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时代的落幕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801 2019.10.12 22:46

  “嘭!”一个杀手捂着喉咙闷声倒地。

  盖聂杀死最后一个人,然后把剑收回剑鞘。

  赵高擦干自己手上的血迹,道:“盖先生,走吧。”

  “恩。”盖聂淡淡应了一声,自顾自离开。

  他不太喜欢赵高,这个人的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阴寒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蕲年宫内。

  嬴政站在窗边,望着外面。

  堆积在夜幕之上的阴云已经散去,弯月高悬,朦胧的月光落在窗边,亦幻亦梦,很似宁静。

  但是嬴政的内心却并不如此。

  军队的厮杀声早已停止,但是蕲年宫之内必然仍是杀机四伏。昌平君赢了,但是他还没有赢,有时候藏在暗处的威胁更加巨大。

  这时,赵高和盖聂走了进来。

  “王上。”

  “王上。”

  “恩。”嬴政点头,除了简单的应答之外便没有了其他的对话。

  他的脸绷得有些紧,并不打算多问什么,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而已。

  片刻之后,屋内又晃过一个人的身影,盖聂抬眉看了一眼,随即就收回目光。

  角落里,第五双手抱胸,半低着头,嘴角挂着似有非有的淡笑。

  他扫了一眼,屋内的人不少,只是却异常安静,空气中飘浮着一股凝重的意味。

  其实想想也不意外,毕竟这最关键的人还没有回来。

  不过第五表示他一点一不担心,他宁愿去关心今晚吃什么,也不会去担心玄子烨会不会被人给杀了。

  在他看来,那种变态只有天才能收。

  只要做过那个人的对手,你就会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恐怖的东西。所以,现在他们是朋友了。

  又是过了一阵,两个人才从门口走进。

  与此同时,四双眼睛瞬间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玄子烨和焰灵姬脚步停住,愣了一下,对于自己突然成了场上最靓的仔,有些不明所以。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第五笑得有些局促:“他们以为你被六剑奴给杀了。”

  六剑奴?

  玄子烨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他一脸轻蔑地看着第五,接着双手一挥,随着清脆的铮鸣响起,七把形状各异的剑便插在了第五身前的地面上。

  “就凭他们?还差的远呢。自己看。”

  第五弯下腰摸了摸,然后抬头问道:“这就是六剑奴的剑?据说罗网天字级所持有的都是越王八剑。”

  “差不多,不过有一把乱神不是。”

  说着,玄子烨转头看着不远处的嬴政,突然扯了扯嘴巴,他觉得这个场景怎么就有那么点熟悉呢。

  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没有当年那么热闹。

  这样想着,他朝着一边走去,在嬴政的面前停下,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玄子烨嘴角勾起一抹轻笑:“记住,这次是你欠我的。”

  嬴政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东西:“这次多谢阁下了。”

  急促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这次进来的人是昌平君。

  黝黑的脸上此刻带着微微红润,身上的衣衫略微凌乱,但并不显得狼狈。

  昌平君走到一定距离,目光看见屋内其他人的时候脚步缓了下来,他走到嬴政的面前躬身行礼道。

  “王上。”

  嬴政连忙走近,问道:“如何了?”

  “嫪毐军已被击退。”

  嬴政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嫪毐呢?”

  “还没有找到,但是臣肯定就在城中。”

  “传寡人的命令,封锁咸阳,生擒嫪毐者赏钱百万,寡人要亲手杀了他。”

  “是!”昌平君低声应道,又缓缓退出。

  玄子烨对着嬴政问道:“他就是昌平君?”

  “没错。”

  “我怎么感觉他认识我。”玄子烨望着门外,虽然昌平君掩饰得很好,但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刚刚后者的目光扫过他的时候,呼吸停了一刻。

  “他难道不应该认识你?”

  “你什么意思?”

  “昌平君乃是楚国公子,是如今楚王负刍的兄弟,同样也是楚王熊犹的兄弟。你杀了熊犹,他自然认得你。”

  “这样。”玄子烨低声嘀咕着,“不过他要是想报仇可不该找我,当年要不是负刍在后面使坏,熊犹可没那么容易死。”

  玄子烨摊了摊手,熊犹太蠢也不能怪他不是?

