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我回答你的问题,你教我装逼可好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770 2019.03.22 21:39

  慵懒的午后,天空是蔚蓝的。一片片雪白的云朵在蔚蓝的天空中缓缓飘荡,云朵是多样的,有的像是一只奔跑的马,有的像一只正在吃草的兔子,还有的看着什么也不像。慢慢的,云朵从屋前飘过,带着几丝清风,清风一阵一阵,吹在人的心口。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从树叶间的缝隙之中穿过,落在地面上是一个个小光点,光点和地面的阴影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张网。

  这样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舒服的让人连一动也不想动。玄子烨后脑枕着双手,一只脚曲着,一只脚打直,躺在门前的木板之上。他的眼睛微眯着,嘴中叼着一根青草不断咀嚼,随着他不断咀嚼的动作,口中的青草也有节奏的摆动,就像是在舞蹈一样。

  突然天空变得暗了下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天边又是一片云飘来。这片云就像是一团棉花糖一样,飘到屋子的正上方却是不再动了。

  “哈~”感觉到身上暖乎乎的感觉忽然消失了,玄子烨慢慢的起身,将手放在嘴边,打了一个哈欠,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扭了扭脖子,骨头发出卡擦卡擦的声音,嘟囔道:“唉,怎么给我挡住了。不过还真是舒服啊!”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到底有多长时间,不记得了,其实主要是因为没有刻意去记。在这段时间里,身体恢复的很快,已经不像是刚刚来的时候那么一副肾虚的样子,基本上能够自由活动了。

  他还记得他刚刚来的时候,走路的时候,腿不是打抖就是发软,真是丢人。

  “哎。”玄子烨叹了一口气,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烦心事,表情有些郁闷。

  身体虽然是恢复了,但是明明他就能够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可是就是使不出来,还真的就像是鬼谷子说的那样被封印了。

  “不过”,只见他抬头望着天空,望得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喃喃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不知道看了多久,他又重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很快呼吸声变得平稳下来。

  这么美丽的天空,就算只是生活在这里就很好了吧。

  ----------

  “子烨。”一道声音从屋内传来。

  没有任何反应,又是一声,不过却是提高了不少语调。

  “子烨。”

  “怎么了?”这一声把正在睡觉的玄子烨叫醒了过来,他用手揉了揉眼睛,太阳已经近乎沉没了,天边整个变成了深红色。

  “已经快要晚上了吗?”

  “子烨。”已经是第三声了。

  玄子烨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快步地向着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到:“来了,来了。”

  屋子里放着一张床,和一个书案。屋内昏沉沉的,唯一能够照亮的就是书案边上的一盏油灯。油灯的灯火摇摇晃晃,很微弱,可能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鬼谷子坐在书案边,手中拿着一卷木简,似乎正在阅读。不过看他紧皱着眉头,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老头,什么事?”玄子烨走到屋子里,很熟悉的走到一边,搬了一根凳子坐下。

  似乎已经习惯了玄子烨的称呼,鬼谷子也不在意,他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大概酉时吧,已经快晚上了。”玄子烨抓着头想了想,他有些不是很确定,记时的方式他还是有些不是很熟悉。

  鬼谷子喃喃道:“已经快晚上了吗?”

  “是啊,是啊。你今天就看了一天的木简,都没有练剑呢!”玄子烨从书案上随手将鬼谷子的茶杯拿了过来,喝了一口,笑嘻嘻的说到。

  咦,不好喝。茶的味道让他呲了呲牙,这哪是茶啊,根本就是凉水好吧。

  鬼谷子想,除了每次练剑的时候能够看得到你,其他时候不是在睡觉,就是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他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又做了什么?”

