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因为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229 2019.09.26 19:57

  和不同的人对话需要不同的态度,想要在秦王嬴政的面前夺得主动权,显然就需要更加强硬的语气。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交汇,瞳孔中闪动着锋锐的利芒,都没有任何示弱的意思。

  “你这是在威胁寡人?”

  “不不不。”玄子烨摆着手,“虽然我并不以我以前做的事情而感到骄傲,但是我真的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嬴政直视着玄子烨,毫不掩饰地说道。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玄子烨却不生气,“可惜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凝视着对面之人,嬴政并不说话,他从一进入院子就开始观察玄子烨,他能够感觉到此人虽然口中叫着秦王陛下,但是眼中却无比平静,似乎这个称呼并没有其他的意义。

  秦王就真的只是嬴政的另一个代号,因为别人都是这么称呼,所以他也如此称呼。

  “你当真不怕死?”

  “这种问题总是不太好承意思承认,但是如果可以活着,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去死。”玄子烨毫不在意地说着,“不过说句实话,以你现在的情况想要杀我,还差的有些远。”

  嬴政又问:“以后呢?”

  “以后?”玄子烨笑了笑,笑得让人看不懂,“我觉得你以后不会有空来找我的麻烦,你会很忙的,真的,很忙。”

  嬴政默默地喝了一口茶,突然问道:“阁下是哪国人?”

  玄子烨愣了一下,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想了想,他还是回答道。

  “陛下可以我当做齐国人。”

  “当做…”默念了一句,嬴政微微低下头,看着茶杯中的倒影,“既然身为江湖中人又为何要插手朝堂之事?”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才想要问为什么。”

  说到这里,玄子烨便直接抓狂,“我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总喜欢在招惹别人之后还一脸无辜地问别人为什么要这样。现在混江湖的就这么没有人权?”

  嬴政道:“江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王权的一种破坏。”

  “它既然已经存在了,就自然有存在的理由。说句不好听的,即使国家灭亡,江湖都会一直存在下去。”玄子烨说,“你刚刚说江湖的存在是对王权,对法律的一种破坏,然而那些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又被你们豢养成刺客、杀手。这又算什么,自相矛盾?”

  玄子烨轻笑了一声,“归根结底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强,说什么都是对的,弱者没有其他的选择。制定规则的人是你们,最后破坏规则的同样还是你们。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只能遵守你们制定的规则。”

  “你说,遵守规则?”嬴政挑了挑眉。

  玄子烨含蓄地说道:“通常情况下是这样的,当然也不排除有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特殊情况。”

  嬴政端着茶杯,似乎在思考着玄子烨前面说的话,良久。

  “阁下和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玄子烨好笑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上来就提着一把剑架在你脖子上?”

  谁料嬴政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只是听过当年的一些传闻,至少秦国对阁下的印象的确就是这样。”

  玄子烨双脚交叉,身体向后躺去,“那只能说你们的情报不行,对我的了解还停留在十几年前,这很不好,我觉得这段时间你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我。”

  “听起来似乎不错。”

  “我觉得也不错。”玄子烨笑道:“虽然不一定能成为朋友,但是可以选择不成为敌人,我觉得你应该不想有一个像我这样的敌人,我也是如此。前些日子我还送了你一个礼物不是?”

  嬴政道:“你说的礼物是指刺杀我大秦相国之后再嫁祸给长信侯?把整个朝堂都搞得剑拔弩张,人心惶惶。”

  玄子烨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如若不然,这长信侯封来又有什么用,难道真的是让他享受?虽然是太后的请求,但是能被封侯肯定也还是需要经过陛下同意吧。”

  嬴政喝了一口茶,没有承认,但是同样也没有否定。

  良久之后,他把茶杯放下,目视着玄子烨,问道。

  “你打算怎么做?”

  听到这句话,玄子烨坐正身子,这算是两人第一次达成共识了,他淡淡一笑,至于怎么做。

  “陛下很快就会知道了。”

  日影西斜,院子里的小池中,清水伴随着时光的消逝潺潺地流着,池子中摆放着形态各异四散的石子,清冽的池水在石子之间四下流淌,把石子的表面冲刷得清亮无比。

  下午时分的余光照在这些湿润的石子上,点点斑驳,清澈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淡黄的光点若隐若现。

  …

  当嬴政带着盖聂走后,院子里又只剩下了两人,时辰已经快到晚上,天色也逐渐沉了下来。

  玄子烨撑在桌案上,身体侧着看向正对着他浅笑的焰灵姬,满脸狐疑。

  “你说他走就走吧,干嘛走之前要说那种话,什么……有这样的姑娘作为红颜,阁下真是幸运。”

  红色的长裙因为跪坐的缘故折叠在一起,焰灵姬耸了耸肩,雪白的双肩轻摇,做出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模样,倒是一反常态的可爱。

  “哥哥觉得呢?”

  “觉得什么?”玄子烨问。

  焰灵姬眨了眨眼睛,“秦王刚才说的话。”

  抿了抿嘴,玄子烨撇着嘴嘀咕道:“说得倒是没有错……只是怎么听着就那么奇怪呢?幸运关他什么事?真以为自己是秦王了不起啊!”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问道:“我记得进来的时候看见你们在聊天,是不是聊了什么?”

  焰灵姬皱了皱眉,偏着头道:“我不记得了。”

  玄子烨看过去,一脸木然,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他说道。

  “装得一点都不像。”

  玄子烨叹了一口气,身体直直朝后躺下去,望着天空,一头黑色的短发散落在檐廊上。

  “哥哥生气了?”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而且我像是容易生气的人吗?“玄子烨无奈地说道,”只是感觉现在越来越不像是我自己了。”

  “为什么这么说?”

  一只手盖在额头上,玄子烨解释道:“如果是以前我就直接去把吕不韦杀了,哪里还需要像这样伤脑筋。跟他们这种人说话,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下一刻,玄子烨突然感觉到两只冰凉的手掌抚在自己额头的两侧,轻轻地按着。他抬眼看去,焰灵姬也正俯视地看着他,蓝色的双眸如同星辰,黑色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脸上,有些酥痒。

  “那现在为什么不那样做呢?”

  玄子烨轻声道:“因为不是一个人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