,好贴心噢。要是我有这么一个贴心的男朋友我一定幸福死了。”

  “得了吧,做梦也要适可而止哈。”

  说完众人一阵哄笑。

  话锋一转,突然有人来了一句,“你们说,语萌对老大有没有那个意思啊?”

  “看语萌妹子那个淡定自若的样子..还真不好判断。”

  “嗯,我也觉得不好说。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已经拿下了,所以任何亲昵也就自然了。”

  ……

  众人脑补出各种版本,几乎能拼凑出一部偶像剧,只是,言语间无不透露着艳羡。

  而此时正坐在副驾驶上的叶语萌,她尽力想让自己在他面前可以自然一些,不去想那些,只是两人间好像有些什么在悄然改变,他们再回不到从前那般感觉。

  陆宇泽还在生闷气,因为她的逃避。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车厢就这样一直保持静谧,直到到达目的地。

  ————————————

  因着准备充分,两人没费多大劲儿就见到了另外几位。

  一开始在陆宇泽和叶语萌表明身份和来意之后,那几位态度甚是强硬,大有一种是你们求着我们调解的意思,无礼至极。

  两人都已渐渐失去耐心,况且根据他们掌握的信息本就对几人没什么好感,此时接触之后更甚。

  陆宇泽本想他们既无意调解,那么便无需再和他们废话了。刚想和叶语萌说“我们走”。却没想到她先一步开口,只不过不是对着他,“我想我们一开始就已表明我们的身份了,作为律师,我们不会惧怕打官司,因为这就是我们职业的职责所在。之所以我们今天会出现在你们面前,是因为我们的当事人还对你们顾念一点亲情,而你们自己心里也应该清楚自己所做过的事,只要有心总能查得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是吗?且不论根据法律规定子女四人本就有分老人遗产的权利,就现在据我手上所掌握的证据来看,你们能分到的只少不多。言尽于此,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她示意陆宇泽离开。

  许是她刚刚的语气太坚定,亦或者是她的态度太坚决,给他们的心理上造成一定压力和不安。

  在他们走到门口将要上车时,其中一位当事人追出来表示愿意考虑调解。希望他们能再多给一些时间让他们协商。

  最终叶语萌答应给他们两天时间。若两天之后他们没能给出明确答复,他们将代表他们当事人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