  “我?”玄子烨完全没有感到羞耻,反而骄傲满满,反正他是咸鱼,他回答道:“我睡了一天。”

  “哼,虚度光阴。”鬼谷子不满道。

  “唉,这怎么能说虚度光阴呢?我这叫享受人生。”反正他理由很多。

  我是一条又蹦又跳的咸鱼。

  “不思进取。”

  看着眼前这个人,鬼谷子就有生不完的气,他是实在是有些不理解。

  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因为体内的力量被封印,无法使用的缘故,见他着实苦恼了几天,每天郁郁寡欢的。不过很快,就像是忘了这件事一样,变成这样每天都是嬉皮笑脸的,什么也不做,哦,除了想要学剑。而且每次和他说起这件事,还都会得到各式各样不同的答案。

  本来见他颇为聪慧,同时体内似乎还拥有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如果能够培养一番,肯定又是一个不世之才。可是此人虽是少年模样,但是好像思想却已经沉暮。

  唉,真是可惜了。

  “不过,我说老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你皱着眉头,怎么?遇到什么问题了吗?”这时候,玄子烨翘着腿问道。

  “遇到问题又如何?你要我问你吗?”鬼谷子不屑的说到。

  玄子烨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道:“这你就不对了,怎么就不可以问我了。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要拿出来大家一起解决是不是。虽然我的确是不怎么样,但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嘛,说不定我就启发你了呢。”

  鬼谷子沉吟了一会儿,似乎有些道理,于是他站了起来:“也罢,那老夫就问问你。”

  鬼谷子在屋中反复踱步,应该是在斟酌自己应该如何提问。

  然后他看向玄子烨,说到:“你了解现在的天下局势吗?”

  “天下局势?”玄子烨有些不确定说到:“你说七国分据天下?”。

  “没错。你觉得这七国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这天下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

  “当然是七国统一啊。”玄子烨想都不想直接脱口而出。

  “你这么确定?”

  玄子烨翻了一个白眼,我当然确定了。心想这不是废话,而且我还知道是谁统一的,要我告诉你吗?

  “确定。”

  “有什么理由吗?”

  “理由?”然后他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句话非常适合现在,他说到:“你们鬼谷派不是说事物虽变化无穷,却各有所归吗?”

  “那又如何?”

  “既然万物都有规律,那这天下局势当然也有着规律。”玄子烨摇头晃脑的说道。

  “哦?那你说说这天下的规律是什么样的?”

  “咳咳。”玄子烨清了清喉咙,只见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眼神“深邃”起来:“这天下的规律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鬼谷子嘴中反复念到这句话,像是在思考。

  然后他眼神注视着玄子烨,说实话今天玄子烨倒是让他有些惊讶,如果说只是知道鬼谷的东西,他并不会这么惊讶,毕竟玄子烨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不过后面他所说的这一句话,却实在是经典之极,还真是将天下局势形容的淋漓尽致。

  “这是你听别人说的?”鬼谷子还是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每天睡大觉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

  玄子烨心想,就算是别人说的,你也不认识,他现在还没出生呢,那就是我说的了。

  于是玄子烨无耻的说到:“我没必要骗你啊,当然是我说的。”

  玄子烨笑嘻嘻的连忙又说到:“那老头,你看我都帮你解决了问题,你能教我练剑吗?”

  虽然自己是很咸鱼,但是练剑却是唯一想要做的。

  对于这个要求,少年已经问过他很多次了,但是以前他并没有答应。不过在经历过刚刚这件事之后,他忽然又改变了主意,他似乎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淡淡地说道:“想要学剑,首先你得有一把剑。”

  “唉,还是不教吗?嗯?等等,你说什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玄子烨连忙说道:“你这是答应了?那答应了可就不能反悔了啊。”

  “哼。”鬼谷子冷哼一声,真是没有志气,就这样就高兴的没有了边。

  不过玄子烨可不管,他现在心里开心的不得了,他想自己求了他这么多回,这次终于答应了。

  他现在要去弄一把剑。

  至于你问我学剑是用来干什么的?这还用问?当然是用来装逼的啊。

  嗯,我回答你的问题,你教我练剑。

  老头,合作愉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