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丫头,你好啊……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586 2019.08.31 18:45

  白亦非皱起眉头,停顿了片刻:“不懂。”

  “你怎么能不懂呢?”

  白亦非反问:“难道你懂?”

  张了张嘴,玄子烨欲言又止,最后气馁地趴在石桌上。

  “我也不懂……”

  看见趴在桌上的男人,白亦非也不说话,只是喝着自己的酒,享受着如同柳絮般柔软的清风。

  玄子烨斜了白亦非一眼,然后直起腰,低声喃喃,语气似乎十分费解。

  “她说她喜欢我,到底只是一时冲动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毕竟当年那个丫头才只有十几岁。”

  说完,他看向白亦非。

  然而白亦非根本没有任何开口的想法,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贵族姿态。

  就两个字,高冷!

  玄子烨就不乐意了,他拍了几下桌子:“哎哎哎,我说你能不能认真听。”

  “我已经说了我不知道。”唇角微勾,白亦非轻描淡写地说道:“而且如果我需要女人,我也根本不用懂你所说的爱情。你似乎把这件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你说十几岁是一时冲动,那在你心里所认为的到底是什么样子。事实上,很多女子在她那个年纪都已经嫁人了。”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玄子烨点头。他倒是的确有些忽略了自己所处的时代,现在并不是现代,是在战国,比她小结婚的女人都大有人在。

  “那你还说你不懂?”

  白亦非嗤笑:“如果只是这样,懂不懂,你的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

  听到白亦非的话,片刻之后,玄子烨释然地笑了笑,低着头注视着光滑的石桌。

  是啊,其实自己都懂。

  白亦非血红色的瞳孔透露着一丝不解:“你在逃避,为什么?只是这样的东西就能让你逃避?”

  玄子烨重新抬起头,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只是有些纠结,白亦非。如果在国家和爱情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你会选什么?”

  这算什么问题?白亦非直接回答:“自然是国家。”

  “但是百越已经被你灭国了。虽然,或许它算不上是一个国家。”

  “所以,你纠结的并不是你自己,而是她到底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在你所说的爱情与找我复仇之间。”

  “差不多吧。”玄子烨笑了笑,语气像是在开玩笑,“说实话,我也老大不小了,呃,虽然看上去是挺年轻的。不过娶个老婆没有什么问题吧?如果遇到吸引我的女子,我并不介意主动去追求,毕竟我不像你这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当然,喜欢美女也是人之常情,谁敢说自己不喜欢美女,恰好那个丫头也很漂亮,其实我挺喜欢的,只是我不喜欢强迫别人。”

  白亦非淡淡地说道:“你不需要强迫,她已经等了你十年。”

  “或许她等了十年同样也是为了向你复仇。”

  “我不在乎。”

  玄子烨似笑非笑:“你就不怕万一到时候来找你的人还有我?”

  白亦非只是随意瞥了一眼:“那就恭喜你。”

  玄子烨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问道:“话说你把那个百越废太子杀了吗?”

  “没有,关起来了。”

  这倒是没有什么变化,玄子烨微微仰起头,摸着下巴:“包吃包住,这么说起来他还过得很不错。”

  玄子烨站了起来,本来落在石桌上的月光落在了他的背后,明亮的月光伴随着烛火跳动摇晃。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虽然我知道她多半也不会跟我走,但是至少得先让她从那鸟不拉屎的宅子里出来。”

  “还有血衣候大人,下次有感情问题我还来咨询你哦!”

  说完,便瞬间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空旷的宅子里面自此又只剩下了白亦非一个人,和那盏似乎随时都要熄灭的烛火。

  良久之后,白亦非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月光之下,血红色的长袍鲜艳异常。和玄子烨谈话之时那隐隐轻笑的唇角早已收敛起来,他的脸上已经重归于漠然,那是一种对生命如同草芥的冷漠。

  现在他是夜幕的四凶将之一,皑皑血衣候。

  “忽!”

