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460 2019.10.12 22:35

  农村人大多热情好客,尤其是大家对两人的印象都好。刚刚分发完水果和牛奶给各位老人,老人们就纷纷都摆放到一起分享,还邀请陆宇泽和叶语萌一起吃。二人抵不过爷爷奶奶的热情,便坐到他们中间和他们一起。

  现在,二人算是真的融入了他们,让他们短暂的忘却了工作,享受起和诸位老人的闲适时光。

  “爷爷奶奶,看你们都这么精神矍铄的,你们这个村子的人都很长寿吧。”叶语萌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要套话,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叹。

  “这些年还好啦,大家生活条件好起来了,没有以前那么苦没有以前那么累,大家都注重保养了,所以活的也越发的久了。看看我们村年纪最大的刚刚今年走了,27年的,九十几啦。”叶语萌抬头一看,侃侃而谈得还是刚刚那位“八卦”过她和陆宇泽的奶奶。看来这位奶奶很健谈,她想。

  “九十几算高寿了,应该算是喜丧吧,那老人生前应该尽享儿孙福了吧。”叶语萌笑着接到,说着她竟想象起自己老年时身处何处过着什么样的老年生活,此时她无疑是羡慕着眼前的老人家们的。辛劳了一生,操了一辈子心,到晚年时能够享享儿孙福是没个老人的最好的回报。只是令她和陆宇泽都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转折——

  “什么儿孙福呀,那老人家可惜了,他生前身体可硬朗,也经常来这里打打牌,谁见了都觉得至少能活到百岁,可惜咯可惜咯,他们家出了不肖子孙呐,竟活活被气死了。”

  两人惊讶,这回叶语萌不敢随意接话了。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

  那位老人本不想再说,但见两位年轻人一脸的不信,加之并不曾对二人有什么戒心,嘴上便没了把门,什么都往外倒,“唉,这老人说来子女不少,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两口生前重男轻女,因着二房给他们生了个孙子偏宠二房,谁想到竟宠出来个白眼狼哟。”

  这老人一脸的痛心疾首,或许人到了一定年纪会越发缺乏安全感,关于自己的归属何在子女家的待遇亦或者其他方面均会影响到他们的心理,或许是引起共鸣或许是对自己的未来隐隐担忧。

  老人们听到这里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纷纷你一句我一句谈论起来。邻里之间本就没什么隐秘之事,何况这些事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拿来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个下午,两人和大家闲聊间竟意外的收获颇丰。

  傍晚时分,两人准备回市区,那位奶奶热情地邀请他们去家里吃饭,二人以还有工作为由拒绝。奶奶只感叹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呐都忙”便也就随他们去了。

  两人回到办公室,已近下班的点,大家纷纷准备下班,却见二人回来,一时不知走还是不走。

  陆宇泽不是那种喜欢剥削员工的老板,只要能完成手里的工作,不该出差错的地方不出错,他也就不会苛责他们。于是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下班。

  叶语萌则抱着笔记本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两人开始整理今天听到的内容,老人的话或许带了点夸张的成分,但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判断,也恰好说明了问题症结所在,印证了小儿子和女儿的话。

  两人都是喜欢当日事当日完成绝不拖沓的人,于是开始回忆讨论白日里获取的信息,一边整理成文件。

  “当事人的母亲也就是我们被继承人老人的老伴于今年正月刚过世,三个月后老人过世。据今天老人们所述,大家对于二房和大房的印象均不好。缘由便是其母亲刚过世还未出丧时,他们两家就去老人房里翻箱倒柜,引起其他子女和老爷子的不满,并因矛盾出现过口角相争甚至大打出手,此后老人看清他们的为人,思想开始出现逆转,转而开始亲昵小儿子。然而,因为长期宠溺二儿子一家,其掌控着老两口的所以证件甚至一部分经济积蓄,此时老人垂暮,很多事已有心无力。根据他们所说,老人最后的时光经常和二儿子一家发生争吵,甚至最后一天下午还和二儿子发生过剧烈争吵,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会直指老人被他们气死的原因吧。”

  陆宇泽点头表示赞同,“农村只适合养老,太过安逸的生活会让人怠于吸收新思想满足现状,不思变,从而守着固有的老思想,传统糟粕害人呐。”

  难得从陆宇泽嘴里听到这样的语气,叶语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顿时冲淡了些刚刚因讨论案子而弥漫着的一种严肃感。陆宇泽看了她一眼,倒没说什么。叶语萌自己却不好意思了,赶紧接话,“没有哪对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女因一点利益闹得不可开交吧。可话又说回来,老两口的重男轻女,偏信偏宠却是酿成矛盾的根源,他们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是现在人已不在,追究这样的责任毫无意义..”话说一半,叶语萌突然想起什么般,“对了,学长,我记得下午有位爷爷说他们老两口在世时家里的事都是老太太管是吧,也就是说,其实所有的祸端都是老太太引起的,她不仅害了自己的子女也害了自己相伴一生的老伴。有几个关系比较近的奶奶也说老太太生前,她的孙子和二儿媳妇儿甚至她自己的亲儿子都经常问她拿钱,直至过世前还听她自己提过这事。”

  陆宇泽听她说到这了,更有兴趣,想听听她的看法,看她会如何运用这些信息。

  叶语萌见陆宇泽一副你继续的表情,也就没客气,其实案子进行到这一步比她预想的顺利些,她的底气和信心也就更足了。

  “所以,既然我们掌握了这些信息,我觉得我们可以和另外两家谈谈了。他们自己做过的事心里应该有数,我们可以利用他们心虚的心理,当然有些人或许确实没有心,他们不会认为自己是错的,永远都只有理所当然。其实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我们只是走访就能有这么大收获,他们的情况,只要有心一查不难拿到证据,我们可以晓之以利害关系,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上了法庭对他们绝不占优势。没有心的人大概只能用利益去说服,在法庭上占不了优就意味着他们所得到的财产会减少。既然如此相信他们会动摇,而我们到时候只要稍微透露些我们掌握的信息,只要把握技巧让他们误以为我们拿到了实证,必定突破他们的心理防线。”

  “萌萌,我有没有说过你特别有心理学方面的天赋,尤其是对犯罪心理方面的把控。”陆宇泽听她这一番精彩的分析,就差给她鼓掌了,确实惊艳,要知道她非科班且刚工作一周多,对于很多问题的分析看法都有很独到的见解,有时候竟连他都忍不住赞叹。

  听出他毫不掩饰的夸赞之意,叶语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对了一番信息,抬头竟发现外面天已大黑,冬日的白昼是短了些。

  两人做着最后的整理,准备下班。

  其实往常陆宇泽一个人加班的时候觉得没有什么,今日和她一起才发现有人陪伴连加班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