  一边想着,他回过头,嬴政正朝着外面走去,盖聂和赵高自然跟在他的身后。

  第五撇过头,问道:“秦王应该去找嫪毐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当然一起去啊。”玄子烨理所当然地说,“你不想去看一看秦王打架?”

  第五眯眼笑了起来,“那倒是有些兴趣。”

  月光明亮得耀眼,即使是深夜,在如此的情况下也是不会觉得黑暗。

  咸阳城的一条冷清的街道,久久不会有人经过。夜风微动,街边的角落里响起些稀碎的响声,该是些老鼠。

  夜色下,几十个人正从远处跑来,闹出的动静使得老鼠飞快地隐藏了起来。

  嫪毐的样子如今是狼狈至极,他的衣衫凌乱,头顶戴着的帽子落到颈边,如果不是系着绳子,或许早已落到了某处。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中握着的剑连同手臂一起都是沾满了鲜血,正在不停地向下滴落,留下了一路的血迹。

  嫪毐的脚步突然停住,连同在其身后的几十人一起。他咽下一口口水,似乎想要缓解一下喉咙的干咳,眼中表明着明显的慌乱。

  数百道黑影在他的前路出现,这些士卒手中握着的长矛在黑夜中散发着银光,令人胆寒。

  地面开始震动起来,那声音很凌乱,但是嫪毐听着却是整齐无比,整齐地仿佛代表着他死亡的倒计时。

  他们的后方也被堵住,嫪毐回头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绝望。

  前后的秦军步步逼近,嫪毐这边则不断收缩,最后完全被逼到墙边,已是退无可退。

  嫪毐看着包围自己的秦军,握剑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但是他发现这些披着黑甲的士卒却并没有动手。

  下一刻,军队朝着左右退开,分出了一条通道。

  嫪毐望过去,通道的尽头走进来几个人,有些他认识,有些他不认识。

  这些自然就是嬴政一行人。

  这时,嫪毐连忙把剑收回剑鞘,跪了下来。

  “大王,我听说今晚有人要造反,是特地带人来救驾的,只是因为天色太暗认错了人,才会导致这种局面的。”

  “救驾?”嬴政气极反笑,“嫪毐你可真是不知羞耻,贼喊捉贼,你觉得寡人会相信?”

  嬴政将双手背在身后,冷声道:“嫪毐,我听说你练了一身武艺,寡人今天倒是想要领教一番。想要活命,就拔出你的剑!”

  嫪毐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他站起来,拔出手中的剑。

  嬴政不屑地一笑,他看了看周围,目光停留在焰灵姬的身上,他温声问道:“姑娘能借剑一用吗?”

  焰灵姬显然没有想到,她偏头看向一旁的玄子烨,后者只是对她笑了笑,示意随便她。

  焰灵姬轻轻一笑:“这样的小人可不配死在哥哥的剑下。”

  嬴政的眉头沉了沉。

  “王上。”

  这时,后边的盖聂把自己的剑递了上来。

  嬴政接过:“多谢盖先生。”

  说着,走上前去。

  玄子烨一脸好笑,他也有些没想到焰灵姬还真一点都不给嬴政面子,他撞了撞盖聂的肩膀,问道。

  “聂儿,你家王上武功怎么样?不会打不过嫪毐吧,那脸可不就丢大了。”

  盖聂回答:“王上虽然贵为王胄,但是天赋很好,而且也很勤奋。”

  勤奋?得了吧。

  玄子烨翻了一个白眼,他勤奋是因为权利基本上都在吕不韦手上,他没有事情做。

  不过嬴政的武功还是不错的,玄子烨的眼中,嬴政的剑势很凌厉,接二连三的攻击把嫪毐打得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最后更是直接一剑刺进了嫪毐的胸口。

  嫪毐身死,那些在其身后的人纷纷也放下剑跪在地上求饶。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相国府。

  夜风冷凄,吕不韦站在院子里,脊背显得有些佝偻。

  司空马脚步低沉地走过来,给吕不韦披上了一件大衣,低声道。

  “大人,夜里冷。”

  吕不韦扯了扯衣摆,问道:“司空马,他们都走了,你为什么不走?”

  司空马笑了笑:“总归要留下一个人陪着大人的。”

  吕不韦长叹了一声,“也好。”

  那声音随着风远去,最后消失不见,似乎结束了一个时代,但同时又为另一个时代拉开了新的帷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