  摇摆的烛火最终熄灭,夜幕开始支配着这个寂静的夜晚。

  ……

  ……

  离开血衣候的府邸,玄子烨在一间间屋顶之上掠过,他双手抱胸,偏头看了一眼月亮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明亮的月光忽然就被一层飘来的阴云给遮挡住了,搞得气氛有些压抑。不过街上五彩的灯火倒是仍然亮得刺眼,似乎根本没有受到这阴郁的夜空影响。

  “呼~”

  停下脚步,玄子烨吐了一口气,现在他站在一面墙上,也正是焰灵姬所在的那间宅子。

  ……

  屋子内很幽静,靠窗窗边的地方种着几盆花,在窗外吹进来的微风的带动下,淡淡的馨香充斥着这间屋子。

  屋里忽然响起了低低的脚步声。

  “唰。”

  与此同时,门枢被打开。

  女子从屋内走出来,如云的长发披落摇摆,火焰一般的长裙勾勒出女子凹凸有致的曲线,长裙的裙摆刚刚及膝,长裙之下则是肤白凝脂的纤纤细腿。

  女子很漂亮,或则说,妩媚妖娆。

  顺着檐廊,两边是一间接着一间的阁室,面前的院子很宽敞,虽然月光被阴云遮盖,但是地面上仍然有着些许的亮光。

  焰灵姬抬起头看向天空,就只是静静地看着。

  残缺的白芒打在她的脸上,蓝色的眸子微微闪动,少了几分妩媚,却多了几分恬静,更加明艳动人。

  这间宅子是白亦非为她准备的,与其他人不同,百越兵败之后,她就被送到了这里。

  可笑的是这里的生活比起百越来说更加舒适,府邸之内有着专门伺候她的奴婢,毫不夸张的说,她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而且白亦非根本没有给这里做任何的禁制,甚至连任何的护卫都没有,也就是说她可以随时离开这里。

  这算什么?

  后来她才从白亦非的口中得知,原来是他当年在离开之前拜托了白亦非照顾自己。

  思绪被拉到从前。

  那个名字,玄子烨。

  记得当时那个人曾经问过她,是不是喜欢他。

  那个时候她的回答是不知道,因为他已经要走了,而她也没有时间去确认自己内心的想法。

  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喜欢的吧。

  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那道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不但没有减弱,还反倒是越来越深,深得或许一辈子也忘不掉了。

  真是狡猾的人啊,骗走了一颗少女的心,就这样走了。

  焰灵姬抿了抿嘴唇,露出一抹璀璨的笑容。

  但是那段记忆却是她觉得自己经历过最开心的日子。

  这样想着,一边的檐廊深处突然投射出一道人影,是男人的影子。

  焰灵姬眼角的温柔骤然消失,她很清楚虽然她自己可以随意进出这间宅子,但是并不代表别人也可以进来这里,更不用说是一个男人。

  能够来这里的男人只会是一个人。

  “你又来了。”

  “我又来了?”黑影之中,那声音似乎觉得有些奇怪,“难道上次我来的时候你其实已经知道了?”

  那个声音显然并不属于白亦非,但是却是莫名的熟悉。

  焰灵姬蹙起眉头,院子里又变得有些暗,她有些看不清。

  那个男人慢慢从阴暗出走出来,那张被阴影笼罩的脸也逐渐清晰。那是一张和记忆之中一模一样的脸,即使比起之前都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

  人影越来越近,相貌也已经完全呈现。

  天空的乌云散去,白月光满满地落尽院中,宛若流水,清静恬淡。

  男人的脚步走到近处停顿了下来,两人就这样在月光下对视。

  “我听白亦非说你在这里。”

  “其实我上次也来过,只是没有看见你。”

  男人抓着头发,似乎在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

  “嗯,那个,丫头,你好啊……”

  焰灵姬的眸子在确定男人的那一刻便已蓄满了泪水,但是此刻却被男人的一句话搞得有些错愕。

  你好?

  我有什么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