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律宇萌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律宇萌心 沉浮的叶子 2138 2019.12.31 18:48

  医院。

  “您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这天冷,有点感冒,多注意保暖和休息就好。”

  “好的,谢谢医生。”

  陆宇泽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又无法发作。一言不发地扶着陆母出了诊室。

  宁馨见状以为情况不太好,赶紧上前来关心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没事,你先回去吧。”

  宁馨不解,转而看向陆母,后者也示意她先回,她只好打了招呼默默走了。

  只是刚走出几步,陆宇泽又开口,“以后没事不用总往我家跑了,多陪陪自己的父母吧。”

  她脚步一顿,心凉了半截了,约莫也清楚大概今晚这一出又是装的戏份多一些,而他又把这儿算到了自己头上。她本就是聪明人,只是在他的这个问题上,多重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容易感情用事。

  宁馨走后,陆母还是有些不落忍,“宇泽,今天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主意,也是她被我吓坏了才给你打的电话,你别怪她。”

  “妈,您为什么总喜欢这么骗您儿子呢?您年纪大了,能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吗?有什么话我们不能说开的,需要用这种方式?您知道我听到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心里有多难受吗?我都快分裂了,理智告诉我不该信,但是良知告诉我无论真假都应该回去看看...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吗?”

  陆宇泽的口气也不是很好,或许是真的被气到了。

  陆母被他这么一通说,心里是又委屈但又无从反驳,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确实是为她好。

  难怪有时候人说越活越回去了,确实年纪越大心理越脆弱,行为方式也越像个孩子。

  陆宇泽没有再说,陪着她取了药,送她回家,也顺带着歇在了家里。

  晚上临睡前,叶语萌还发了消息关心什么情况。陆宇泽心里暖暖的,一晚上的怨气终于在看到她的消息时尽数散去。

  接下来的日子如常。

  陆母安分了许多,宁馨...也来的少了,陆宇泽回家的次数也多了,叶语萌照常上班,只不过还要兼顾着自己的毕业论文。

  最不正常的要算是姚可欣和林皓这对冤家了。自那天之后姚可欣打算放弃了,林皓也没有再纠缠叶语萌,但却对姚可欣上了心。

  原本不容易相遇的大公司,在他一次次的刻意而为之下,增加了许多次“偶然”的邂逅。

  但姚可欣经过这半年,真的觉得累了,所以尽管每次相遇林皓都对她亲切有加,她却都是敬而远之。

  这让林皓很苦恼。

  姚可欣现在已经可以泰然自若的处理这种情况了,更有甚之,还能以玩笑的口吻和闺蜜谈论起这些事。

  这让叶语萌很欣喜,不仅两人的闺蜜情谊没有受影响,可欣也回到了过去那个开朗乐观的样子,不再总是患得患失,围着一个人转。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毕业季。

  这期间,同为实习生的姚可欣和叶语萌都在努力平衡工作和学业,忙的不可开交,约的也少了。

  好在两人都有人相助。陆宇泽自然不用说,叶语萌忙不过来,已经不让她经手大案,而是让她做些日常工作,并且还有罗思思和她同担任助理,相互协助。林皓也是明里暗里悄悄减轻了一些姚可欣的工作负担,这样两人都还算应付的过来。

  当然还有一位和她们一样忙着毕业的是陆思琪。

  她今年就高考了,家里都围着她转,她想出来找她们玩一趟也是更难了。

  所以三个人只能偶尔在她们的“小窝”中相互吐槽分享毕业前的遭遇和心情。

  ————————————————

  时间马上来到五月中旬,陆思琪她们学校已经停了所有的课程,全改成了自习,查漏补缺,由老师坐班答疑,把时间交给学生自己。

  叶语萌和姚可欣也办好工作交接,准备回学校参加答辩以及完成大学毕业的最后流程。

  这一个夏天,对于毕业生来说是紧张的,兴奋的,更是值得期待的。

  而有两个人的心情是复杂的,陆宇泽和林皓。

  随着两位女生回校,他们每天上班不再能见到那人,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

  是夜,林皓约上陆宇泽对饮。

  依然是静夜酒吧。

  “怎么?最近你的小学妹回学校去了,心里不好受吧?”

  “你心里好受?”

  两人相顾苦笑,干杯痛饮。

  “宇泽,我想...我该给你道个歉。是兄弟,受了我这份歉意。”

  陆宇泽没有拦他,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从小到大的交情,相互间的默契自然不言而喻。只是在他喝完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自己也陪着喝了一杯下去。

  “其实...咳...还真不知道怎么说。语萌说得对,我对她,源于你,我不该动那份心思,这不是真的喜欢,仅仅是对她,之于你对她的感情的好奇。没想到迷惑了你,也迷惑了自己,最终却还是最直接的当事人点醒了我,最冷静和理智的还是她。嗯,你们...很像,也很般配,我祝福你们。”

  陆宇泽挑了挑眉,为他最后这句话,听着很是顺耳,心情很好,又和他碰了一杯。

  “现在她们都不在,我想跟兄弟说句真心话。”林皓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和陆宇泽勾肩搭背,“我觉得语萌的那个闺蜜不错。”

  “.....”陆宇泽真不想理他。

  看到自己兄弟的白眼,林皓嘻嘻笑道,“我没喝醉。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认真?”陆宇泽存疑,有了叶语萌那事之后,这丫刚刚还说搞不清楚自己对叶语萌的感情,甚至都迷惑了自己,这一次怎么就能区分出认真与不认真来。

  之前人家上赶着对他,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情义,偏他不屑,视而不见的去讨好人家闺蜜,现在人家迷途知返了,他又开始说自己认错了对象。这种有前科的人,任谁都会存几许疑惑。

  林皓见自己兄弟都不信,急了,“真的,我说真的。之前语萌不理我吧,我最多就是觉得有点失落难受。可现在她走了,我心里总感觉缺失了点什么,之前见她对我那疏离的态度,让我这心里直堵得慌。”

  “真贱!”陆宇泽回了一句。

  林皓没有驳斥,确实,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

  后来,两人没有再多话,一切都在酒中,一杯接着一杯,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最后都是由林皓的助理送回去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沉浮的叶子

沉浮的叶子

大家今天在哪儿跨年啊?元旦快乐哟!!!

2019-12-31 18: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