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绑匪对你好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137 2019.09.18 21:56

  “他怎么还没醒?”

  “快了快了。”

  “嗯?”

  “你要相信专业。”

  耳边隐约听到这样的声音,李斯缓缓睁开双眼,朦胧的光晕在他的眼中绽开,视野所见尽是一片模糊。

  大脑昏沉,他摇了摇头,但是后颈随之传来的疼痛感却让他吸了一口冷气。

  “嘶~”

  似乎是受过重击。

  恍惚之间,李斯伸手向着一旁摸去,身体右侧的半空中,入手的触感是一个三角状的东西,感觉像桌子的一角。

  手掌尽可能的用力支撑着身体,在一阵天旋地转之下,李斯摇摇欲坠地站了起来。

  另一边,细微的动作自然没有瞒过屋中的其他人。

  “我说他要醒了吧,这就叫专业。”

  “是是是,专业。”

  扶在桌边,虽然后颈的痛感依旧,但是李斯的双眼已经逐渐变得清明,而外面传来的起伏的喧嚣声更是给了他一种活着的真实感。

  目光在四周环绕,这是一件屋子,屋子并不大,布局也很简单,目的只是为了居住。

  透过屋内的窗户看出去,外面是一条热闹的街道,街上的人流来来往往。

  最为关键的是,这是一条很熟悉的街道,李斯非常确定,自己仍然是在咸阳。

  此刻,在他的面前正站着两个人。

  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嘴边留着两戳小胡子,眯眯眼,另一个则比较年轻,肩上披着一件大衣,不过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整个人都看起来很平凡。

  虽然只是看上了一眼,但是李斯却发现了两人之间有着一个共同点。

  就是他们的嘴角似乎永远都是挂着一抹淡笑,那是一种非常随意的笑。

  收回目光,李斯正色地问道:“不知二位是何人?”

  玄子烨一脸玩味,说道:“你确定要问我们是谁?问一个,绑了你的人?”

  李斯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道精明。

  “阁下说绑了我,但是现在我却连绑我的绳子都是没有见到。”

  玄子烨眯起眼睛,这个李斯,有点儿意思,他轻笑着说道。

  “或许,只是因为我觉得对付你还不需要用到绳子。”

  李斯顺势说道:“不用绳子,那岂不是对阁下更好?”

  嘴角的笑容更甚,玄子烨仔细地打量了李斯几眼,说了一句。

  “第五,出去看着。”

  第五,也正是屋内这个中年人的名字,听起来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名字,或许这也的确并不是他真正的名字,但是那些并不重要,玄子烨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名字了。

  至于他为什么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没有人知道,或许是因为被马踢傻了。

  “我又不是你的手下?”第五一脸不满,但是看到玄子烨的表情,他摆了摆手,“好吧好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说着,就关上门出去了。

  玄子烨和李斯在桌前坐了下来,一边喝着茶,一边说着什么。

  不得不说,以两人目前的关系来说,这是一个极其怪异的画面,绑匪和人质坐在一张桌上心平气和的喝茶,而外界早已是狂风暴雨。

  玄子烨的手指磨砂着茶杯,突然说道:“在某些方面,你和韩非的确很像。”

  “阁下认识韩非师兄?”李斯显然很惊讶。

  “我从韩国来。”

  李斯停顿了片刻,说道:“可是在我的印象中,韩国并没有阁下这一号人。”

  “或许只是因为我是小人物。”

  玄子烨喝了一口茶,对于他的身份,现在他还不想给李斯透露太多,他把茶杯放下,问道。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绑到这里来吗?”

  “李斯不知。”

  玄子烨轻描淡写地说道:“其实不只是你,除了你之外,我还绑了另外一个人,他叫司空马。”

  听到这个名字,李斯顿时沉默了下来。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李斯的确无法判断出玄子烨的目的,但是现在再加上一个司马空,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

  吕不韦广纳贤才,手下门客众多,他和司马空便是如此,而且比起自己,司马空则更加受重视。

  李斯抬眼看着对面这个人,表情有些错愕,这个人的脸上却依然挂着那种随意的淡笑,仿佛并不知道他现在所作的事情到底有多么疯狂。

  亦或是,他真的根本只是不在乎。

  但是,他凭什么?

  李斯想不通。

  见到李斯的反应,玄子烨便知道他差不多已经明白了,他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一边敲一边说。

  “知道吗?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在你们相国大人的床边留了一把剑,你说他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玄子烨从桌前起身,走到窗边,手掌按在窗沿,窗外的一举一动都是尽收眼底。

  “你的相国大人说不定现在也正在到处找你们,怎么样,感动吗?”

  李斯当然知道现在吕不韦肯定在找他和司空马,但是要说感动。

  他看向窗边的玄子烨,如果这个人真做了他刚刚口中所说的事情,那么吕不韦更想要知道的应该是到底是谁绑架了他们吧。

  李斯把杯中的茶水一口饮尽,问道:“既然阁下知道为何还不走?以相国大人的实力,这里很快就会被找到。”

  玄子烨转过头来,扯了扯袖子,露出一个李斯看不懂的笑容,轻声道。

  “那就快点吧,我已经等他们很久了。”

  李斯的眉心紧锁,更加疑惑,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阁下的意思是要放走我?”

  玄子烨摊了摊手:“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绑着你,不是吗?”

  李斯深深地看了一眼玄子烨,沉默着,他当然不会走,也不能走,不管这个人到底有着什么目的,但是他现在只有一个选择,等着别人来救他。

  如果他真的就这样回去,吕不韦会怎么想。

  “唰!”

  门枢突然被打开,刚刚出去的第五从外面走进来。

  “罗网的人找来了。”

  玄子烨问道:“来了多少?”

  “不是很多,只是一群小喽啰,毕竟只是找两个人。”第五一脸轻松地说,“咱们现在怎么办,直接走?”

  “做戏自然要做全套。”

  说着,玄子烨顺手把窗户关上,屋子里顿时变得昏暗,他一脸满意地拍了拍手。

  “这样才像是藏人的地方嘛。“

  突然想到了什么,玄子烨看了一眼李斯,提醒道。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找根绳子把自己绑起来,哦,顺便还可以把桌子收拾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